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姐进城:九零致富之路 >第37章服装批发市场
    

    女孩接过缝好的衣服再三道谢,塞给陆宁春一包大白兔奶糖,赶时间,急急忙忙的跑了。

    张小曼有点不高兴,“外面随便补个衣服都得三块钱,她们倒好,天天麻烦你,就给些不值钱的东西。”

    陆宁春剥开一颗糖吃:“也不是天天,这不正好有空,同事之间帮帮忙,这些零食我都不好意思收,我最爱吃大白兔奶糖了,你也吃一颗。”

    自从陆宁春展现自己高超的针线技术,餐厅里的小姑娘经常来找她,每次会给些零食当谢礼,她的衣柜原本空荡荡的,现在塞满了零食。

    两人从后门出发,来到公交站台坐车,先去百货商场,陆宁春也去过两回省城,省城也有商场,但是和这里比差远了,整整六层楼。

    先在一楼随便逛了逛,一楼卖的是化妆品,珠宝首饰,看了眼价格,陆宁春瞠目结舌。

    她果然是个穷人,她那点积蓄只够买两件化妆品,一件金首饰。

    柜台小姐眼尖,看了眼她的衣着打扮,知道她消费不起,态度有点冷淡。

    这时,一个穿着打扮很时尚的女人走过来,柜台小姐立刻热情的招呼,巴拉巴拉讲解起来。

    坐上电梯来到二楼,一排排精美的女装看得陆宁春眼光缭乱,她拿起一件想试试,看到价格,犹豫了一下

    张小曼忙拉住她的手,“宁春,这里买衣服不划算,待会儿我带你去服装批发市场,衣服不比这里差,还便宜。”

    陆宁春果断的放下衣服,钱要用在刀刃上,有便宜的为什么不买。

    零食不用买,她柜子里有很多,最后只在食品区买了点生活用品,牙膏,沐浴露,肥皂一类。

    张小曼倒是买了一堆零食。

    陆宁春让她不要买,“我柜子里很多,你可以一起吃。”

    张小曼不肯,非要自己买。

    两人拎着塑料袋,走出超市,坐上去服装批发市场的公交车,这个点人流量比早上出门的时候多了,座位都坐满了,车厢里人挤人站着。

    陆宁春被人挤的摇摇晃晃,幸亏拉着扶手才没有摔倒,车厢里各种混合的味道很不好闻,她后方座位上一个男人正在抽烟,呛的她难受。

    好不容易熬到下车,她深深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结果吸进来的都是废气。

    城里的空气太糟糕了。

    张小曼等她缓过来才开口,“公交车就是这样,习惯就好。”

    服装批发市场非常大,很多人扛着大包小包出来,张小曼告诉她,“那些都是批发做生意的,转手几倍卖。”

    张小曼是个爱漂亮的女孩子,她没有什么负担,父母都在工作,每月工资不用上交家里,大部分花在穿和吃上,她显然对这里很熟悉。

    拉着她熟门熟路的来到一家店,“李姐,这是我朋友,你给她算批发价。”

    李姐正忙着,闻言看了她们一眼,“行,那边是新货,你们自己挑,挑好过来结账。”

    陆宁春看着店里琳琅满目的衣服,有点移不开视线,这些衣服和商场卖的款式差不多,真要计较起来,就是料子差了点。

    她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最后挑了两件短袖T恤,两条裤子,一条半身裙子,一双鞋子。

    看见一个牌子写着清仓,那边大多是秋冬装,她问张小曼,“那些衣服咋卖的那么便宜?”

    “那些是去年的款,今年不流行了。”

    城里衣服太贵了,能省一分是一分,她挑了一件妮子大衣,一件棉袄,齐活了。

    见她抱着一堆厚衣服过来,张小曼瞠目,“你这是把秋天和冬天的衣服都买好了。”

    “现在便宜嘛,省的到时候还要来买。”

    张小曼摇了摇头,带着她去结账,不得不说,还真划算,只能在商场买两件短袖的钱买了这么多件衣服。

    张小曼还领着她去另一家店买了个仿真皮包。

    “你的挎布包虽然好看,但是太土了,现在都流行背这款包。”

    “小曼,你知道哪里有录音机卖吗?”江老教授送她的录音机是好多年前的东西,前天彻底罢工了,她每天都要听磁带,想趁着放假买个新的。

    张小曼又拉着她去了国际电子城专业市场,这里的电子产品种类非常多,她挑花了眼,不知道该选哪款,最后挑了一部中等价格的录音机。

    这是去年的旧款,但是功能比她之前用的强大,体积也小了很多,还可以插着耳机听。

    这样她晚上也可以在宿舍听了。

    一天下来,陆宁春钱包瘪了不少。

    钱真是不经花。

    两人有点饿了,随便找了家餐馆吃了碗面。

    路过一家理发店,陆宁春摸了摸自己的长辫子,满心不舍,还是咬牙进了店。

    张小曼不解:“你要做头发啊?”

    “我想把头发剪短,披到肩上就行了,平时打理起来太麻烦了,每次洗头都要好久才能干。”

    张小曼赶紧把她拉出来,“你傻呀,这么长的辫子白白剪掉多不划算,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来到一处很偏僻的地方,往里走有个收头发的小店,小店是真的小,店里只能站两个人,老板只能坐在门口迎客,正准备收拾东西关门。

    看见张小曼笑了,“小曼回来了。”

    “张叔,我朋友要卖头发,她要留到肩上,你可别给她剪太短了。”

    “成,你们再来晚点我就要关门了。”

    老板手很利落,刷刷刷,没几下就剪好了。

    陆宁春感觉头上轻了,有些不习惯。

    老板看在张小曼的面子上给了一个公道价,今天光花钱,总算有点进项,她心里好受了不少。

    “我家住在这附近,今天太晚了,你先跟我回家住一晚,明早再回店里。”

    张小曼在前面领路。

    这是一个非常老旧的巷子,电线杆子上架和一团乱七八糟的电线,路边到处是乱七八糟的垃圾,没有路灯。

    很快来到一户门前,张小曼掏出钥匙开门。

    张小曼家原本是一居室,隔成了两间,父母住里间,三个孩子住外间,有两张上铺,一家人做饭吃饭都在外间。

    “我弟弟妹妹在学校住,今晚你睡我的床,我睡我妹妹的床。”

    陆宁春跟张小曼打听,像租她家这样的房子,一个月需要多少钱。

    张小曼想了想,“我家没租过人,前头王叔家的房子租了人,比我家还小一点,每月五百。”

    在村里时,她一直以为自个儿挺有钱的,现在才知道,她攒的那点钱只能在深市租两个月的房子,还是地段最差,最简陋的一居室。

    她一个月工资连这样的房子都租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