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从零六开始 >第八百一十五章 想通了
    好看?

    漆广志看着陈阳,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把外观做得更漂亮一些,”

    随即又不解地皱起眉头问道,“难道这样就行了?”

    陈阳指了指他,笑着说道,“刚才我怎么说来着,要对目标群体做深入分析,你得把目标群体的消费习惯和需求摸清楚,在这个基础上,再去设计产品,唯有如此,才能设计出符合市场需求,甚至是经久不衰的畅销款出来!”

    面对陈阳的说教,漆广志没有任何不耐,反而巴不得他能说多一点,

    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陈老板固然可以直接丢几个设计图纸给他,可之后呢?

    再畅销的产品,也有审美疲劳的一天,等这批货卖不动了,后面怎么办?

    唯有给他们一个产品的设计思路,他们就可以沿着这个思路照猫画虎,设计出不一样的车型出来,

    今天是都市白领女性,明天就可以是商务男士,后天又可以是老年群体,

    这样一来,公司的产品才能源源不断地被设计出来,支撑企业发展壮大。

    陈阳抿了口酒,嚼着美美的甲鱼肉,一口肉下肚,吐出几块骨头,这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女性是个很矛盾的群体,对于现在大部分的女性来说,买东西都喜欢货比三家,有时候逛街比价的乐趣,甚至比买东西更重要,

    可你只要能抓住她们的心,让她们对产品产生兴趣,她们却又可以完全将价格抛到脑后,只想把想要的东西搬回家,

    然后呢,我们瞄准的是这个群体中的一个大类,这个大类里面的女性,具有更高的智商和见识,也就是说,她们可能会更不容易动心,

    但同时,一旦你的产品能打动她们,她们也会是你最忠实的用户。

    所以,在设计产品,诱使她们买单的时候,就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

    比如,如何把一件东西做得既好看又不贵,同时呢,还能满足她们的基本需求,也就是实用性不能太差,让她们觉得物有所值,面子里子都有,

    这方面,就大有文章可做了。”

    陈阳举起杯子对着漆广志晃了晃,笑道,“漆总,之前你们的想法,好像是模仿奇瑞的扣扣和吉利的熊猫,主打微型经济汽车,是吧?”

    漆广志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当时我们选这个方向,也是看中这类汽车的售价可以打到很低,而且又有扣扣和熊猫的例子在前,大概率不会失败。”

    “那么,问题就来了,”

    陈阳两手一摊,看着他笑道,“早在这两款汽车之前,铃木奥拓就已经投入市场,这款车在日本卖得很是不错,但引入国内之后,销量却有些差强人意,

    对比扣扣和熊猫,它差在哪里?

    如果按照你们的设想,制造出来的汽车,跟他们之间又有哪些差异和共同点?

    这些东西,你们想过没有?”

    “这个,”

    漆广志迟疑了一下,随即苦笑着摇摇头,“这些还真没想过。”

    见他如此坦率,陈阳笑了笑,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是漆广志他们无能,而是在现实中,这样的例子简直是数不胜数,

    当市面上出现一款爆品,立刻就有无数的竞品厂家推出同类甚至一模一样的同款产品,但是极少有人会去思考,为什么这款产品会爆?

    为什么??

    呸,我想那么多干什么,有这个功夫,先抄一波赚笔快钱不香吗?!

    这就是绝大部分公司的心理状态,这已经不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事,而是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没有必要去“知其所以然”,这才是普通公司和大企业的区别所在,

    也是人家大企业为什么能够把企业做大的原因。

    很显然,漆广志他们这些出身于县级国企,还没来得及参与早年的市场竞争,便沉入商海的老一辈企业人,恰恰就欠缺这种寻根问底的态度。

    如果不纠正他们这种态度,西江汽车公司,弄不好真要重新回到创未来手中,这可与彩虹集团的企业社会化大方向严重不符。

    顿了两秒,漆广志突然说道,“陈董,你的意思是,奇瑞和吉利在打造那两款汽车的时候,他们就是以都市女性群体为目标的?”

    陈阳正夹着菜,听到这话,顿时哭笑不得地看着他,没好气地说道,“我说漆总啊,你们要抄人家产品的时候,就完全没看那些市场分析文章?

    这不显而易见的事吗,你看看开这两款车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说绝大部分,至少也是大部分是女性吧?

    他们就是抓住了女性群体的特点,美观、经济、实惠,这才一炮打响,

    你再看奥拓,从始至终,奥拓都没有专门针对女性群体去设计外观,从七十年代奥拓诞生之日起,他们的产品特点就是经济省油,宣传广告也是以这个为核心,甚至铃木还借助新世纪后刮起的环保东风,打起了‘环境友好’概念牌,

    可对于女性来说,‘环境友好’有‘好看’重要吗?

    所以在女性群体中,奥拓的销量远远不如另外两款,

    尽管奥拓本身是铃木的经典车型,在全球市场上都有不错的表现,但那是凭借廉价和省油得来的,因为他们瞄准的是大众群体,而不是单独的女性这个群体。”

    说到这里,他轻轻拍了拍桌子,“这就是市场分析的重要性,

    现在西江汽车公司刚刚成立,走的又是新能源发展路线,你搞大众产品设计,谁买你的?你又能竞争过谁?

    唯有做精细化的市场分析,单独瞄准一个群体,然后打动她们,这样才能一炮而红,让西江汽车公司,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而不是推出一款埋没一款,到最后钱烧完了,泯然众人矣!”

    泯然众人矣还是好听的,不好听一点,就是公司直接破产倒闭,彻底玩完。

    听完陈阳的话,漆广志脑子里一下子似乎塞进去很多东西,这一刻他想了很多,连杯里的酒,锅里的肉都不香了。

    陈阳也不在意,反正今天就是过来跟他们聊的,也没别的事,让他慢慢想呗。

    这时半天没说话的周县,拿起公筷在牛肉锅里抄了两下,又用筷子戳了戳,这才夹起一块牛排骨放到陈阳碗里,笑着说道,

    “这时候炖得刚刚好,你尝尝。”

    陈阳赶紧笑道,“没事没事,我自己来。”

    说着夹起来咬了一口,当即竖起大拇指,“嗯,炖烂了,刚刚好,好吃。”

    随后又往左右看了看,“这季节洋芋出来没有?”

    洋芋也是土豆的一种,个头不大,但特别香,尤其是配土鸡炖最好吃,正常情况下,如果谁家炖了一锅土鸡炖洋芋,那绝对是洋芋最受欢迎,毫不夸张的说,可能洋芋被捞完了,土鸡都没人动一块。

    听到陈阳的话,周县指了指他,咂着嘴说道,“我从小就听说西江人嘴刁,今天算是见到最刁的了。”

    随即便站起来往里走,不一会儿出来,拿着个小筲箕递到陈阳面前,笑道,“看看,是不是这个?”

    陈阳一看顿时大喜,“对对对,就是这个,就要玻璃球大小的,再大味道就差点了,没想到你这里还有这个好东西。”

    他倒也不客气,直接一筲箕洋芋全部倒进甲鱼锅子里面,

    甲鱼腥味重,而且刚才已经吃了不少,这时候加进去刚好。

    周县回到位置上坐下,呵呵笑道,“我哪有这东西,要不是今年县里全面推广生态农业,估计农村都没几个种这玩意儿了,长不大,卖不起价钱来,

    这还是崔大厨自己家里种的,送锅子来的时候,一起送过来的,连他自己都还舍不得吃啦。”

    “这我知道,”

    陈阳呵呵笑道,“跟我外婆一样,以前家里也种这个,正常来说,一般要到二三月份,也就是春节过后,长到乒乓球大小的时候,才会挖出来,

    不过我就爱吃这种玻璃球大小的,每次她都会特意给我留一垄地,提前挖出来吃。”

    “所以我才说你嘴刁啊,”

    周县笑道,“刚才崔大厨也说了,洋芋再过一个多月才是上市的季节,那时候的才最香最粉,可要说最好吃,就是这种娃娃大的小洋芋头,

    用清水泡两个小时,用手一搓,外面的那层皮就掉了,然后也不用切,直接整个倒进去炖,吸收荤菜的汤汁,配上本身那股生涩的清香,这就叫春天未到,先尝‘春’味。”

    陈阳一听,顿时哈哈大笑,“周县再在这里呆上几年,就要跟咱们西江人一样,把嘴巴养刁咯。”

    “嗐,”

    周县笑着摆摆手,“还什么再呆几年,”

    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咧嘴笑道,“早就养刁咯!”

    两人举起酒杯碰了一个,又是一阵大笑,

    顿了一下,周县叹了口气,略带惆怅地说道,“以前倒是没觉得,经过这一年的生态农业建设,我才发现,西江,不,应该说是这一带,真有不少好东西,

    可惜啊,交通不便,严重阻碍了西江县,以及周边县市的发展,

    你别看我们这里搞得风生水起,那几位院士大神给面子,还搞出一个‘西江模式’的名头来,可要是不解决卡脖子的手,西江县的未来,发展再好也有限啊!”

    他说着指了指外面,正色说道,“就咱们这里的生态农业,种出来的养出来的,除了一部分供应给经济开发区的食品公司做深加工,其他的基本上都只能卖给来这里旅游的人,

    短期内倒是无所谓,反正再差也肯定比以前强,

    但以后呢?”

    顿了一下,周县正色说道,“不是我贪心不足,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关键是咱们谋发展,就要谋未来,而不是只看眼前,

    以后会怎么样?当所谓的‘西江模式’遍地开花之后,别人家的地方也搞生态农业了,还有没有人来咱们这里旅游?

    没了人来旅游,咱们这么好的生态农产品,就只能便宜卖给食品公司做深加工,

    好,这也不算浪费,可食品公司的货物总要出去吧?

    就凭那一条坑坑洼洼的国道,还有那慢腾腾的水路运输,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等他说完,陈阳抿着嘴点了点头,“前天我们珊总都还跟我提过,西江做了个交通发展规划,要水、陆、空、铁四线并行,打破西江发展的瓶颈,为以后的发展创造条件,”

    说到这里,他转过头看了看周县,笑道,“气魄倒是挺大的,四线并行,您把握有多少?”

    “嗐,什么把握啊,”

    周县苦笑着摇头说道,“别看我嗓门响,调子起得高,那都是糊弄人的,咱自己人就说句实话,”

    他说着掰起了手指,“先说水路,县里的水运公司底子倒是还在,重新把架子搭起来就行,可是船呢?

    当年水运公司破产解散的时候,可是把所有家当,全部都卖给了公司职工的,

    其实我也能理解,那些职工开了一辈子的船,除了开船,他们实在不知道能干什么,总不能荒废一身本事,跑出去跟农民工抢着去搬砖吧?

    而且当年县里的几家公司破产,也就水运公司的职工落了点好处,可以用买断工龄的白条,重新把船买回去,

    现在摆在咱们面前的就两条路,要么重新买船,要么把他们的船买回来,但这里面也是矛盾重重,

    买老船,太破旧,买新船,又是不管他们,甚至是在抢他们的生意,

    单单一个水运公司重组,就有数不清的问题,

    你看看,这还是最简单的水运,其他的呢?”

    他又掰了一根手指,继续说道,“陆路,西江县的公路情况你应该很清楚,能进出货车的就只有一条国道和三条省道,这些路早已破败不堪,

    尤其是今年县里搞大发展,那是一边修一边补一边用,你们戴总都没少跟我抱怨,什么运输工程材料都不方便,耽误工期什么的,更不用说开发区那边的公司往外运货了,

    要打破这种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建高速,可建一条高速公路,哪里是我一个小小的县级干部能跑得下来的啊!”

    他叹了口气,正准备把想了两天的苦水都倒出来,

    这时便突然听见啪的一声,

    转头看去,只见漆广志拍着桌子,满面红光地抬起头来,对着陈阳正色说道,“我想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