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从明教教主开始 >第7章 饮尽豪情(求推荐求收藏)
    有些女人,就如同草原上最高傲的野马。

    她的身姿最优美,她的动作最迅捷。

    无人能够降服她。

    而跟在她屁股后面想要全力去舔的男人,她绝对是看不上的。

    但是越凶悍的野马,降服之后,骑起来那才叫威风凛凛。

    如果有人能够戳破她们高傲的外表,缓缓地走近内心。

    或许会发现一片温柔的海洋。

    一片足以将人彻底淹没的海洋。

    想要征服这样一匹高傲的野马,说难不难,但是也绝对不容易。

    需要的只是一个比她更强大,更狂野的男人。

    在赵敏的眼中,林渊就是草原上的一头雄狮。

    散发着野蛮的强悍。

    朱八常七徐四,三人各自骑马,轮流带着断了双腿庄铮。

    而林渊则是在后面殿后。

    即便是在马背上,林渊也没有放松警惕。

    他依旧紧紧的贴在赵敏的后背,一只手臂牵着缰绳,另一首扣住赵敏的喉咙,随时能够发动凶猛而致命的攻击。

    强人,不仅会锁男。

    “喂,你什么时候放开我!”

    马背上,赵敏的声线有些低沉。

    刚刚经历了死斗,而且她的喉咙还被林渊锁着。

    所以她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

    不过此刻,这股低沉沙哑的声音,顺着夜风传进林渊的耳朵里,竟然带着独特的感觉。

    发丝从赵敏的鬓角吹起,落在林渊的脖颈上。

    痒痒的。

    赵敏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挣扎。

    因为骑马和挟持,二人的身体贴的很近。

    林渊渐渐地感受到自己身前的曼妙曲线,不由得信马由缰,心猿意马,策马奔腾……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每天里都是厮杀与修炼。

    即便林渊心志坚定,也有些受不了了。

    而此刻传来的温柔又偏偏带着一丝危险的刺激。

    那可是元廷的郡主……

    林渊猛地甩了甩头,暗骂自己混账东西。

    怎么能够对如此可爱的小妹妹有非分之想!

    “你不用着急,我已经说过了,只要走出十里自然回放了你的。”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你我都知道,那名剑客和那个壮硕头陀一直跟着,我不敢不放你的。”

    赵敏暗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

    “你松开我,我自然会乖乖的,你这样子,弄得我疼了。”

    林渊道:“你当我是傻么?”

    “这一路上,只能请郡主受些苦了。”

    无论赵敏软磨硬泡,林渊便是不松手,只把赵敏气的恨不得将林渊碎尸万段。

    纵马疾驰,十里的路途很快便到。

    林渊停下马来,前面便是一片昆仑山脉。

    他们只要进了山脉,便不怕元兵的追捕了。

    朱八等人在前方不远处等着林渊,随时准备离去。

    林渊带着赵敏一起下马,回头看去,果然见到阿大与阿三跟在后面。

    而元兵则是远远的缀在后面,没敢上前。

    还算懂规矩,林渊暗暗点头。

    林渊依旧挟持着赵敏,并没有立刻松开。

    阿大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

    “十里已经到了,阁下还不放开郡主么?”

    林渊道:“自然是要放的,不过你们还要答应我一个要求。”

    “还有要求?阁下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言而无信?”

    林渊笑道:“我本就是魔教妖人,你却来与我讲这些?”

    “废话少说,我要的东西很简单。”

    “我要你们的黑玉断续膏,治我大哥的双腿!”

    一路上,林渊已经知晓。

    庄铮的双腿被人用金刚指力废掉。

    林渊记得原作之中,被金刚指力废掉的武当门人,只能靠黑玉断续膏医治。

    “现在增加筹码的权利在我的手上,你们若是不答应,我也不会放了赵敏的。”

    “就算不杀她,我也可以请她到昆仑山中做客,到时候出了什么事情,可怪不得我!”

    林渊每说一句,阿大阿三的脸色便阴沉一分。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让他们很愤怒。

    眼前的林渊虽然功力不如他们,可偏偏却又无可奈何。

    “用黑玉断续膏换你们的郡主,这份交易不亏。”

    阿三冷哼一声,从怀中摸出一个盒子,又分出一小块,这才扔了过来。

    “这点儿药,就够治他的狗腿了!”

    林渊接过盒子,放进怀中。

    “交易完成,我也会信守承诺。”

    说罢,林渊用力的将赵敏向前一推。

    “郡主妹妹,今日多有得罪了!”

    而自己的身子猛地向后倒跃出去,瞬间翻身上马,向远处奔去。

    “郡主智勇双全,在下靠着蛮力取胜,今晚得罪了!”

    “希望来日,后会无期!”

    林渊的声音从远远的夜色里传过来。

    阿大手持长剑,瞬间追了出去。

    他脚步如飞,眨眼间已经跨出去几丈之远。

    可是林渊早就在堤防,早已经骑马远去。

    总是阿大武功卓绝也只能无功而返。

    赵敏开口道:

    “不必追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喉咙,放松身体。

    “明天早上,我要那个人的全部信息!”

    翻身上马,赵敏缓缓走向营帐的方向。

    没人注意到,她的眼角中带着泪花。

    “我一定要杀了他!”

    元兵跟在赵敏的身后,回归营寨。

    而另一边,林渊已经和众人回到了锐金旗。

    虽然这一次的行动,被赵敏看穿,损失了很多兄弟。

    如今的锐金旗,大约有一半的人在这一次行动中丢掉了性命。

    锐金旗,只剩下了二十人左右。

    不过所幸,林渊一个个的救出朱八等人,到最后,更是闯进元兵营寨,救出了庄铮。

    再加上之前劫持的一些物资,勉强算是进行了一点补救。

    林渊吩咐下去,让手下的教众各自治疗伤势,分配物资。

    而他则和另外三狠,为庄铮治疗腿伤。

    床铺之上,庄铮强行忍着疼痛。

    他的双腿已经全部折断,那股疼痛是难以想象的。

    林渊走上前去,低声道:

    “大哥,这是我从那郡主要来的黑玉断续膏,能够治好你的双腿。”

    “不过这治疗的法子很疼,要将你的骨头重新折断,再涂上药膏。”

    庄铮爽朗的笑道:

    “放心吧,你们尽管弄,老子叫一声就不姓庄!”

    林渊点点头,示意朱八与常七按住庄铮的手臂。

    然后开始了治疗。

    木屋之中,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啊!!!”

    随后一声闷响,惨叫声消失。

    林渊抬起头,看到徐四手中拿着一根棒子,敲在了庄铮的后脑。

    “嘿嘿,我这可是为了大哥好!”

    治疗很快结束,庄铮在床铺上修养。

    而林渊又一次回到了他的魔鬼一般的修炼之中。

    只是偶尔,在夜晚即将入睡的时候,脑海中会浮现一个曼妙的身姿。

    好似有秀发拂过他的心头,痒痒的。

    “妈的,妖女,乱我心神!”

    林渊低声骂道。

    他也没有别的坏心思。

    血气方刚的年纪。

    就是想女人了。

    不过更想的是圆润的......丰满的......

    随后他就会起身练武,将一身精力全部发泄到拳脚上。

    三天后,庄铮说有事情要与大家商议。

    在朱八的搀扶下,他来到锐金旗大厅。

    看着下面的锐金旗兄弟,庄铮朗声道:

    “诸位兄弟,我今日提议,让林渊成为锐金旗的掌旗使!”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有人想要出言反对,可是刚要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似乎,渊哥当锐金旗的掌旗使也没什么不可。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意愿。

    ‘由渊哥当掌旗使,似乎也是不错。’

    这些年,林渊的表现众人都看在眼里,早就被林渊征服了。

    此刻庄铮主动要退位让贤,大家并没有觉得不妥。

    林渊刚要开口,却见庄铮摆手道:

    “哈哈哈!老三,你莫要推辞!

    这么些年,你的表现我们都看在眼里。”

    “敢打敢做,有勇有谋,你很适合做掌旗使。

    由你带领诸位兄弟,大家也愿意把性命交给你!”

    即便是有一些人与庄铮走的极近的,在他们心中是希望庄铮是掌旗使。

    但是想到下一任掌旗使是林渊,他们也没有办法反驳。

    更何况,庄铮是主动退位的。

    “今日我就宣布……”

    庄铮正要开口,却见林渊上前一步,忽然开口道:

    “大哥,且慢!”

    气氛顿时一静,众人都不解的看向林渊。

    朱八常七与徐四他们三人是很支持林渊的。

    只是换了掌旗使,众人情谊仍旧还在。

    “三哥,你这是为何?”常七问道。

    庄铮笑道:“老三,你莫要推辞。你的能力很强,而且我这段时间也要修养,咱们锐金旗需要有个首领。”

    “没错!谁要是敢跳出来挑事儿,老子第一个砍了他!”

    徐四站起身来,怒目圆睁,向下看去。

    没有人敢出声反对。

    也没有想要反对。

    林渊笑道:“诸位兄弟,先听我说完。”

    林渊走到众人身前,朗声道:

    “这锐金旗的掌旗使,我是想做的。

    不过有句话,我要说在前头。”

    林渊用手指了指上方。

    “我林渊心中想着的,不止于此!”

    众人一愣,有些人还不明所以,但是常七等人,已经想到了林渊说的是什么。

    光明顶,明教教主!

    朱八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他早就发觉林渊是一头猛虎,只不过之前都在沉睡罢了。

    而这一次,终于抬起了头么?

    林渊继续说道:

    “兄弟们,我林渊要做的,是统一明教!”

    “不仅是锐金旗,我还要将剩下的四行旗,全部收归麾下!”

    “五散人,四大法王,左右护法,一个也跑不了!”

    通过这一次行动,林渊彻底受够了明教一团散沙的状况。

    如果明教拧成一股绳,也不会有这么多兄弟丧命了。

    “诸位兄弟,可否愿意随我一起?”

    “统一明教,驱除鞑虏,称霸武林!”

    众人早有此想法,只是无人有能力起这个头。

    如今林渊提出,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他不行。

    “好!”

    “咱们便跟着渊哥!”

    众人应声而诺。

    “来人,上酒烧香!”

    片刻之后,一坛坛酒水摆在大厅之中。

    这是从元兵物资中拿到的战利品,据说是给王府送去的贡酒,味道凛冽而甘醇。

    教众忙碌之下,每人都倒上了满满一碗。

    “一统明教!”

    “驱除鞑虏!”

    “称霸武林!”

    众人看着林渊。

    那双眼,带着敬畏。

    这碗酒,饮尽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