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姐进城:九零致富之路 >第124章托人买火车票
    

    下午又去了趟城中村,到几家关系不错的人家里拜年,王姐和张婶还给了三孩子红包。

    许久不见的张小曼拉着陆宁春到外面说话,羞羞答答的说自己恋爱了。

    陆宁春被迫听她说了半天她男朋友多好多好,忍不住道,“这事张婶知道吗?”

    张小曼摇摇头,红着脸道,“只是男朋友,还没到见家长的时候,不过快了。”

    陆宁春想着张婶是个精明人,肯定不会让张小曼吃亏,就不多说什么了。

    回到家,三孩子兴致勃勃的的拿出今天收到的红包数,拆开何校长给的红包,看见里面十张崭新的十块钱,都惊呆了,拿来给陆宁春看。

    “大姐,何校长给了好多钱。”

    三孩子的红包里都是一百块钱。

    陆宁春也有些惊讶,像王姐他们都是给五块钱,意思意思一下就行了,陆小姑是她们亲姑姑,才给了二十,陆大爷爷也给了二十,建华叔给了五十,这一下给出去四百块钱,算是大手笔了。

    陆宁春刚躺进被窝里,“没事,收着吧,有机会,咱再还礼好了,你们自己玩,我先睡一会儿。”

    三孩子听说红包不用上交,高兴的不行,乖巧的从房间里出去,关上门,为了不打扰大姐和顾哥哥睡觉,连电视都没看,坐在沙发上玩跳棋。

    大年三十那一晚的营业额顶得上几天的营业额,可家里的食材用完了,总不能光闲着,这几天街上的餐馆都关着,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

    陆宁春坐不住,次日,她和顾峥商量去其它远一点的地方进货,深市这么大,总不能所有卖菜的地方都关门了。

    两人兵分两头,她骑摩托车,他骑自行车,本来她让顾峥骑摩托车,自己骑自行车,但是他死活不答应,她只能作罢。

    两人到处打听哪里有能买食材的地方。

    还真让陆宁春找到一处农贸市场,这里看着有些冷清,不少店关门了,但是还有一小部分没关门,陆宁春包下了他们所有的菜。

    他们也高兴,早点卖完他们也能早点回家,所以在陆宁春还价的时候,他们痛快的让了些。

    还是比平时的价格贵了不少。

    她买到的都是蔬菜一类,顾峥却拉了一车的鸡鸭鱼还有猪肉回来。

    “你哪儿买到这些的?”

    “我去了一家肉联厂,花钱买了两条烟,两瓶酒送厂里的小领导,才拿到这些东西,就都是冷冻的,可能达不到你要的新鲜。”

    陆宁春道:“特殊时期特殊处理,买烟酒的钱多少,我给你报销。”

    “没多少钱。”顾峥不以为意道。

    “一码归一码,不能让你辛苦一趟还自掏腰包,等会儿和买肉的钱一起报给我。”

    “行吧。”

    两人开始盘算今天的进货成本,比平时高太多了,顾峥提出给盒饭涨价,过年什么东西都涨价,他们涨点也不算过分。

    陆宁春想了想,还是没答应,本来就是用着不新鲜的食材,哪还能涨价。

    顾峥无奈道:“你呀,就是死脑筋。”

    中午开始张罗着开门,生意好得不得了,学校和工地虽然放假了,但是医院这边生意好,加上一些散客,扣掉成本,他们还是比平时多挣了不少。

    初三菜市场的小摊陆陆续续开门了。

    附近餐馆的老板好些还没从老家回来,春风餐馆的生意好得不像话,每天订单不断,门口客人排着长队,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元宵夜过后,大街上的小餐馆全部开门,路边摊也又重新出现。

    靠着这段时间,餐馆比平时多挣了几个月的钱,大家也是真的累坏了,陆宁春大方的给每人发了一个大红包,包括三孩子也有。

    大人忙起来的时候,他们也有帮忙。

    餐馆渐渐又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几个一直订餐的工地还没开工,见店里不是那么忙,陆宁春计划着回老家一趟,看看老人,祭拜父母。

    老家的习俗,除了清明节,大年初一也要祭拜祖先,今年过年她们没回去。

    现在手头宽松了些,她不想让三孩子受罪,打算买两张卧铺票,可她没想到年都过完了,火车票还是那么难买。

    她想到了威尔克餐厅的一位老同事,对方家里有亲戚在铁路局工作,去年就托她买票了。

    对方也没因为她辞职了就不搭理她,听说她要买两张卧铺票,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过了一天就拿来了两张卧铺票和两张硬座票。

    她当时正在店里忙活,电话响起,她还以为是订餐的,没想到是那个老同事,“宁春,我在上班,没时间给你送,你自己来取吧。”

    “好,我就过去,麻烦你了。”

    她摘下围裙打算出去,顾峥见状问道,“你去哪儿?”

    “我托人买了几张火车票,现在过去取。”

    “你买火车票干嘛?”

    “打算回老家一趟,过年都没回去,总得回去看看,正好趁着这段时间闲点回去。”说着她已经跑出去,骑上三轮摩托车走了。

    威尔克餐厅门口。

    “得亏现在是年后,要是年前,我也不敢应承你,那会儿太难买了,站票都卖光了,现在好点,就这也是我亲戚好不容易拿到的。”

    “谢了,有时间请你吃饭。”

    前同事道:“吃饭就不用了,你以前也帮过我不少忙,何春花当上主管后,我们一天到晚忙死了,连口喘气的功夫都没有,我好久没出去逛街了,听说你现在开餐馆自己当老板?”

    陆宁春笑道:“啥老板,一家连正儿八经的店面都没有的小餐馆。”

    “那也比我们强,天天累死累活拿那么点工资,还要忍受有些不讲理的客人和何春花的欺负,想想就憋屈,你早走了也好。”

    “林大厨最近咋样?”

    “还不是和以前一样,除了李经理,餐厅没人敢惹他,何春花面对他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陆宁春笑了笑,“有空来我家餐馆尝尝我的手艺。”

    “行,我进去上班了,时间长了,何春花又要说我偷懒。”

    前同事朝她挥手告别,跑进了餐厅里。

    陆宁春看了眼威尔克餐厅的牌子,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