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亮剑开始的不合理 >第三章一击必杀
    王立看着这不行啊,连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这打个屁啊,送死还差不多,回头一看就看见了神似李幼斌的李云龙在那,于是赶紧跑了过去,起码要把菜刀也行吧。

    “团长,你能不能发我把大刀,我也想冲锋,可是枪没有还行,就拿着扁担冲锋,送死还差不多。”王立站在李云龙面前大着胆子说道。

    “你不是那个八连的文书嘛,你一个文书也想冲锋?”李云龙打量着王立,说实在的王立白白嫩嫩的看起来就是个秀才,就不是干这个的人:“拿得动大刀嘛?”

    “全团都往前冲,我留下来不是等死吗?还不如冲上去,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王立刷了几十遍遍《亮剑》深知李云龙的脾气,就是头顺毛驴,顺着摸怎么都行,要是逆着来,别说是部下了,就是上级也敢龇牙。

    “好小子,这话听着提气,张大彪给他发把大刀,让这小子就跟着我吧。”李云龙重新打量了一下,不错,有点意思像条汉子,还识文断字,以后说不定能当个参谋。

    “那个谁,把王文书带下去给他发把大刀。”张大彪喊道,于是有一个老兵过来把王立带了下去,给他发了把大刀。

    “大彪,突击队准备的怎么样了?”李云龙询问道。

    “放心吧团长,论火器咱不如小鬼子,可论这白刃战咱中国人是他祖宗,我对兄弟们说了,今天就好好教他做人,不敬祖宗还行?”张大彪骄傲的说,这可不是假话。

    长城抗战的时候,日军要不是有大炮和飞机助战,能被29军的大刀队打出屎来,把牛牛和鹰酱家的观察员都看呆了,后来不得不搞出军刀组这么个怪胎来。

    “今天的这一仗,你得拿出当年大刀队的气势来,多砍几个鬼子的脑袋,给老子长长脸,这一仗你要是打不出彩来,旅长非把我送到军法处去不可。”李云龙对自己的爱将交代着事情,违背军令可是大错,要是赢了还好,要是输了,有啥想吃的就吃点吧。

    “团长,要是把坂田联队打垮了,旅长是不是就不难为你了。”张大彪问道。

    “哈,没那么简单,看见没有前方五百米,部队向前攻击五百米,守住他,为炮兵赢得时间,只要一炮干掉坂田的指挥部,旅长就别想枪毙我,再说了他凭什么枪毙我,他得请我喝酒。”李云龙嘚瑟的说道,间歇性失忆症再次发作,仿佛那个在旅长面前被训得跟三孙子一样的人不是他。

    “才进攻五百米,这样也太不过瘾了吧,要不团长你省省炮弹,我们营直奔着他指挥所去了。”张大彪那是个铁头娃一根筋,比练过铁头功的老李更头铁。

    “不行,硬仗没你这么个打法,你小子不能只玩愣的,得学会动脑子,别没打着人家把自己搁进去了,赔本的买卖咱不干。”李云龙可不是张大彪这种憨货,虽然练过铁头功,但他能用阴的,就绝对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和你打:“先干掉敌人的指挥部,然后再冲。”

    “是。”

    “报……报告,总部命令新一团交替掩护后撤,从俞家岭方向突围,由……由771团和772团负责掩护新一团。”传令兵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

    “后撤?坂田联队的刺刀都快顶到老子鼻子上了,这会突围?亏他们想的出来,反正是突围从哪出去不一样啊?”

    “团长,俞家岭方向是鬼子包围圈的薄弱点,从那突围的把握性更大一点。”张大彪劝道。

    “你懂什么啊?我们要是一撤,坂田那兔崽子准压上来,到时候我们更被动,通讯员,上报旅部就说新一团已经和正面的敌人交战在一起了,没法撤出战斗。为了掩护兄弟部队顺利的突出包围圈,新一团团长决定率领全团由正面向敌人发起进攻,击溃坂田联队从正面突围。”李云龙一听这话不答应了。

    “团长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这可是违抗上级命令啊。”张大彪也知道,李云龙一辟谷屎,他属于虱子多了不痒痒债多了不愁的人,但是战场抗命真论起来枪毙都不过分。

    “张大彪。”李云龙看着自己的老部下,咋滴你还想给老子上思想政治课咋滴?

    “有。”张大彪心里嘎登一下,完了说错话了。

    “立正。”李云龙心里不痛快啊,天天被上级批评就算了,你张大彪什么人啊?比咱老李文化都差,猪八戒戴眼镜冒充什么大学生啊。一听团长语气变了张大彪赶紧立正。

    “我问你个问题,新一团谁是团长啊?”李云龙语气不善的问道。

    “李云龙。”

    “大点声。”

    “报告!新一团团长是李云龙,一营长张大彪回答完毕!”

    “执行命令吧。”

    “是。”

    所谓战场瞬息万变,要是KDA那边一听这命令早就跑了,但是八路军不一样,李云龙更不是这样的人,撤退?老子根本就不认识这俩字,老子只知道进攻。

    其实他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当年772团团长程瞎子是他手把手教的放枪,到后来五上五下,改编的时候把自己折腾成了副团长,现在更是和曾经的老部下跟自己平起平坐,说什么他也不愿意让老部下救场,那不成光腚拉磨转圈的丢人了?

    ……

    坂田指挥所

    “报告,第三步兵大队已经进入攻击位置,请联队长下命令。”参谋长请示或者威逼道。

    “一个大队不够,此人是劲敌,不可小觑,命令第五大队协同第三大队进行攻击。”坂田信哲是经历过九一八事变的老兵,不是参谋长这种没打过什么仗的人。

    “是。”

    ……

    “射击。”前线的一个尉官拔出军刀指挥着自己的中队进行开始了猪突,重机枪在斜后方的梯形底角开始对敌人进行压制,轻机枪和掷弹筒则随着步兵开始了进攻。

    “弟兄们,都说小鬼子拼刺刀有两下子,老子就不信这个邪,都是两个肩膀抗一个脑袋,谁怕谁啊?我们新一团不被吓大的,别说是小鬼子就是阎王爷来了,我也得耧他几根胡子下来,我跟你们说过,狭路相逢——”李云龙这几句话下去,身边人的士气顿时被激了起来一起喊道:“勇者胜!”

    “弟兄们,冲啊。”李云龙扬起一把大刀带头冲了下去,司号员也吹起了冲锋号,迎头就撞上了日军的进攻。

    坂田信哲看着这群土八路竟然敢进行反冲锋,当时就愣住了,要知道对方可是只有一个团啊,到现在最多只有八九百人,野战的话按战斗力换算可能还不如两个中队:“我们的对手究竟要干什么?就凭他那点兵力竟然敢实施反突击。”

    难道是弹尽粮绝了?坂田信哲想当然的想到了这个答案,毕竟八路一向都是以贫穷闻名天下,一场伏击战往往是机枪扫两梭子,打三轮排枪就得冲上去拼刺刀了,就比方说原本历史里今年十月冈崎大队那档子件事。

    当时八路军集中了386旅、344旅、总部特务团、新十旅等部队,总计三个旅又两个团,近两万人,当时冈崎大队据守在一片反斜面阵地上,那阵地也就撑死了也就是一平方公里,也就是八路军没有什么像样的炮,要是在欧洲,敢这么做的人,早被炮弹砸成肉糜了。

    这一战从29号夜里打到了31号夜里,激战两昼夜,阵地没攻下来,反倒是敌人的增援部队来了,只能被迫放走这股日军,当时可把副总指挥气的够呛。

    据386旅旅长回忆,当时,我军伤亡2000余人(其中阵亡1000多人,伤一千多人),日军阵地遗尸280余具,另外还有三大堆骨灰。我军俘虏日伤兵2人,缴获步枪50多只,轻重机枪6挺。

    就是这么一股五百来人的日军,还是东拼西凑的大杂烩,就把整个根据地搅得乱七八糟,让几万人手忙脚乱,所以坂田的豪横,是有底气的。

    双方的机枪到这个时候也就不敢再往散兵线上打了,而是又恢复到了开战之初的对射阶段,双方的步兵在对射了一波排枪之后,王立也自然跟着冲了上去,两股泾渭分明的人流不多时便撞在了一起。

    铁器交击的声音叮当作响,一时间血肉横飞,双方的步兵都在用一切可能杀死对方的武器在战斗,刺刀、枪托、工兵铲、大刀、头盔,手边能摸到的稍微大一点的石头或者是手榴弹都成了近身格斗的武器。

    王立提着把大刀打心眼里发怵,在亲眼看到这帮磕了药的亡命徒的时候,他胆怯了,可是越是害怕小鬼子就越是欺负上来了。

    一个日军挺着刺刀三两步就冲了上来,嘴里还喊着“板载”,王立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丢下大刀一个懒驴打滚就滚到了一边,顺手就扬起一把黄土,这小鬼子倒是不含糊,被迷了眼睛不要紧,照着记忆中的位置就刺了过去。

    这一刺刀就捅在了王立左边的辟谷蛋上,王立转身想要拿大刀的时候就觉得辟谷一凉,心想坏菜了,气的当时就爆发了洪荒之力,趁着那小鬼子拔出刺刀的功夫,一刀就捅在对面的妞子上面。

    疼的小鬼子登时手里的枪就握不住了,掉在地上还砸了一下王立的胳膊,疼的是满地打滚啊,这地方可是所有雄性动物的要害,在非洲鬣狗只需要在雄性野牛的那地方轻轻的来一口,就可以瞬间放倒一头一吨重的野牛。

    “我叫你捅劳资辟谷。”王立愤恨的回击瞬间就震惊了周围的战友,裆下一紧,我尼玛,这白面秀才真狠啊,这怕不是谯猪的兽医吧。

    趁着这功夫,已经有战友给这位可怜的小鬼子一个痛快了,没想到这小鬼子居然还在说“谢谢”,看来那波疼痛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了。

    “完成助攻,获得经验2点,6.5毫米有坂子弹*20。”王立这会屁(防和谐)股蛋疼起来了。

    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么大的罪,这疼起来瞬间就站不稳了,没喊出来就已经算是他骨头硬了,周围的人也看见了,但是这会根本顾不上他,只能是由后边的殿后部队来收拢伤员了。

    虽然屁(防和谐)股疼,但是,就算是趴在地上也不影响王立呲溜呲溜的舔包,尤其是是他舔包还不用手动去拿,快乐到模糊。

    前方的突击队还在往前冲,捡起地上的弹药就追着鬼子溃兵走了,柱子也扛着迫击炮路过了趴在地上的王立,王立看见柱子就远远的喊道:“柱子,你注意隐蔽,咱全团就你一个炮兵,你可不能死,你要是死了,就没人会玩炮了。”

    十几个轻伤员归拢一下,老兵这会也开始给新兵包扎了,虽然这个绷带旧了点,但是也比没有强啊,这会他是真想打支麻醉药啊,疼啊。

    还有就是他的伤处太尴尬,在屁(防和谐)股上,敷了点马屁泡,又用了一卷绷带才缠好,虽然还在渗血但是已经比刚刚强多了,能勉强自己走了。

    后边殿后的部队也冲了上来,前方响起两声炮响而王立耳边也响起了两段声音:“世界boss坂田信哲(20级)已被击杀,贡献比例5%,获得军备箱(小)*50,军备箱(中)*5,自选物资箱(小)*5,经验*5000。”

    “达成成就:半斤地瓜烧,获得成就点20。”

    一瘸一拐的跟着部队往前走,这会不能停,前后几百米都是自己人,暂时没危险,所以他就开始看自己的系统。

    获得了五千经验值,但是升级还得手动升级,而且每次升级所需的经验都是上一级的一倍,升到五级就升不动了,而且个人面板评价还是个C-(新兵)。

    虽然不能愈合伤口,但是五级所带来的体质强化还是很有用的,起码对于疼痛忍耐强多了,突围战场上什么最重要?当然是射术了,于是王立果断把射术怼到了四级,恰巧,王立没走多远就捡到了战友遗留下的一支老套筒,也就是最初版本的汉阳造。

    打开弹仓看了一眼,就剩下一发子弹了,也不用问,看看子弹袋的下垂程度就知道身边的战友也没有多余的子弹,这个情况下只有跟着大部队才能活下来,要是落在日本人手里。

    嘿嘿,还不如饮弹自尽呢,可是王立又没胆子自尽,所以,赶紧跑吧。

    可跑着跑着,王立和几个轻重伤员逐渐就掉队了,猛然看见一群自己人在一边的山头上,他知道那是张大彪一伙,原剧里李云龙是回来救这些人的,或许现实里不会,但是去那里已经是他活下去最好的办法了。

    “向张营长那边靠拢。”王立虽然不是老兵,但是他起码是个文书,战场上要是没有班长排长指挥他也算是有一部分指挥权的,于是几个伤病就开始向张大彪据守的山头开始靠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