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反派大佬的农家媳 >第1071章 多面
    

    “没有,是蜂蜜。”楚泽元笑嘻嘻地说道,“是大奎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发现野蜂蜜割了来。”

    “这傻蛋比咱吃的都好。”郭俊楠看着乖巧的鸟儿说道。

    “我们傻蛋飞这么远,劳苦功高。”楚泽元目光温柔地说道,翻转着烤鸡道,“我刚才见徐叔找你,干什么?”

    “他打算连夜启程去黄河边上探探燕军的情况。”郭俊楠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对太子没必要隐瞒。

    “啊!这不让我去,他自己却去了。”楚泽元扁着嘴巴不满地说道。

    “这是军令。”郭俊楠眼底跳动的火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军令如山嘛!”楚泽元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语气好哀怨啊!

    郭俊楠闻言摇头失笑,“这事没得商量。”

    就是知道楚泽元也没办法,猛地抬头看着他说道,“郭叔,你说这炸黄河只能用红衣大炮吗?”

    “不用红衣大炮用什么?”郭俊楠闻言想了想道,“用震天雷的话,射程太短,必须量大才能起效果。”

    “他炸开了,咱不能在堵上吗?”楚泽元黑得发亮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大少爷,这是炸毁堤坝。”郭俊楠看着天真的他说道,“不是庄稼地的沟渠,用铁钳铲几钳土,甚至罗放几个沙袋就能堵住的。这要看炸毁的范围了。”顿了一下又道,“如果是几米的口子,那兄弟们齐上阵,不惜代价,甚至人手挽手跳进水里堵缺口都行。万一是几里地,甚至是十几里地呢!你想赌得有沙袋或者是石块,石块小了都不行。”挠挠头道,“人家就在黄河对岸驻扎,咱一有风吹草动就被人发现了。这需要大量的石块沙袋,动静不可能小了。”

    “气死我了。”楚泽元黑着脸独自生闷气道。

    “他们够嚣张,咱们也有所准备,不至于一觉醒来被淹了。”郭俊楠非常庆幸地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楚泽元非常不甘心地说道。

    “大少爷,在这些灾害面前人力是渺小的。”郭俊楠目光温柔地看着他宽慰道,

    “现在起码蝗灾咱能防范了。”楚泽元乐观地说道,“说不定以后这些灾害都能一一克服了。”

    “克服到不太可能,能防范已经不错了。”郭俊楠眸光闪闪地看着他说道。

    “嗯!”楚泽元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烤好了。”从腰上取下匕首,将鸡肉给片下来,放在木盘子里,看着傻蛋儿温柔地说道,“现在烫,凉凉再吃。”

    傻蛋乖巧的眨眨眼,低头看着木盘子,耐心等着。

    夏日里凉的慢,郭俊楠干脆去帐中拿了纸扇,专门给傻蛋扇扇,这样凉得快。

    楚泽元见状笑而不语,比他还宠呢!片着手上的烤鸡。

    “笑什么?”郭俊楠轻轻地摇着扇子问道。

    “我笑,傻蛋的架子大。”楚泽元目光落在傻蛋身上道。

    郭俊楠闻言勾起唇角莞尔一笑,“傻蛋劳苦功高嘛!”

    两人喂饱了傻蛋才各自回了营帐休息,第二天一早就给家里传信,做好应对准备。

    &*&

    徐文栋星夜兼程到了黄河边,月朗星稀,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黄河对岸,吞咽了下口水,那点点火光,如星河一般闪耀,延绵不绝,仿佛望不到头似的。

    徐文栋拿出望远镜看着河对岸,更加的清晰,也见识了燕军的威力,不亏是官军。

    徐文栋沿着河堤走到了天蒙蒙亮,躲了起来。昼伏夜出,查看地形,看看在哪里架红衣大炮射程能打的最远。

    用最快的速度勘察完毕,徐文栋回去跟郭俊楠他们商量如何具体的部署。

    徐文栋站在舆图前,“斥候的情况属实,这营帐绵延上百里。”

    “这营帐是虚张声势,还是真实的住着人呢?”郭俊楠挑眉看着他说道。

    “呃……”徐文栋闻言轻抚额头道,“离的远看不太清楚,这个无法确定。”

    “不管多少,到时候歼灭他们。”郭俊楠眼底闪着自信的光芒道。

    楚泽元有些着急地问道,“能看见他们的红衣大炮吗?”

    “看不见,人家也不会放在江边,能看见河上驶过的中型战船,数量有四百多艘。”徐文栋面色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假设每艘船上两门红衣大炮,也有八百门。”郭俊楠吞咽了下口水道,“果然是财大气粗。”

    徐文栋傲然地说道,“咱的大炮可不比他们的少。”

    楚泽元咯咯直笑,“看徐叔这腰板直的。”

    “那是!”徐文栋开怀大笑道,冷哼一声,“不管他多少红衣大炮,到最后统统给他炸了。”乐呵呵地又道,“这放红衣大炮的地方我找到了。”徐文栋指着舆图说道,“河堤旁不远处有个山丘,这样射程会更加的远。”

    “那太好了。”郭俊楠高兴地说道。

    “呀!这天怎么暗了下来。”楚泽元看着大帐外面,刚才还艳阳高照,这一会儿的功夫,白昼变黑夜。

    天空暗沉沉的,云压的很低,咔嚓一道闪电划破黑夜,闷雷轰轰轰,仿佛在耳边炸裂。

    对于行军的人来说,下雨那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所以很快的就整理停当。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帐篷上。

    哗哗……大雨像是水盆从天上倒下来似的。

    “我头一次见这么大的雨。”楚泽元听着雨声咂舌道,看着帐篷帘子几乎纹丝不动,“也没有风。”

    “不知道会下多久。”郭俊楠轻蹙着眉头看着他们说道。

    “夏日里雷雨天一般半个时辰,撑死一个时辰。”徐文栋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雨雾,这雨大的都看不清隔壁的帐篷。

    “雨势这么大,咱不会被冲了吧!”楚泽元担心地说道。

    “不会咱这里地势高。”徐文栋自信地看着他说道,安营扎寨的时候勘察过地形的。

    “啊!接雨水了吗?”楚泽元又关切地问道。

    “接了。”郭俊楠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道,“这架势咱的大铁锅能接满,不会缺水的。”

    有了铁矿了,行军打仗背着做饭的家伙什也换成了大铁锅了。

    “这一路走来水源上还没出现问题。”郭俊楠庆幸地说道。

    “徐叔,黄河南岸发现燕军的人了吗?”楚泽元黑亮的双眸看着他又问道。

    “你这么一说,没有,没有看见官军。”徐文栋仔细回忆了一下道。

    “这就好。”郭俊楠闻言笑着说道。

    “哦!雨小了。”楚泽元听着外面雨声渐小了许多。

    “我说了雷阵雨下不了多长时间。”郭俊楠笑呵呵地说道,“走咱们去看看。”起身朝帘子走过去,挑开帘子,上面的雨珠滑落。

    “哦!天看起来还是阴沉沉的。”楚泽元抬头看着天空道,“这乌云好像都不走。”

    “这雨看起来还要下。”郭俊楠看向徐文栋道,“不知道这雨下到什么时候,咱们是不是要往高处走走。”拧着眉头看着他说道,“我担心雨量太大的话,这黄河漫堤。”

    “不会还没炸就先决堤吧!”楚泽元惊叫一声看着他们说道。

    “决堤不会,这段黄河曾经两岸都是繁华区域,所以河堤修的非常坚固。”徐文栋闻言立马说道,“实际查看的情况也证明我说的。”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俩又道,“所以燕军才说要炸堤,决堤的可能性很小。”

    “哦!”楚泽元了然的点点头,“那咱们走吗?”

    “走,趁着雨停了,咱们走。”徐文栋当机立断地说道,直接下令拔营上路。

    命令下达后,所有人打理行装,朝高处行进。

    许多人不理解,这刚下过雨,地上泥泞不堪,道路难走,为何现在行军。

    刚刚踏上转移的路程,这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真是够狼狈的,可是军令如山,必须坚决执行。

    踩着泥泞不堪的路,走到了天黑才停了下来,雨越下越大,在雨中搭起帐篷。

    好在木柴没有淋湿,他们出征的时候,弄了很多的油纸伞布。

    先烤火身上需要保暖,然后熬驱寒的姜汤,每人可劲儿的灌。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雨一直下个不停。

    徐文栋穿着油纸伞布做的雨衣将自己裹的严实,出去检查各个营帐。

    楚泽元黑眸轻闪,这么糟糕的天气,顶风冒雨,去外面挨个帐篷检查。

    徐叔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徐国公,爱兵如子没有体现在平日里,也难怪了兵卒们信服他了。

    坐在篝火旁的楚泽元看着跳动的火焰,陷入了沉思,个人带兵的风格很明显。

    徐文栋这营房一转就是一个多时辰,回来时尽管有雨衣,可这浑身也湿透了。

    楚泽元见徐文栋进来,上前帮忙将他身上的雨衣、盔甲和他的亲卫一起卸了下来。

    “徐叔,快烤火,别着凉了。”楚泽元看着只着白色的中衣的徐文栋说道。又看着他身上湿乎乎的中衣道,“要不您换了身上的衣服,穿着不舒服。”

    “没事,烤会儿就干了。”徐文栋笑着摆摆手道。

    “我看你还是脱上衣吧!”楚泽元看着他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