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亮剑开始的不合理 >第五章严峻的形势
    “苍云岭战役事件结束,开始结算战役奖励,击杀奖励经验值330点,战功3,贡献度3。”

    路上王立看着微薄的奖励,陷入了沉思,结合前面的一些问题,忽然发现这特么的是国内的开发商写的系统吧。

    总部的野战医院其实就是129师野战医院,在广志山,离南皋村有上百里地,一路抬过去,很多重伤员没能坚持到进医院就已经牺牲了。

    何况就是去了医院也不一定能治好,因为八路军本来就穷的不行,尤其是今年,刚刚结束的日军两次九路围攻就已经损失惨重了,朱怀冰那个王八蛋又派人打死了150余八路军战士,强抢了价值2.7万元的物资。那是钱吗?那是命啊!如此一来,让本不富裕的家底雪上加霜。

    王立不是史学家,也不是专门研究这个历史的,当然是不知道这件事了,去了野战医院才知道什么漂亮的护士姐姐都特么扯淡。

    张大彪带着一百来号民兵抬着伤员来到了总部医院时候,王立也是被抬过来的,这都是第二天了,王立能感觉到伤口已经开始发炎了。

    伤员里也有柱子,这货这次没死,只是负伤了,肩膀上挨了一枪,子弹卡在肩膀里了,一路上还逼逼叨叨的,看来是没啥事,吹嘘什么:“等我回去了,团长得请我喝酒。”“团长答应我,回去赏我半斤地瓜烧。”

    他还不知道,他的团长过几天就要去被副厂绣花了,老总本人亲自下的命令,虽说没多久孔捷的独立团就被“一支小部队”打趴下,由“在那装蒜”的李云龙接替工作,但是也不可能回去新一团的。

    王立在担架上看见,医院是在山上的一片院子里,这里人很多,刚刚打完仗,到处都是伤兵,各部队送来的伤员太多了,血腥味浓的靠近这里都能闻得到,以至于不得不派人在周围拿着水桶泼洒石灰水消毒。

    抬进来的很多,抬出去的也不少,由于医疗物资的短缺,使得医疗手段极度的匮乏,加上人员素质的普遍不足,医生护士眼睁睁的看着本来能救回来的伤员死在病床上,本来不需要截肢的伤员,因为伤口感染而不得不截肢。

    没办法啊,现在中国的大学生拢共只有三十来万,文科又占了90%以上,剩下的三万人里,学医护专业的又不足20%,也就是说全中国专业的西医和护士也不过几千人而已。

    加上八路军穷,正经医生护士没几个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还赚不了几个钱,但是也有很多为了理想来到穷的叮当响的八路军,甚至一部分医疗物资都是这些人自备的。

    对于数目庞大的伤员来说,医护人员和医疗物资仍然是极度匮乏的,虽说赤水县有个卫生材料厂,但是卫生材料厂一年拢共才产一吨多。而且一大半还是健胃消食片、樟脑丸这种中药,而军队所急需的消炎药、镇痛药、止血药、医用血浆、医用酒精、手术器械器材仍然十分匮乏。

    而枪支弹药也严重匮乏,后世解密的文件里就有这么一条,1940年3月18日八路军总部向延安的电文是这样说得:“……我军现有的步兵轻武器百分之八十使用过度,来福线已磨平,口径已松,射击已失效;我军自动火器(轻重机枪)平均每个连不足一挺;关于弹药,一二月份战斗中,将以前的弹药大部均已耗完,近所用的大多都是从敌手夺来,现有每枪平均不到十粒……”

    自产青霉素之类的广谱类抗菌素得要到1951年以后,而光是50掷弹筒也得今年下半年才能由黄崖洞兵工厂实现自产,而且一年才产250支,平均一天产不了一支。

    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多么刺眼的词汇啊,只有从这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才能深刻的体会到,这个词所带来的艰难,和屈辱。

    从一只崇尚步兵战术突破的单纯兔子,变成了一只大炸哔,一只维持着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炮兵部队的腹黑兔子,后来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感情的,“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怨念深重啊。

    王立其实昨天就已经用了自选物资箱和武器箱,到了这个时代想苟着比再穿越回去都难,这年头华北大地上日、伪、顽、地方游杂武装、土匪、会道门这么多的危险分子,任何一个就能要了王立的小命,反而不如部队上安全。

    自己虽然说没什么文化,不会搞高炉炼钢、也不会搞青霉素,但是自己有系统啊,就算没有系统,最少自己还有领先几十年的耕种养殖技术吧,最起码当个农业专家说没问题的,虽说可能不怎么识字(繁体字)。

    于私,在部队安全,于公,对于日军的痛恨是每个人中国人共同的情感,而且在吃了这次亏以后王立明白了,自己根本不是打仗的料,老老实实种地他不香嘛,

    所以当八路可以,上前线免谈,在后方也是抗日救国,怂也能怂的理直气壮。

    用了之后没想到居然有送达时间,而且医疗物资得48小时才能合理的送到,武器弹药居然得120小时后才能送到,王立想了想也对,大家朝夕相处的,空地上突然出现一批药品,然后你说那是你弄来的。

    那野战医院上下还不得吓立刻转移,王立也得接受审查,这还是药品,要是枪支武器就更得吓疯了,毕竟,人家能不声不响的能把武器弹药送来,就能不声不响的把你全弄死。

    重伤员去了就立刻送往了手术室,而王立这种轻伤员则是被安置在了病房里,一间房间里有四支木板床,看木色是刚刚打的。

    医院里里里外外的医生和护士多数都是男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八路军自己培养的,在这些年的武装斗争中自己培养的,护士检查了伤口之后,不一会医生就进来了。

    这个医生带着口罩,眼窝深陷,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眼珠也满是血丝,白大褂有些散乱还沾着血迹,显然根本没有条件进行更换和消毒。

    本来需要彻底清创的,甚至需要深灌双氧水,但是因为没有条件,所以只是简单的用了生理盐水和酒精清创,又给了王立一碗酒和一块麻布,连麻药也不打就要准备缝合,这可把王立惊呆了:“医生,你这连麻药也不打?”

    虽说战地急救的情况下,使用二锅头、威士忌、白兰地或者是伏特加进行消毒也行,但是不打麻药的操作还是震惊了王立。

    “我的小同志啊,现在的马飞异常稀缺,有限的马飞只能优先给重伤员使用,所以,你就忍忍吧。”医生沙哑着嗓子说,其实说这话的时候他比谁都难受。

    别说是王立这种一道不到十公分左右的小创口,就是很多20多公分的大型创口甚至截肢手术有时候都打不上麻药,生锯啊,别说是杜冷丁了,连马飞都没有,只能喝劣酒或者是土法的蒙汗药来镇痛。

    显然不做手术也不可能,一咬牙喝下酒,把麻布咬在嘴里,闷声说:“来把。”

    “是条汉子。”医生拿过手术器械说道。

    一碗酒下去,王立就后悔了,麻蛋,地瓜烧,跟一条火线一样顺着喉咙就下去了,看起来是很有男子汉气概的,如果忽略掉差点被抓烂的床单和沾满口水的麻布的话。

    王立能感觉到,针头和羊肠线在真皮层来回穿梭的感觉,这是刀伤属于深度创口,需要缝合三次,但是这个也得亏是运气好要是捅在动脉上早凉了。

    医生的走针速度很快,显然是一个熟练的急诊科医生,或许偶尔也兼职做骨科、心外科甚至是内科儿科医生,因为总部医院不止接待军队伤员,也接收老百姓来看病,遇上穷的还免费治。

    你在别的地方看不起病啊,没关系来八路军医院看,不要钱,咱八路军是穷人的部队。

    王立一边哼哼,一边也在数究竟扎了自己多少针,等缝完之后王立拿下嘴里的麻布说:“你扎了我三十一针。”

    “哈哈哈,你这个人真有当年军神的风采。”医生脱下橡胶手套不无调笑的意味说道。

    这个故事是当年北伐战争的时候的事情了,后来被称为军神的129师师长当时眼部负伤,为了不伤到大脑影响革命事业,他毅然选择不用麻药,并在手术后对医生说:“你割了我七十二刀。”

    手术结束之后,敷上药,王立被抬着换了一个房间,这里还有五个伤兵,已经聊起来了,几乎都是刚刚做完手术的,都是刚刚喝完酒的。

    男人嘛,喝完酒就喜欢吹牛逼,其中一个老兵问王立:“你那个部分的?”

    “我是386旅新一团的。”王立从牙缝里吐出一段话,不得不说现在还疼着,一时半会过不去这股劲。

    “头一次负伤吧,习惯了就好。”这个老兵嘻嘻哈哈的说道。

    “特么的,你才老负伤呢。”王立会怼道。

    “哈哈哈哈,老张啊,你看你看人家是文化人口上想占点便宜,丢人了吧。”一个腿上打着夹板的老兵笑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