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明教教主开始 >第6章 挟持
    今天很早的时候,赵敏就躺在了帐篷之中休息。

    成功的抓到了明教锐金旗的掌旗使庄铮,她感到很高兴。

    她本是花容月貌,十分的美丽之间,更有三分的英气以及三分豪情。

    胆识谋略,更是远超一般女子。

    哪怕是与王府中的男儿相比,也毫不逊色。

    平日里,她便喜欢男扮女装。

    在汝阳王府之中,她便听说在昆仑附近的元兵多次遭受明教的劫掠。

    这让她大为恼火。

    明教之名,她是听过的。

    之前也有一个名为成昆的武林人士,曾经投靠汝阳王府,企图里应外合推翻明教。

    从成昆的口中,赵敏知道明教如今四分五裂,内忧外患。

    但是这样的明教还能劫掠元兵,这让她对元兵大为不满。

    所以这一次的秋收,赵敏便向父亲请求,来到昆仑附近监察。

    汝阳王爱女如掌上明珠,终究抵不住赵敏,同意了她的请求。

    果然,赵敏略施计谋,便擒住了锐金旗的掌旗使。

    “明教,不过如此。”

    “只是这些元兵太过于无能,竟然放跑了另外三路人马,得让父亲上奏,管一管他们。”

    赵敏在心中暗道。

    “传我命令,把行军速度降下来。”赵敏下令道。

    减慢行军速度,就是为了等着明教的人自投罗网。

    她已经算定,明教教众会来营寨救出庄铮。

    除了神箭八雄,还有阿大阿二跟随赵敏。

    赵敏已经令阿二用大力金刚指,尽断庄铮双腿。

    又有其他手下看守,保管明教有来无回。

    或许是赵敏太过于自信,也可能是低估了明教的手段。

    她忽略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大多数的护卫,都被派去暗中看守庄铮了。

    反而是她的周围,并没有剩下几个护卫。

    再加上此刻是黑夜,她更是独自一人在帐篷中休息,对危险的防备太低了。

    人们防备最弱的时候,或许正是取得成功的瞬间。

    帐篷之外的打斗声音,将赵敏从梦中惊醒。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一个人便闯了进来。

    赵敏的意识还有些迷糊。

    ‘这是有明教的人闯营了?’

    ‘他们不是应该去救助庄铮么,为什么会来到我这里?’

    直到此时,赵敏才愕然发现自己的疏漏。

    是太过于轻敌了。

    可是明教他们怎么敢的啊!

    救人难道不是偷偷摸摸的吗?

    怎么会敢来袭击郡主的帐篷!

    究竟是谁,竟然能想到这样的方法?

    林渊已经闯进了她的禁地。

    黑夜之中,赵敏不敢妄动。

    赵敏知道,如今双方都处在黑暗之中,彼此都找不到对方的位置。

    只要她能坚持几个呼吸的时间,自己的护卫就会赶到。

    下意识的,赵敏缓缓地伸手去摸床铺旁的长剑。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伸手的动作,明明已经很慢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但是偏偏,黑暗中那个男人的耳朵仿佛一动。

    一道恶风便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赵敏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黑暗无比的帐篷中,与一个敌人战斗。

    面对这样的情况,赵敏心中的惊惧以及其快速的速度消失。

    她冷静下来。

    赵敏的身体在地上一个翻滚,如鱼一样弹了起来。

    自王府中学习的精妙拳脚,瞬间施展。

    双手手指如钩,抓向来人。

    只是黑暗中,她看不清具体的穴道,只能攻向大致的方位。

    ‘不知道能不能打中?’

    赵敏这样想着。

    可是就在赵敏的心神有一丝松懈的时候。

    林渊又一次动了。

    他不顾赵敏手掌上的凶狠招式,直接伸出手臂与赵敏相碰。

    在林渊的记忆力,赵敏的武功应该不会很高。

    即便招式精妙,内功应该是很差的。

    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

    靠着自己的身体强壮,压倒对方!

    以伤换伤,迅速制敌!

    黑暗中,林渊全身的肌肉蓄势待发。

    林渊的注意力高度集中。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伸出去的手臂上。

    那条手臂是诱饵。

    在等待敌人的进攻。

    当手臂上传来一丝触碰的瞬间,林渊毫不犹豫的发起反击。

    赵敏的手指已经点到了林渊的手臂。

    指法的招式攻击力都集中一点,只是瞬间,林渊的小臂就失去知觉。

    左掌的五只手指发麻,动弹不得。

    但是林渊还是得到了一个信息。

    敌人是用右手的手指点住了他的手臂。

    确定了赵敏的方位,林渊的攻击犹如狂风骤雨。

    膝盖微屈,衣衫之下,林渊强有力的肌腱骤然发力。

    微微前倾的瞬间对准了赵敏的位置。

    犹如猛虎下山,林渊再一次扑了上去。

    恶风扑面,赵敏有一瞬间的失神。

    他是怎么精准找到自己位置的?

    赵敏无法理解林渊的抉择。

    赵敏在王府中历练带来的收获,没有比得过林渊生死之间的搏杀。

    有时候,只有被激发的人类本能才能救命。

    这瞬间的抉择,决定了二人的胜利。

    等赵敏反应过来的时候,凶悍而凌厉的扑击犹如泰山压顶。

    林渊已经来到了她的背后,狠狠地压了上去。

    她当场就失去了平衡,向地面倒去。

    下意识的,她想要伸出手掌按住地面,支撑起自己的平衡。

    但随即,她就发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对方绞杀住了。

    对方的手段非常凶狠,剧烈的疼痛从手臂传来。

    她的手臂像是被老虎咬住,之后手臂便瞬间失去知觉。

    赵敏仿佛一只小船,被巨浪拍打。

    令人窒息的攻击与风暴还在继续。

    林渊的爆发如野兽,喉咙里带着嘶吼。

    他的身体似一条蟒蛇,瞬间缠上了赵敏的后背。

    林渊紧紧地贴在赵敏的后背,双手向后锁住赵敏的双臂,骑在她的后腰之上。

    凶悍的锁扣,如此近身的搏斗,让赵敏学过的招式瞬间失去了作用。

    她想挣脱,却发现自己越是挣扎,对方的缠绕就越用力。

    极其凶悍的攻击,让赵敏感到惊恐。

    仿佛在她身上的,不是一个人类。

    而是一只猛兽。

    很快,赵敏就气喘吁吁,在背后与那人相贴着的位置,已经香汗淋漓。

    拼命的挣扎,换来的只是更加猛烈的擒拿锁扣。

    短短几个呼吸时间的对抗,赵敏的力气却以一个可怕的速度流失。

    在紧急的关头,人类体能的消耗,会急速加剧。

    赵敏没有经历过生死搏杀,不懂得分配自身的力量。

    在这样情况下,只是凭借身体的力量反抗。

    而林渊已经一次次的从元兵手下活了下来。

    成群结队的元兵,不会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

    用最有效的方法斩杀敌人,是林渊一直以来修行的原则。

    修行,是为了变强。

    而力量的分配,是群战的必修课。

    所谓修行,并非是练习如何精妙的招式。

    对于林渊而言,修行,修的是自己的身体。

    修炼要对自己的每一丝力量,每一块肌肉足够了解。

    变强,则是为了斩杀敌人!

    而自己的力量更加可靠。

    况且,这时候的赵敏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

    按照后世的情况,还未成年。

    她的身体素质根本比不过强壮的林渊。

    几次挣扎之后,赵敏的力量终于消失。

    林渊感受到了身下之人的身体变得软弱。

    他并没有立刻放松,又试着假装松懈力量。

    此刻的林渊像一个猎人,给了猎物一丝活下去的希望。

    身下的赵敏感受到那股虚假的松懈,潜藏在体内的力量毫不保留的爆发。

    只可惜,那股挣脱的希望是林渊的陷阱。

    更强大的反制力量传来。

    只是两个回合。

    赵敏潜在的力量和心态全部消耗一空。

    她已经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当赵敏完全失去力气的时候,一只手臂缠绕住了她的脖颈。

    赵敏,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用你的命,换庄铮的命!”

    赵敏的耳边,传来男人的粗重呼吸与恐吓。

    “成交。”

    赵敏的声音里带着屈辱。

    从小到大,她从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用这样的姿势压在地上。

    原始的暴力。

    赤裸裸的杀戮。

    赵敏平日里修行的武功招式,在这时候完全失去了作用。

    而她一直为傲的智谋,竟也被林渊打败。

    敌人根本没有进入她的圈套,反而将计就计,直接冲进了她的营帐。

    从小都是王府中掌上明珠的她,从没有人能够忤逆她的意愿。

    而今天,她的骄傲被身上的男人打碎。

    无论是智谋还是武力,她都输了。

    可恶的家伙。

    “贼人,既然交易已经大成,那么,你可以先从我身上起来么?”

    赵敏咬着银牙皓齿。

    从未有过的强烈感觉席卷全身。

    她发誓。

    一定要杀了林渊!

    帐篷之中,林渊无暇感受身下的柔软与回荡在耳边的呼吸声。

    他知道自己是来救人的。

    目标明确。

    不像某些喜欢看书的读书人。

    总喜欢瞎想。

    帐篷的门布被掀开,林渊挟持着赵敏走到外面。

    他左臂上的衣衫被赵敏的指法撕裂,两道血痕浮现在他的皮肤上。

    这样的轻伤,林渊不为所动。

    他的右手手指,死死地掐着赵敏的喉咙。

    毫无怜悯。

    走出营帐,面对的是数不清的元兵,以及赵敏的侍卫。

    元兵之中略显慌乱。

    对于这样的劫持,身手普通的元兵毫无办法。

    从他们的神情里,林渊看到了请求。

    他们只希望林渊不要伤害赵敏。

    否则上面怪罪下来,这些元兵都得死。

    只见一个元兵首领颤巍巍的走出来,有些结巴的说道:

    “贼子!你放了我家郡主,我们饶你不死!”

    可笑的谈判话术,林渊的嘴角露出轻蔑神情。

    一个身材壮硕的胖大汉子面露凶光,指节咯咯作响。

    他叫阿三,是赵敏身边著名的三个手下之一。

    一身横练功夫强横无比。

    但是对于这样的情况,他也束手无策。

    “小子,赶快放了郡主,要不然老子把你撕的稀巴烂!”

    在他身旁,一个手持长剑的人静静地立在那里。

    这人明明毫无动作,也并未开口。

    只是一双眸子静静的盯着林渊。

    但是林渊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可怕的气息。

    而他们身后,七个一样服装的人,已经拉满大弓,箭在弦上,对着林渊。

    他们的装扮,与林渊斩杀的那名护卫一样。

    神箭八雄。

    林渊想起了他们的名字。

    这些人功夫与自己相差无几,不过他们的弓术似乎别有玄机。

    林园自然不会与他们交手。

    挟持着赵敏,林渊喝道:“退后!”

    “将我的兄弟放了!”

    “准备好马匹,我带着赵敏走出十里,然后放人!”

    沉默片刻,林渊身前的女子无奈道:

    “按他说的做。”

    郡主被抓,元兵们诚惶诚恐。

    这也使得他们的办事效率变得极其速度。

    很快,马匹便准备好了。

    他们没有耍花招。

    一旦郡主出事,他们都得死。

    林渊与朱八,带着其余明教的人,乘上了马匹。

    即便是在马背上,林渊也保持着警惕。

    “驾!”

    夜色之下,纵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