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妃她是满级大佬 >第二百八十四章 寻人 (二合一章)
    

    巫王宫中,贴身伺候巫王的侍女,也是巫王宫中的女官,步伐匆忙的进入寝殿,跪在正在床榻上休息的巫王面前。

    轻纱曼曼,让巫王的身影变得模糊,却也多了几分曼妙。

    “王,查到了。”侍女低着头。

    纱帐内的巫王并未出声。

    侍女接着说,“今日进入王城的人,一共有……”

    纱帐内,巫王安静的听着,在她手腕上,有一条翠绿色的小青蛇缠在上面,三角的蛇头夹在她的指尖,不断的吐出信子。

    能见血封喉的毒蛇,如今在她手中,却如乖驯的宠物一般,甚至还有讨好的意味。

    “下去吧。”在侍女说完之后,巫王才吩咐。

    侍女垂眸躬身退出,随着她的走动,身上的银片发出清脆的响声。

    待她离开之后,巫王才娇媚的五官,才流露出好奇的情绪。“只有两个,还是一伙的?真是有趣。”

    她话音刚落,便从她身后的被褥里爬出了几只黑色硬壳的小虫。

    巫王纤细晶莹的指尖,落在小虫身上,眸色漠然的道:“去,帮我盯着他们。”

    黑色小虫们得了吩咐,在她指尖松开之际,纷纷爬下了床榻。

    ……

    是夜,沈未白他们入住的客栈里,十分安静。

    沈未白和风青暝,还有老鬼居住的房间屋檐外的梁上,突然多了几只黑色小虫,透过木头的缝隙,悄无声息的观察着里面的人。

    一夜无话,清晨的薄雾被阳光驱散。

    巫疆王城里,渐渐恢复了生机。

    这一日,沈未白他们依旧没有离开王城,继续在王城中打探有关于蓝翼的消息。

    天耳派出去的人,不断传回的消息,并不怎么好。

    偌大的巫疆王城,若没有一个人曾经见过蓝翼,这说明蓝翼根本没有进王城。那么,她会去哪?

    连着三天,沈未白没有出过客栈,那爬在窗外的黑色小虫,也一动不动。

    若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

    直到第四天上午,沈未白一行人退了房,离开王城后,爬在窗外的黑色小虫才消失不见。

    ……

    迦南,一只黑雀飞过茂密的深山老林。

    它的视力极好,能够穿透枝叶的覆盖,透过缝隙找到它要找的目标。

    在它围着林子飞了小半日后,它终于找到了要找的人,俯身冲下,拍打着翅膀,稳稳的落在了星鸾的肩膀上。

    看到黑雀,星鸾眸光一凛。

    视线直接落在了绑在黑雀爪子上的一个小竹筒。

    她取下小竹筒,将里面的信息取出,展开。

    看完里面的内容后,星鸾阴沉了好几日的脸色,终于露出了笑容。“主公无事!”

    她这四个字,瞬间就引起了营地中所有人的注意。

    天生身影一晃,出现在星鸾身边,急切的伸过手,将那纸条接过。

    看完上面的内容后,她先是欣喜激动,随后又有些疑惑。

    “星鸾姑娘,可是有什么消息?”千杀带着人匆匆过来。

    他们五人的眸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天水手中的纸条上,其意十分明显。

    但是,天水并未将手中的纸条递给他们。

    星鸾颔首道:“不错!我刚刚接到同僚信息,我家主公和你们家主子,一切安好,如今正在巫疆。让我们离开迦南,前往赤江以北等候。”

    “巫疆?!”千杀满目震惊。

    崖柏、玄清、方舆和朱琰四人,也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再看向星鸾和天水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

    “不知天水姑娘可否把手中之物,给我们看看?”千杀主动道。

    天水眸光妩媚如丝,笑吟吟的看着他:“就算给了你,你也看不懂啊!不过,倒也不是不能给你,这上面的印章,是你们家主子的吧。”

    说完,她修长的纤纤玉指,夹着纸条递到了千杀面前。

    千杀暗自深吸了口气,悄悄运起内功,抵抗天水天然自成的媚功,沉着脸接过了纸条。

    当把纸条靠近时,他从纸条上闻到一股淡得几不可查的幽香,让他神情微微一晃。

    千杀忙稳定心神,在天水的娇笑中打开纸条。

    星鸾瞪了天水一眼,后者神情划过一丝狡黠,转身道:“我去告诉先生这个好消息。终于啊,我们可以不用守着这个破林子了。”

    在天水前去找柳茹的时候,千杀五人已经在看纸条上的内容了。

    四人围在千杀身旁,同时看向纸条——

    果然,上面的文字,他们看不懂。

    五人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这种字体,他们从未见过,上面的字笔画也相当简单,不如他们如今使用文字的复杂。

    不过,看不懂文字不重要,他们只要认得自家主子的印章就可以了!

    “果然是王爷的私印。”方舆仔细辨认后道。

    守在星鸾身后的天将,冷漠着脸,看着五人挤在一起辨认的样子,眸底划过一抹浅笑。然后,他看向停在星鸾肩上,自啄羽毛的黑雀,冷峻的模样变得温和了些。

    天将向黑雀伸出了手,黑雀似有所感,扭头看向天将的指节,似乎用它的小脑袋思考了一下,才拍着翅膀飞起来,从星鸾的肩膀上,移到了天将的手指上。

    黑雀落在他手指上后,天将冰冷的脸似乎多了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转身,带着黑雀离开,也同时吩咐手下的人开始收拾东西。

    确认是风青暝的私印后,千杀五人算是相信的星鸾他们的话。只是,他们即便相信了,也想不明白,主子怎么好端端的就去了巫疆?

    “星鸾姑娘,我们的主子凭空消失,又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巫疆,此事你怎么看?”千杀在把纸条还给星鸾时,也提出了他们五人的困惑。

    星鸾将纸条攥在手心里,对千杀他们的疑惑回答道:“要怎么看?”

    “……”

    千杀五人,作为丽妃精心培养给风青暝的影卫,性情足够理智和冰冷。

    但,星鸾的回答,还是让他们的情绪产生了较大的波动。

    千杀更是嘴角狠狠一抽。“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你我两家的主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巫疆?他们是如何去的?此地离巫疆千里迢迢,无论是翻越十万大山,还是横跨赤江,没有一两个月,都无法到达。他们为何消失?又为何出现在巫疆?”

    “奇怪。但,那又如何?”星鸾不解的看着他。

    “……”千杀无言以对。

    他似乎从星鸾的话中理解到另一层意思——

    ‘是很好奇,可现在却得不到答案,想太多又有什么用?不如尽快去和主子们会和,才能从主子们口中知晓经过。’

    星鸾对千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其他四人围了上来,朱琰神色复杂的看了千杀一眼,同情的道:“老大,我突然觉得你变笨了。”

    “滚!还不去收拾行李。”千杀怒道。

    四人偷笑,一哄而散。

    ……

    另一边,天水已经将消息带给了在帐中的柳茹。

    柳茹惊诧起身,“你说什么?他们在巫疆?”

    “对!是天耳亲自传回来的消息,鬼老也在,不可能是假的。”天水此时已经收敛了媚态。

    柳茹皱眉,自言自语的道:“怎么就出现在巫疆了?”

    天水犹豫了一下,“这个,我们也不知道,信上没说。”

    “信在哪?”柳茹问。

    不等天水回答,星鸾就撩开布帘,走了进来。“在我这。”说着,她把纸条递给了柳茹。

    柳茹接过,认真看了看。

    确实是天耳的笔迹,内容上也看不出什么问题。反而,因为她教授过他们每一个人,所以很熟悉他们的遣词造句。

    天耳信上写的内容,很明显只是转述了沈未白的话,语气都是她的。

    判断出这一点,柳茹心底暗自松了口气,她将纸条还给星鸾,对二人吩咐,“按照上面说得做,我们去赤江之北等着。”

    “好!”

    天水和星鸾同声道。

    ……

    巫疆,出了王城之后,沈未白一行人就一路向西。

    这里与迦南一样,放眼望去只见山,极容易迷失方向。

    在翻过一座山头后,众人寻了一处平坦,干净的地休息。

    风青暝拿出酱牛肉干,还有巫疆特色的花糯米饭,一起递给沈未白,还不忘给她递上水壶,照顾得妥妥帖帖。

    “你不用如此。”沈未白对此有些无奈。

    明明风青暝比她年纪小两岁,如今却把她照顾得像小孩一样。

    但是,风青暝却十分享受这种照顾。

    “嗯。”

    “……”沈未白。就如同每次她这样说后,他都会应一声,之后又依然我行我素。

    时间久了,沈未白虽然还会感到无奈,但是却会从这种无奈中,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甜蜜。

    “主公。”天耳来到两人面前,欲言又止。

    风青暝抬眸看了一眼,主动起身,对沈未白道:“我去陪鬼老。”

    沈未白点了点头。

    目送风青暝走远之后,沈未白的视线才轻移落在天耳身上。

    天耳道:“主公,我们一路寻来,却没有发现蓝翼留下的记号,会不会找错了方向?”

    他顿了顿,又沉声说:“我们在巫疆王城中,几乎寻遍了所有地方,才找到零星线索,指示蓝翼的确到过王城,且在离开王城之后,一路向西而行。但,我们沿着西方走了许久,却再未发现蓝翼留下的记号。这要么就是我们弄错了,要么便是蓝翼一出王城,就遭到了袭击,被人掳走。再要么,就是有人刻意破坏了蓝翼留下的记号。”

    沈未白的眸色微沉。

    若是她自己陷入险境,她还不会太过在意。

    但,她身边的人……尤其是像蓝翼如今这种情况,生死不明的,叫人不能不担心。

    “蓝翼也并非没有自保之力的人,只要她还活着,就一定会留下线索。吩咐下去,再仔细找,不要错过任何可疑的地方。”

    “是!”天耳领命离去。

    并未注意,黑色的靴子上,趴着的一只黑色小虫。

    ……

    巫疆王城之中,妖娆躺在狐皮上的巫王,纤细玉指上把玩着一只黑得发红的小虫。

    这小虫要比之前被她放出的几只小黑虫稍大一下,背上的壳,还隐隐有着花纹。

    巫王把玩了一会,饶有兴致的开口,“嗯?去了西边。”

    王城西边最大的氏族姓相,是九大巫姓之一。

    九大巫姓,在巫疆来说,就等同于中原王朝的九大顶级贵族,可以享受部分王权的那种。

    这不仅仅是因为,九大巫姓是传说中上古九大巫的血脉后裔,更是因为,巫疆每一代的巫王都是从九大巫姓中,由蛊神选出。

    而这一代的巫王,正好姓相。

    ……

    继续向西,又穿过一片树林,进入峡谷后,天耳依然没有搜寻到蓝翼留下的记号。

    蓝翼到底有没有往西走?这一刻,他也不确定了。

    巫疆的峡谷细长,怪石嶙峋,山溪流淌而过,两岸奇峰迭起,瀑布垂落,偶有山风穿过峡谷而过,带来了山林的气息,也混杂了山溪清泉的水汽。

    一路行来,完全没有找到蓝翼留下的记号,让众人心情都有些沉重。

    老鬼也没了嬉笑的样子,神色严肃的打量四周,好像恨不能双眼可以穿透山石,看到山体里会不会藏着蓝翼似的。

    正值中午,日头很大,风青暝拉着沈未白走到一旁的树荫下,又寻了一块平整的石头擦干净,才让她坐。

    沈未白坐下时,眸光扫过脚边一块石头上的黑色小虫,又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

    这时,一股山风吹过,旁人不觉如何,但沈未白却在风中闻到了一股极淡的异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