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亮剑开始的不合理 >第七章援助
    一觉醒来已经天光大亮了,早饭还是让王立头大无比的窝窝头,这会的窝窝头可没有把玉米糁过滤掉,也没有兑白面,吃起来粗砺难以下咽,但是肚子里饿啊。

    王立也不是不谙世事的人,他知道这年头有的是人连这个都吃不上,所以也没有抱怨,不是后勤不想给他们吃好的,没有啊,后勤人员吃的一天比他们还要少四两呢。

    吃完早饭没多久,王立就听到有人高声喊:“新一团的王立在哪?”

    “在这呢。”王立扶着墙走出房门答应道。

    “你们团的一营长张大彪带着一群友军来了,说是点名要找你,在山下等着呢。”这个同志比较老面,兴奋的说然后看见王立腿脚不利索于是说:“来两个人快搭把手,他腿脚不利索把他抬过去。”

    他可看见了,这帮友军可有钱了,比晋绥军有钱多了,光大卡车就开着六辆,说是过来送物资的,别说多的,就是送点马飞送点营养品也是好的,不是他想象力不丰富,实在是八路军几乎没有友军援助过。

    像是大额援助,除了老将给了200挺机枪、二十几门迫击炮,就是1938年二战区副司令长官调拨过一百万发子弹,阎老西给的那子弹那只能算是开拔钱,买命用的。

    现在医院的马飞不多了,由于去年以来白晋铁路线的封锁,原本的运输线一半都失效了,医院里的药品奇缺,胺璜什么的不敢想,那玩意比黄金都贵,少了不顶用,多了谁会白给你啊。

    虽说是副作用大,不管是自己用,还是卖钱那都是不错的,就是拿来送礼现在那都是上等货。

    野战医院有三个分部和一个总部,分别是121、122、123分部,其中总部广志山野战医院有一个连的警卫部队,这时候有将近一个排在和这伙意图不明的友军对峙着。

    排长张斌脸色并不好看,自己这三十来个人加上张大彪带着的上百号民兵,只有四十多条枪条枪,一条机枪也没有,一条枪平均也就是八九颗子弹,再看看人家,40多个人几乎是清一色的自动火器,还有5条机枪,自己这群人简直跟要饭花子没区别。

    再看看人家的素质,往那一站一看就是老兵,打是肯定打不过的,就是拖也未必能拖多长时间,一旦打起来,只能希望是周围的友邻部队能来的快点支援过来。

    王立被抬着很快就下山来了,就是下山的时候跑猛了,脑袋有点晕,他知道是自己的援助到了,可是别人不知道啊。

    此时武乡县的两个游击队清河子弟兵游击队、名扬游击队得到了情报在赶来的路上,新一团李云龙部接到了情报,李云龙带了一个营在赶来的路上,总部也从电话中得知这个情况,总部特务团的骑兵连此时也在赶来的路上。

    医院院长这时候叫王云林,跟总部通话之后,急得那是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要是真打起来,这几百号伤员跑都不了,愁的啊。

    而王立并不知道,自己搞出了一个大误会,上千人为了他巴巴的跑了几十里地,其中李云龙部跑了小一百里地。

    晃了晃脑袋,在一个人搀扶下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了这群友军,领土的一个人向王立敬礼后说:“你好王立,我部奉命向你运送物资,其中基础医疗物资6吨、营养品8吨、医疗器械若干、另有CT机一套,请你查收。”

    CT机这会可是稀罕东西,即便是在欧洲也不多见,他能够准确的检查出体内弹片或者子弹的位置,以便能够更快的手术,

    “谢谢,能请你们送到医院安装一下吗?我们的人不会安装。”王立回礼说道。

    “当然可以。”军官欣然答应。

    所有人都坐上汽车,一路大摇大摆的开到了医院门口,一路上送物资的士兵们沉默寡言,没有说什么话,王院长出来一看,警报解除,开始招呼人卸车。

    他看着这些东西,真不敢相信这是给医院的,太好了,营养品里有奶粉、咖啡、啤酒、军用罐头、白糖、葡萄糖粉还有三十多箱(一百条装)香烟,医疗物资有杜冷丁、维K、芬璜乙胺、碘伏甚至还有青霉素,尤其是那台CT机,更是全中国乃至全亚洲都没有多少的好东西。

    等卸车之后才知道,这不是给八路军的,而是给王立个人的,这下子就麻烦了,以前八路军没有过这种经验啊,个人财产一般都是由个人支配的,毕竟从来没有大资本家亲自下场参加八路军的先例啊。

    个人自备顶多就是备一条枪一匹马,给自己用也很正常,但是那么多物资,王云林打心眼里眼馋,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开口。

    卸车其实也很快,十几吨虽然多了点,但是上百人一涌而上也没多少东西,堆在院子里一大堆,看着人真眼馋啊。

    主要是CT机安装花点时间,铺设电线,组装机器和专用的发电机,还要调试,可麻烦了。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群穿着灰布军装的骑兵来了,是总部特务团的骑兵连,为首的是一个长得像是相声演员的人。

    他穿着旧军装,戴着黑框眼镜,但是,王立怎么看他都像是一个相声演员,长得是有些帅气,但是,看他见就想笑。

    一群人下马之后,为首的人过来,习惯性的一咧嘴,漏出锃亮的大板牙,王立看得出来他走路的时候右腿有点瘸。

    “旅长好。”张大彪立马敬礼到。

    “欢迎友军来我们八路军医院做客。”旅长是个自来熟,一眼就看出了这支部队的主官,上去握手说道。

    这时候王立才看出来这个人就是386旅旅长陈(防和谐)更,可是,他记忆里的陈(防和谐)更是穿着皮夹克带着黑框眼镜,颌下留着一些胡子,看起来就是很严肃的人,而不是现在这幅长得非常喜庆的样子。

    两个人聊了聊,增援军官就起身走人了,只留下了两个维护CT机的技术员,陈(防和谐)更送客的时候客套了几句,他最擅长的其实是人际交往。

    把人送走之后,王院长这才把事情跟他交代了一下,这可不是小钱啊,这些年八路军虽然穷,但是国际上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是知道的,比如青霉素这玩意。

    1928年就已经发现了,但是到现在只有鹰酱能产,而且产量很低,即便是在欧美那边也是很贵的,要20多美金一支,比一支三八大盖都贵。

    而且,这东西现在是王立个人财产,处置权在他手里,王院长和旅长两个人正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的时候,王立瘸着腿过来了说:“药品来了,赶紧给同志们用,愣住干什么。”

    “哎,真是枉做小人。”王院长一捂脸:“来,把药品抬进来,派人通知总部,另外给122、123医院还有各军区医院,送一部分过去,他们那边也急需药品。”

    王立愣住了,就这么点东西还给其他医院分?可他不知道,别说是六吨药品了,就是一箱药品都要十几个医院分着用,真的缺啊。

    这个时候,不止八路军总部有医院,各个旅、纵队、军区都有医院,但是普遍存在的问题是缺少药品。

    医护人员赶紧把药品储存进药房,虽说有包装在,但是,还是要避光保存的。

    “小王同志谢谢你为咱们八路军做的贡献啊。”王院长心情很是激动啊。

    总部医院从来没有这么富裕过,药从来都是数着颗用的,恨不得一颗药磨成粉用,至于营养品,顶多就是点鸡汤羊汤猪肉什么的,要么就是部队打了胜仗送来的点奶粉和罐头,伤员能吃顿白面就是好日子了。

    “都是八路军,都是同志,一家人说那些话干什么,我自己不是打仗的料,能做到也就这些了。”王立一辈子就是个小吊丝,久居于人下,学生时期的那点傲气早磨没了,再说了和这些人他也真傲气不起来。

    “但是,王立啊,你不知道,咱们八路军真的穷啊,你的这些物资能救命啊。”旅长向王立敬了个礼,周围的战士们也跟着敬了个礼,倒是王立给弄了个大红脸连忙回礼。

    他太明白这些物资代表着什么了,他是干情报的,所以市面上这些物资代表着什么,就是最便宜的军用罐头都不是便宜货,至于白糖和其他物品那就更贵了,像是药品有钱都未必买的到。

    “走走走,房间里聊,这里人太多不合适。”王院长也是个人精,带着两个人向自己的院长室,其实就是个柴房改的。

    房间里有两个椅子一张床,看来这位院长就在这睡着,王立不方便座于是就被安排在了床上,他掏出一张纸给旅长说:“刚刚我没说,其实还有一批军事物资要送来,旅长你看看,要是没问题的话,大概再过3天就来了。”

    “那可真是让你破费了。”旅长笑得见眼不见牙,他也八成猜出来了下批物资应该不会少于这批物资,要不然王立也不会这么慎重,只是稍微看了一眼,就哗的一声站起来,惊呼道:“这事我得上报总部。”

    只见上面写着武器捷克式轻机枪100挺、马克沁重机枪60挺、MP18冲锋枪300支、M1918式60毫米迫击炮48门、M1919式75山炮12门;弹药有7.92子弹一百万发、9毫米子弹10万发、炮弹每门五个基数,还有白面150吨、大米100吨、单兵速食食品五万份,甚至还有啤酒、香烟、罐头、口香糖、水果等物资。

    看得旅长眼冒金星,不怪他一个旅长这么没出息,而是这部分物资太重要了,简直就是救命的及时雨啊,八路军这个时期基本上武器弹药全靠缴获,可是,今年一二月份的战斗,几乎耗光了八路军储存的弹药,战士们用的子弹都是刚刚缴获就马上使用的,手里的枪也因为过度使用而濒临报废的边缘。

    仗打了三年,日军也学聪明了,单兵携带的弹药变少了,缴获也变得很难了,他们也知道八路军弹药来源很大一部分靠缴获,甚至在一部分弹药里投放了横炸药来坑八路军,但是就是顶着炸膛的风险,缴获的弹药也在用。

    而炮弹就更有用了,八路军总部炮兵团有个山炮连,就是因为缺乏炮弹,始终不敢用,关家脑之战,但凡要是有几百发山炮炮弹,早就把冈琦谦受那个王八犊子打成傻X了。

    他不是没有想过王立骗他这个可能,但是,这对于他有什么好处,何况结合这些物资的情况,应该不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