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国产机甲2鲁班机甲 >037 蹴鞠比赛
    

    皇宫别苑内一座木质的高台用布匹遮挡阳光。高台前的球场已经布置完毕。

    皇宫外围满了人,想一睹这邯郸城最高水平的蹴鞠比赛。可是高墙大院是封建统治的象征,一般人又如何能进。

    高台边一群穿着华贵的人在争吵。

    “赵盘,你把赌注说这么高,把押注都抢了,你输的起吗。”一个与赵盘年纪长相相仿的少年一旁呵斥道。他是平原君赵胜的儿子赵德,同样没了父亲,早早继承了爵位。

    原来,赵盘为了出风头,人家赵德赌巨鹿侯府赢,只给一赔一多半的赌注。他赵盘赌巨鹿侯府赢,却开出了一赔五的赌注。下注的人都去了赵盘那,他如何坐庄。

    一旁的王子嘉就是赵德的靠山,这庄家自然有他的一半,他如何咽的下这口气。他可是赵王的儿子。

    他大声说道:“赵盘,我们干脆直接赌大点,我赌一百两,一赔十怎么样。”

    历来乌家堡就没赢过,他赵盘就是在瞎胡闹。想着如果乌家堡能赢,那是自己如何的挣钱与威风,却没想过如果输了是什么后果。他一口气应承下来。旁边的人都骂他是个傻子。巨鹿侯府赢了,他可是要赔一千两银子的。

    高台上乌家堡与巨鹿侯府分开两侧入座,一边是乌应元,一边是赵穆。远处赵王带领一众随从缓缓走来,坐在了高台中间的位置。

    一阵锣鼓声响起,两家队伍同时进入了球场。

    巨鹿侯府的人都穿着灰色的衣服,一个个精神抖擞。这些都是邯郸城里踢蹴鞠成名的人物,高台上坐着的好些都认识他们。遥远的时代,也同样有球迷存在。

    乌家堡的人都穿着红色的衣服,胸口还绣着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号。

    这些连晋一早就在乌廷芳那打探到了消息,告知了赵穆。赵穆坐在赵王旁边大声挖苦道:“乌家堡踢蹴鞠不行,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倒是很在行。”

    在坐的听了赵穆的话,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为了附庸赵穆,可管不了那么多。

    “乌卿家,我看你还是要把蹴鞠放在第一位,少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赵王同样说道,毕竟巨鹿侯府那边的人都是自己的皇亲国戚,那才是自己的根基。乌应元不过是陪衬罢了。

    “大王不要取笑我了,我一定不辜负大王的期望,下次一定更加刻苦的训练,好打败巨鹿侯府。”乌应元以退为进,不说自己能赢,但要表明自己是赵王牵制赵穆的一大助力。

    “乌卿家,比赛还没开始,我相信你能赢的。”赵王虽然糊涂,但是这帝王之术从小耳濡目染,又怎么听不懂他乌应元的意思。

    “大王,比赛可以开始了。”赵穆不能乌应元开口,就和赵王说道。

    “好,我宣布......。”赵王在高台上振臂一呼正准备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一个妇人走进了球场。

    只见那妇人风姿卓越,气质高贵,好大的胆子只见从场地中央走向了高台。

    她慢慢的走过,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来到土台前,礼仪完毕向着赵王喊道:“皇兄。”

    “皇妹,你怎么来了。”赵王一边示意妹妹起身,一边找人扶她入座。

    来人是赵王的妹妹雅夫人,邯郸城最高贵的名媛。可惜命运不济,他嫁了一个命运更加不济的男人,就是长平之战的赵括。赵国将这次战争的失利或多或少的归咎到了赵括的身上。她雅夫人也同样受尽了嘲讽。

    可她是赵盘的母亲,孤儿寡母的生活在这偌大的邯郸城里却失去了最大的依靠。虽然赵王对她不错,可他赵王喜爱宝物很少关爱自己的这个妹妹。

    那赵穆见有机可乘,就乘机霸占了她。这是邯郸城里大多数人都知道的秘密。高台上的赵德也不忘用这风流的辛密来挖苦赵盘,气的赵盘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王子嘉也气不过赌注的一百两银子,阴阳怪气的说道:“好歹也是我皇家的人,却不知道为何如此风骚啊。”

    “你。”赵盘狠狠的瞪了一眼王子嘉。奈何他身份比自己高贵,人家是赵王的儿子,是他无法超越的。他就算再混蛋,也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封建社会禁锢着每一个人,赵盘也不例外。

    赵穆没有被这个已经到手的女人吸引,他在观察项少龙。因为项少龙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雅夫人。这样的高贵之人又岂是兰桂坊那种地方能见到的。

    那美丽的妇人仪态优雅,亭亭玉立,是大多数男人心目中的那种女人。

    “淫贼。”同样看到项少龙痴迷样子的还有乌廷芳,她忍不住改口骂道。她跟着乌应元一同进了宫,却换了一身比赛用的服装,准备找机会上场。听话可不是她喜欢干的事情。

    ......

    现场所有的风头无疑被雅夫人抢走,赵王倒不关心这些。他虽然对自己妹妹的遭遇也有所耳闻,但封建社会女人的地位又何曾高过。那封建思想的禁锢,连一个统治者也不会放过。

    赵王喊了一声:“比赛开始。”

    两支队伍很快就混合到了一起。

    虽然巨鹿侯府的队友各个身手不凡,但是配合明显没有乌家堡的娴熟。说道身手,他项少龙亦不落下风。只见他闪躲腾挪,很快就来到了球门前,一脚势大力沉的射门将球踢了进去。乌家堡先下一成。

    有了项少龙的牵制,乌家堡不着急进攻。他们来回倒脚将蹴鞠牢牢控制在自己人的脚下,巨鹿侯府那些身手不凡的人居然连蹴鞠都碰不到。

    很快,蹴鞠就传到了球门线附近的9号队员脚下。

    “9号传中。”项少龙大喊一声。那蹴鞠已经被9号踢到了球门前的上空。

    项少龙高高跃起,头狠狠的砸向蹴鞠。那蹴鞠从天而降直取球门右下角。

    巨鹿侯府的人想去阻挡,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看着蹴鞠进了球门。他们根本听不懂9号是什么意思,就算乌廷芳说过下底传中,他连晋也没有很好的理解到。

    这样的踢法自然是古代人想不到的。他们以为只要自己踢的好就行,完全忘了这是一项团体运动。当然,这样的认识与连晋也不无关系。

    作为邯郸城数一数二的剑客,实力就是一切。他如何教自己的手下配合,如何教自己的手下互相谦让。他只会用钱去收买人,用钱去找更厉害的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