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梅花甘露来一壶 >第五十五章 普教天下
    

    第二天刚用过午饭,就听到山庄外有人声,山庄地处偏僻,清静了很多年,极少有闲杂人等路过。

    秦情忙过去打开山庄门往外看了看,竟然是一个讨饭婆,拄着个拐杖,衣衫褴褛。

    秦情奇道,

    “婆婆,你怎么要饭要到这里来了,这儿偏僻,又尽是山路。很少有人会走到这儿的。”

    “大兄弟,行行好,赏口饭吃,老婆子孤身一人,也不辩路,稀里糊涂就走这地儿来了。”

    秦情正要答话,林若楠走了过来,对秦情说道,

    “快去给老人家盛些吃食过来。”

    秦情答应着去了,林若楠又转身对老婆婆说道,

    “山下日子还是不好过么,只能出来讨饭了么?”

    老婆婆举起衣袖拭了拭泪,

    “但凡能有条活路,谁还能出来讨饭呀,家里都死绝了,只余了老身一人,就是讨饭也是随死即埋啊。”

    林若楠叹了口气,正想继续说什么,只见老婆婆举起手,遥指着山庄里,“啊~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林若楠觉得奇怪,也回转头看,只见叶大娘一边做着针线活儿一边领着莫璃璃与绿珠正在院内晒太阳。

    两位傻姑娘歪头歪脑地围着叶大娘,一会儿扯扯衣角,一会儿扯扯线,反正行为举止傻得不能再傻。

    “那。。。那位绿衣服的姑娘,可是绿珠?”

    老婆婆“啊~”了半天终于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正是绿珠!”

    林若楠答应。

    老婆婆立即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干号了起来,

    “绿珠呀,我可怜的绿珠呀,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呀。”

    正好秦情捧着饭碗过来,林若楠连忙示意秦情将老婆婆扶起门。

    沐轻寒与夜无寐听到动静大了,也都围了过来。

    “你是绿珠的什么人,你怎么认识绿珠的。”

    林若楠问道,

    老婆婆停止了干号,挣扎着爬了起来,就冲绿珠走了过去。

    绿珠见有陌生人靠近,且穿着怪异,吓得躲到了叶大娘的身后,只探个脑袋呆呆地瞅着,

    老婆婆见绿珠这副神情,也怕吓到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是太湖原家大公子的乳母冯氏,绿珠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原家死的死,散的散,大公子身边伺候的人,就属绿珠最伶俐的,没想到。。。唉!”

    沐轻寒因听原昫月说过自己在三四岁的时候和乳母冯氏一道去春水镇被绑架这一节,是知道有乳母冯氏这个人的,便对老婆婆说道,

    “冯嬷嬷,我听原兄提到过您。”

    老婆婆抬头看向沐轻寒,想着原家死的也不算光彩,遂并不想多提原家的事情。

    沐轻寒可怜绿珠孤苦,想着有个熟悉的人照顾绿珠对绿珠能有好处,立即向林若楠请示道,

    “师父,您看冯嬷嬷也无处可去,要不就留在山庄照顾绿珠,陪绿珠说说话,您看行么?”

    林若楠点了点头,

    老婆婆立即就要跪下,被林若楠示意秦情拦住,

    “冯嬷嬷,你就安心在山庄住下吧,有我们一口吃的,就肯定能有您一碗饭吃。”

    老婆婆不往地点头称谢,又急切地想去拉绿珠,又恐吓到绿珠,左右为难。

    夜无寐道,

    “叶大娘,我帮你看一会儿璃璃与绿珠吧,你领着这位冯嬷嬷先去用点饭吧。”

    叶大娘一直在旁边听着,大致听出是绿珠的旧相识,立即放下针线领着冯嬷嬷去厨房了,走时不忘带走了秦情刚才端过来的那碗饭。

    冯嬷嬷走后,夜无寐看向沐轻寒,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沐轻寒摇摇头道,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这个人就不会出现在山庄门口。”

    夜无寐一想也是,这方圆十里以内出现的人与物,估计都逃不过沐轻寒暗卫的盘查。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叶大娘领着冯嬷嬷回来了,冯嬷嬷已经收拾干净,换了身叶大娘的粗布衣裳,却也合身。

    沐轻寒细看这个冯嬷嬷,也是个干净利索之人。

    冯嬷嬷走到绿珠身边,轻轻拉起绿珠的手,一下下地摸着,一边又落下泪来,

    “绿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一个姑娘傻了呢,她旁边的姑娘怎么也傻了呢。”

    “此事说来话长,等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吧。”

    沐轻寒道,

    冯嬷嬷点了点头,拉着绿珠慢慢在小椅子上坐下,详细端详着,绿珠现在已经不觉得冯嬷嬷可怕了,也歪着头瞅着冯嬷嬷,不时露出傻笑。

    莫璃璃也加入了起来,扯扯冯嬷嬷的衣服,和绿珠一道冲着冯嬷嬷傻乐。

    冯嬷嬷到来后,叶大娘彻底失业了。

    本来夜无寐就把照顾莫璃璃的活儿给揽了去,现下绿珠也由冯嬷嬷去照顾了。叶大娘合计合计,就去找林若楠,说还是放心不下山下老头子一个人居住,就准备告辞回去了,并一口答应要是需要随时过来帮忙都没有问题。

    沐轻寒在一旁听了,低声吩咐秦情准备了一大堆吃喝用度的物品给叶大娘,夜无寐略看了看,指点着减去了大半。

    沐轻寒又开始吹胡子瞪眼,

    “你个蹭住吃闲饭的,还指手划脚上了,山庄啥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夜无寐视若无睹,

    “沐兄,你现在可是皇帝了,不能由着性子想干嘛就干嘛,你给叶大娘带上的这些东西,明显超出了一个村妇的承受范围。这对叶大娘反倒不是一件好事儿。”

    沐轻寒想反驳,又知道夜无寐说的有道理,只好挥挥衣袖走了。

    夜无寐笑看着沐轻寒离去的背景,心道,

    “啥时候沐轻寒能够练的喜怒不形于色,就离一个真正的君王不远了。”

    然而出乎夜无寐意料的是,叶大娘还是出事儿了,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早已气绝,看着像是遇到了打劫之人。

    如今世间百废待兴,世道也不太平,打家劫舍的事情屡有发生,沐轻寒立即下了旨意给萧青,让其彻查并严惩恶徒。

    夜无寐召来陈乘,对他一番耳语,陈乘领命而去。

    莫璃璃的状况明显好了许多,已经能够认人了,一看到夜无寐就眉开眼笑,这让沐轻寒很生气。

    大家觉得也许梅花甘露真的有效,也拿给绿珠喝,无奈绿珠却还是痴痴傻傻的模样,没有一点点进步。

    午饭后照例是夜无寐处理谷中事务的时间,这个时间一般冯嬷嬷都会带着莫璃璃与绿珠去散个步消消食。

    这天陈乘急急忙忙找了过来,一番耳语,夜无寐立即起身问莫璃璃在哪。

    突然山谷外传来大马猴凄厉刺耳的尖啸声,夜无寐与沐轻寒几乎是同时夺门而出。

    两人飞掠出山庄,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后山的断崖边,冯嬷嬷正手持着匕首一步步逼向绿珠与莫璃璃,绿珠挡在了莫璃璃的身前,正一步步的朝着断崖边后退,莫璃璃的脚已经要踏到断崖的边缘了。

    与此同时,山崖边有两只大马猴正在树与树间快速地腾挪飞奔,眼看着莫璃璃就要摔下悬崖,夜无寐与沐轻寒却还在百米之外。

    两只大马猴猛得撺了过去,冯嬷嬷只觉身后劲风袭来,本能地闪身一躲,与大马猴儿滚倒在了地上,冯嬷嬷奔力反抗,却被大马猴儿抡起摔向了断崖,就在冯嬷嬷就要坠崖的一瞬间,冯嬷嬷拉住了莫璃璃,两只大马猴儿飞扑过去,一个用尾巴拼命勾住断崖边的一颗矮松树,拉住另一只大马猴儿,另一只大马猴儿紧紧扯住了莫璃璃的胳膊,就这样,两人带着两猴儿都倒挂在了悬崖上。绿珠呆立了片刻,一步步朝大马猴儿走过去。

    “小心!”

    沐轻寒一声惊呼,绿珠茫然的回过头,眼前只见一片银白,夜无寐的软绳飞索在树干上绕了一圈,直接甩向莫璃璃。

    莫璃璃一把捉住了软绳飞索。

    绿珠回转头,只见莫璃璃已经借着软绳飞索的力道扯着冯嬷嬷几步攀上了悬崖。

    绿珠飞起一脚,将冯嬷嬷踢下了悬崖。

    伴随着一声啊的惨叫声,冯嬷嬷摔下了悬崖。

    沐轻寒想要出手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夜无寐奔到莫璃璃身边,一把将莫璃璃带离了悬崖边。

    夜无寐突然出手如电,一把制住了绿珠,

    “早就觉得你有问题,不要再装了!”

    沐轻寒不解地看向夜无寐,

    “你做什么,那是绿珠!”

    “我知道那是绿珠,但我还知道她不仅仅是绿珠。”

    绿珠的脸上呈现出一种古怪的表情,似乎在悄悄衡量着什么。

    “不要再装了,圣女大人。”

    绿珠闭了闭眼睛,半晌后睁开,

    “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太心急了,从得知叶大娘被害的那一刻起,我就开始怀疑你了。”

    绿珠抬头望天,沐轻寒还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定定地看着绿珠,绿珠的脸上突然出现悲怆的神情,怒视着沐轻寒,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一切还不都是你害的!”

    “我害的?”

    沐轻寒茫然了。

    绿珠惨笑,

    “你以为你就那么玉树临风,招人稀罕,我就那么容易对你一见倾情,非你不可?”

    “不,不是么?”

    对于绿珠,沐轻寒一直以来都是那样气定神闲,总觉得世事变迁,一回头,绿珠永远都站在他身后,然而,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恨你入骨,岂会倾心于你,简直是笑话。”

    “我自作多情?”

    沐轻寒迷惑了。

    “绿珠,你俩都别自作多情了,沐兄从来没有看上过你。”

    夜无寐插嘴道,谁知这几句话更加让绿珠气恼。

    “沐轻寒,你以为你是谁,本小姐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竟然还推三阻四。偏要跑去凑你那小师妹的热闹,你小师妹忙的很,哪有空搭理你。”

    “绿珠,我劝你谨言慎行,我可不是沐轻寒。”

    夜无寐警告地瞥了绿珠一眼。

    绿珠仰头狂笑,状如疯癫。

    “我就不明白了,莫璃璃有什么好,一个两个的被她迷得晕头转向。你,沐轻寒,还有主人。。。”

    绿珠提到原昫月,竟然眼中泛起了泪光。

    “真恨不得让她碎尸万段!”

    “你敢!”

    夜无寐软绳飞索弹出,狠狠地抽在绿珠的脸上,绿珠脸上立即出现一道血痕。

    “你要敢碰璃璃一下,我让你死无葬生之地。”

    “今日我还有活路么?反正都是死,我还怕死了能不能被埋么?”

    绿珠讥笑地看着夜无寐,夜无寐淡淡勾起唇角,

    “巫盅教圣女不允许自戕。”

    绿珠神情大震,愤怒地看向夜无寐,

    “莫璃璃是个什么怪物,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绿珠,我劝你放聪明一点,尽快恢复莫璃璃的神志,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绿珠的神情暗淡了下来,夜无寐绝对是那个不好惹的主儿。

    沐轻寒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绿珠看着沐轻寒不可置信的神情,不由地悲愤起来,

    “你看什么看,这一切难道不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绿珠,你把话说清楚,因为我什么?”

    “算了,告诉你吧,你这个外表像个聪明人的大傻子,又或者外表像个大傻子的聪明人。你以为你一出山,就遇到主人和我是巧合么?那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安排好的?”

    沐轻寒更茫然了。绿珠看着沐轻寒,眼中念着讥诮的神情。

    “梁良是巫盅教的族长,族长可以随时更换,巫盅教的圣女却是要一代传一代的。林玄真就是巫盅教的圣女,冯嬷嬷是林玄真的嫡女,而我是林玄真的嫡外孙女。”

    “冯嬷嬷是你的母亲,你,你刚刚杀了她。”

    “本教中人时刻准备着为本教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是她的荣耀。”

    沐轻寒看着绿珠,仿佛从来就不认识她。

    “江湖原家势力那么大,你以为随随便便原擎天就能死心踏地地为我教卖命?如果不是一开始将他的独子做要挟,他又怎么可能乖乖就范?”

    “你们,你们那么早就开始谋划了?”

    “什么叫那么早,梁良就是一个傀儡,石青玄更是目光短浅。凭什么巫教就不能和佛教,道教相提并论?我教的终极目的,就是普教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