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明教教主开始 >第4章 接连斩杀(求收藏求推荐)
    百夫长的哀嚎声音渐渐停歇,林渊已经审问完毕。

    果然是赵敏。

    时值秋收季节,元兵势必要从各处村落收集粮草物资进行运输。

    而林渊正是想要趁着这个时机,在沿路埋伏运输物资的元兵队伍。

    林渊与掌旗使庄铮、徐四、常七、朱八四人预演过多次。

    确认这个方法没有问题,这才倾巢出动。

    按照昆仑附近的元兵势力,断不可能有人是锐金旗对手。

    可是他们都没想到,元廷对此次运输粮草之事看中,竟然派了汝阳王府的人来监督。

    而此次监督运输粮草之人,竟然是汝阳王府的赵敏!

    从百夫长口中得知,正是赵敏看穿了锐金旗的部署。

    她下达命令,让元兵沿途埋伏,静待锐金旗出手。

    “可恶!”

    林渊一拳砸在身旁的树干上。

    这次的提议是他提出来的。

    本来凭借着铁路战的思路,此次行动应该可以拿下元兵的物资。

    没想到还是小瞧了古人的智慧。

    更没想到,赵敏竟然预料到了锐金旗的行动,将计就计。

    回想起原作中赵敏的手段,林渊不由得替兄弟们着急。

    林渊深吸了口气,强自使自己镇定下来。

    如今不是懊恼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增援其他的三路人马!

    锐金旗掌旗使庄铮、徐四、朱八,他们三队行动的地点离锐金旗本部较远。

    只怕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危险就在眼前!

    必须救出这三路的兄弟!

    当下林渊不在耽搁,与常七带着七八名没有受伤的兄弟,向着计划的地点奔去。

    几个地点位置不同,若是能快点到达,或许他们彼此之间还没有遭遇。

    距离最近的地点,是路途上的一座客栈。

    客栈的名字很有些味道,名叫龙门客栈。

    方圆百里,只有这一家客栈。

    这条路是元廷押运粮草的必经之路,这间客栈,也是元兵一定会经过的。

    之前,这里的老板只是一个没有姓名的普通人。

    而现在,这里的老板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叫朱八的人。

    而且店里也忽然涌出了不多不少的十个伙计。

    有人将店里的酒水全都打开让酒香弥漫。

    有人在后厨忙着给饭菜加一些佐料。

    有人则是在捣弄着马匹的草料。

    傍晚,夕阳照下,元兵运输粮草的身影从天边的道路上渐渐出现。

    “货来了。”

    有伙计低声道。

    只见元兵中为首的长官,乃是一个鹰钩鼻子的瘦高之人。

    他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眸看到了店外忙碌的身影。

    脑海中忽然想起上头下达的命令,嘴角微微扬起。

    身后的元兵,并不知道其中另有安排。

    走了一天颇为劳累的他们,闻到酒香之后便有些迈不动脚。

    一名护卫道:

    “首领!咱们今天是否在这里歇脚?”

    那鹰钩鼻子点了点头,低声传令道:

    “将客栈中的人全都杀了!”

    “里面的东西都不许吃!”

    “然后在此处休息!”

    虽然对上面的命令将信将疑,鹰钩鼻子还是决定下令屠杀客栈。

    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反正这些蛮子猪的性命,他也没有放在眼里。

    那护卫一愣,随即吹起了进攻的哨子。

    全体元兵猛地握紧手中兵刃,向着客栈冲杀过去。

    朱八的脸色阴沉。

    他识得那哨声是元兵发起进攻的意思。

    计划万无一失,怎地会被元兵察觉?

    他大喝一声道:“情况有变!守住客栈!”

    朱八知道,当下只有依靠客栈而战。

    若是骑马逃走,演变成草原上的追逐战,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

    论及马上的骑射,他们不是元兵对手。

    客栈内外,混战一触即发。

    浓重的血液顺着客栈墙壁流淌,客栈的门板与木窗已经破碎。

    天色越来越暗,朱八的心也沉了下去。

    忽然,元兵的攻势减缓!

    朱八疑惑之际,顺着窗缝望去。

    只见一队人马冲进了元兵之中,与元兵厮杀在一起。

    为首一人,正是锐金旗的副掌旗使。

    林渊!

    来增援了!

    林渊一众只有十余人,也不敢硬抗元兵。

    但是元兵此行乃是为了运输物资粮草,除了士兵之外,还有大量的辎。

    元兵进攻客栈之时,对周围的防范降低。

    趁着夜色的掩护,林渊等人缓缓地摸了上去。

    林渊皱眉道:“放火烧车!”

    常七等人嘿嘿一笑,摸了上去。

    片刻之后,便将元兵的后方燃起大火!

    “别都烧了!”

    林渊笑骂道:

    “咱们跟老八里应外合,杀光这群元兵,还要弄回去些物资!”

    他比想象中的更贪。

    不仅要救人,还要拿走物资!

    火光一起,元兵骤然乱作一团。

    毫不犹豫的,林渊立刻带人冲杀进去。

    朱八看到机会,大喝道:“兄弟们,老三来帮忙了,咱们冲出去!”

    火焰中,刀光四起,五虎断魂。

    “杀!”

    林渊冲入元兵之中,挥舞长刀,身上热血涌动,但他眼中冷漠如冰。

    有刀锋贴着林渊左臂斩落,林渊身子拼命扭过,一脚踢向那个持着盾牌的元兵。

    巨大的冲击力,让那人的身子跌倒出去。

    林渊毫不停留,看向那鹰钩鼻子的首领。

    擒贼先擒王!

    那长官长着一副宽大的鹰钩鼻子,火光将他冰冷的眼眸显得更加凶狠。

    看到林渊朝着自己冲来,鹰钩鼻的脸色变得狂热起来。

    “草原勇士的后裔们!将这群蛮子猪杀光!”

    他没有退缩。

    他是上过战场的。

    鹰钩鼻知道,狭路相逢,勇者胜!

    他缓缓的从腰间拔出长刀。

    战斗意在他身上蔓延。

    那是真正的长刀,比林渊细长的刀身还要长上一截。

    他双手握住刀柄,将刀身摆出一个最适合发力的角度。

    身下的马匹感受到鹰钩鼻的气势,从鼻孔中喷出一股热气。

    马蹄轻轻踏着地面,随时准备冲击。

    而此刻,林渊已经将身前拦路的最后一个护卫解决掉。

    锋利的刀光斩落,那人的身子倒向一边,头颅随之滚落。

    噗通。

    林渊抬头,看到了那鹰钩鼻的长官。

    鹰钩鼻的眼中已经充满赤红,这几年消失的凶悍,仿佛在此刻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上。

    “驾!”

    坐下马匹猛地冲了出去,鹰钩鼻手中的长刀化作一道斜斜的弧线。

    巨大的刀身激起沉闷的破空声音,仿佛是一块门板朝着林渊当头拍下。

    而林渊的眼中,毫无退缩之意。

    体内热血翻涌,掌中风雷涌动,脚踏靑翼身法,刀上猛虎断魂。

    长刀对长刀!

    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音猛地响起,一股巨大的力量顺着刀身传到林渊身上。

    鹰钩鼻居高临下,武器又是沉重,再加上马匹的冲击力,带来了强大无比的力量。

    即便是林渊的武功稍胜一筹,也挡不住这样的冲击。

    这一点,林渊早就想好了。

    只见他身子一拧,刀身猛地变换方向。

    极其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音传进所有人的耳朵里,让人本能的皮肤发麻。

    林渊将刀身向下一压,借势而上,猛地跃起,足有马背之高。

    刀身来不及回抽,林渊干脆将长刀松手。

    体内真气涌动,全部聚集在双掌之上。

    一时之间,风雷之声大作。

    这元兵长官的功夫比普通元兵要高上许多,看来是真的练过几年武功的。

    看到林渊飞身而起,鹰钩鼻大惊失色,慌乱的想要抽出腰间的短刃,可是他哪里还来得及?

    林渊根本没有给他第二次出手的机会,猛地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之上。

    砰!

    只见那匹马猛地立起前肢,发出一声嘶鸣。

    傍晚的余晖下,一道身影凌空而起,一掌将坐在马鞍上的身躯拍飞。

    红色的夕阳与黑色的身影犹如一幅剪影一般,印刻进所有人的心中。

    鹰钩鼻的身体落在地上,滚了几圈。

    他不顾身上疼痛,翻身就要逃跑。

    然而,林渊的身影从后面扑了上来。

    他已经捡起了自己的长刀。

    林渊一脚踏在鹰钩鼻的后背,将他踩在地上。

    长刀竖直的斩落,将鹰钩鼻的身体狠狠钉在地上。

    “啊!”

    鹰钩鼻发出惨烈的嘶吼。

    林渊的右脚踩着鹰钩鼻的尸体,大喝道:

    “贼人伏诛,元兵溃散!”

    鹰钩鼻子一死,元兵越发的混乱。

    火焰中的身影犹如神魔,印进朱八以及其他明教众人的脑海中。

    明教教众本就以圣火为信仰,林渊此举便如同在他们心中点了一把火。

    火起。

    众人气势大涨!

    明教众人势如猛虎,林渊刀锋挥舞,很快便带头将元兵杀散。

    正要喘口气的时候,忽然见到远处有一队人马奔来。

    林渊心中一惊,莫非又有元兵前来?

    如今明教众人刚刚打完一战,虽然气势如虹,但是体力消耗很大,正是需要修整的时候。

    这时候如果继续与元兵开战,损伤将会极大。

    朱八与常七也看到了远处的人马,面色一肃,提着兵刃站在了林渊身旁。

    他们无路可退。

    一旦上了马匹在草原奔袭,与元兵进行骑射。

    那他们就优势全无,成为元兵的活靶子。

    林渊的眸子紧紧盯着来人,忽然笑了。

    他知道,接下来不用战斗了。

    常七将手上的钢刀插在地上,哑然失笑。

    朱八的驴脸也终于放松了下去。

    只见这队人马虽然穿着元兵的衣服,可是带头那人,

    是徐四啊!

    但是随即,他们的心又再一次提起。

    因为徐四的身上带着血污。

    身后的教众也大多受伤。

    而且徐四还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锐金旗掌旗使,庄铮,被元兵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