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亮剑开始的不合理 >第十九章到来
    

    在商议相关好事务之后,王立便带着自己的警卫部队、参谋人员匆匆返回医院,开始了紧张的勘探工作,决死一纵队及周围的地方部队已经在集结,预计5月4日,也就是两个星期之后就会抵达医院。

    王立现在要做的就是筹粮,人家来给你干活,总不能让人带上饿肚子吧,就是地主那也得给长工管饭吃不是?

    本来因为王立,总部医院倒是有三个月的粮食吃,可过两天,要多一个旅五六千张口,不仅仅是粮食问题,连住处都是个大问题啊。

    太行山上用地广人稀这四个字是一点也不过分,偌大的前顶山,零零散散只分布了十几个小村,连八百户都不够,要不是现在已经是快到夏天了还会更难。

    如果说住还能住帐篷,可吃饭问题总不能喝西北风吧,就按壮劳力一天吃一斤六两算,哪怕是只有一个星期,五千人最少要吃六万斤也就是三十吨粮食,另需要盐350公斤、油800公斤、菜十吨、帐篷一千顶。

    这不是个小数目啊,王立那点小金库根本就不够用的,周围的县城都是小县城,别说是没有钱,就是有钱短时间内也不看筹到这么多的粮食。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王立叹了口气说道,他目前的积蓄只有能满足一半的需要而已。

    “你这可是大手笔啊,动员几千人修建机场,值不值啊?”李云龙被王立的大手笔给惊到了。

    “我正在发愁这事呢。”王立揉了揉眉头说道。

    “不行,你先把发給各部队的物资扣下,他们能眼看着自己人饿肚子不成?”老李给他支招。

    “我真是糊涂了啊。”王立一拍脑袋被自己愚蠢的行为气乐了,自己这点微不足道的尊严难道比几千人吃饭问题还重要吗?

    “你这叫,当什么来着,对,当局者迷。”李云龙拽了一句文,这些天跟着王立可是学了不少新鲜玩意。

    于是,王立开始一边紧急安排购买所需物资,一边开始与总部联系具体的施工地点,又联系了各部表示这个月粮食不能给了,各部队也表示支持这边的工作。

    要不是他穷大方,3月份就将这个月的粮食提前就给支出去,也不会搞成这个样子,下个月的粮食无论如何也不能提前给支出去。

    最后确定了在太行龙洞的出口处石泉修建机场,就算是日军大举入侵,也可以据龙洞之险而守,何况一路上还有十几个险要路段节节抗击,日军不出动联队以上的兵力是拿机场没办法的。

    且不说日军拿不拿得出这么多兵力来攻击机场,就是他有这么多兵力,到时候已经修建完成的机场,火力配置也不可小觑。

    4日下午,决死一纵队到了,王立早早的就等在了村口,直到将近五点,远远的山梁上翻过来一支部队,他们迈着还算是整齐的步伐唱着军歌走来,从望远镜里可以看见,着装不统一不说,武器装备也少的可怜。

    村民们没见过这种事情啊,纷纷跑出来看西洋景,也就是八路军能做到这种地步,要是别的军队来了,早跑没影了。

    兵过如篦匪过如梳啊,这年头,哪怕是太行山深处也不太平,乱兵土匪来回肆虐,早就把老百姓吓坏了。

    通讯兵骑马跑来下马敬礼后问道:“首长,我们旅长询问是否安排了食宿,驻扎地点是否是预定地点。”

    “已经安排好了,顺便告诉你们旅长,今晚倒是有一顿好饭,但是也就两顿,来一顿走一顿。”王立终究还是筹到了粮食,但是还得三四天才能到,其中一大部分还是从医院借来的。

    都说是人过一万无边无际,太行山本就是山路狭窄的地方,更显得部队多,一条蜿蜒十几公里的长龙在山中盘旋,不时有一支支小部队分出来勘察四周的情况。

    王立中午就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住的地方好在这一批的物资里有几百顶帐篷,再从兵工厂支借了一部分,又周围找一些窑洞,大概还是能住下的。

    至于防空问题,他也早早布置好了,石泉附近的上庄、大石脚、向阳三村的山头上都布置了8门20毫米博福斯高炮,虽然不一定派的上用场,但是他还是把提前工作做好了。

    这可是一个旅的部队啊,贸然抽调这么多部队来,如此之大的部队调动,日军只要不是傻子,就不可能不知道,难免不会派侦察机来侦查,一旦被发现,派几架轰炸机来轰炸,那么就是一个灾难。

    1940年的山西,日军、伪军、中央军、晋绥军、八路军还有地方的各种倾向不明势力,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彼此之间的情报网明争暗斗,都不是吃干饭的。

    “各部队以营连为单位,在石泉附近寻找驻扎地寻找水源,侦查部队前出20里负责保卫工作。”范旅长边走边下达命令,他也是军校出身,基本功还是有的。

    炊事班先行散在几条山谷里,用王立提前已经磊起的行军造升起了炊烟,前锋开始搭建帐篷,挖掘战壕,部队住宿哪能一股脑的驻扎在一个地方,要是日本人扔几颗炸弹那不就完犊子?

    长龙按照建制逐渐分散了开来,分散成了一支支小部队,这是春天,山谷里没什么遮蔽的东西,所以,宿营地看起来非常明显。

    “范旅长,我等你们好长时间了,你们终于到了。”王立握着范旅长的手激动的说道,马上就要春耕了,说不定还能白嫖一次友军的劳力啊。

    “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啊。”范旅长倒是非常客气的说道。

    “走,进指挥部说。”王立邀请道,他说的指挥部就在石泉附近的一个山头里掏出来的。

    他在这已经折腾了两个多月,以他怕死的性格,怎么可能不深挖洞呢?这个指挥部使用了25*2+18的砖混解构加固。

    中间加有一层青砖即是用来缓解冲击,也是为了降低施工难度,毕竟一次浇筑50公分厚的混凝土,施工难度对于草创的工兵连来说还是太大了。

    当时是动用了一百多人一截一截修过来的,加上5米厚的土层,就是105榴弹炮也未必能拿如此坚固的工事怎么样。

    “呦,这工事可以啊,还有洋灰呢?”范旅长敲了敲墙壁上的水泥惊奇的说道。

    这个时期八路军构筑工事用到水泥的地方真不多,主要是八路军打的都是遭遇战、突袭战,很少打阵地战,水泥质量又不好,干的太慢,没有干透的混凝土还不如几个沙袋顶事。

    “当然了,除了坑道使用的说50毫米混凝土,主要的仓库、藏兵洞、办公地点都是100毫米以上的混凝土,要不是有几台搅拌车,我真造不起。”王立自豪的向范旅长展示自己保命的东西。

    “真是财大气粗啊,这和中央军的工事有的一拼了呀。”范旅长看着四通八达的甬道感叹道。

    “咱们施工目标是大概要平整出一个400米乘五十米的平面,施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王立指着简易机场的设计图又指了指对面的石泉说道。

    “恐怕是要挖上万方的土啊。”范旅长也很头疼的说道,大致的情况他也了解的差不多了,刚刚又看了地形,他也明白了事情,一个星期怕是很难完成。

    这还不算战术隐蔽所需要移栽的树木,回填的草皮,各种工事挖掘的工作量,如果都算上,怕是半年都修不完。

    八路虽然穷,但是绝对不土,识字率绝对冠绝中国的所有军队,中高层一大半都喝过洋墨水,甚至比中央军高层的文凭都高,所以范旅长一看图纸就明白了施工难度。

    为什么要抽调一个旅来施工?如此大费周章仅仅是为了施工,那岂不是大材小用吗?总部更多的可能是为了将这个机场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暂时如果没有什么战事,他觉得自己可能走不了了。

    “还不止呢,不过,到时候有专门的施工机械来平整,我们只需要平整一个机场就行了。”王立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把提前许诺出去的物资扣了下来。

    “我们可是要沾你的光,尝尝这洋货的味道了。”范旅长抽着王立递过来的烟说道。

    “我也就只能干这点事了。”王立转身看向洞外说道:“今天,我还找招待得起你们一顿大米白面,明天啊,就吃得起窝窝头了。”

    “能吃一顿白面那就是过年的日子了。”范旅长看起来毫不在意的,反而挺高兴的。

    38团驻地

    “你说,总部把咱们调过来说是修机场,我怎么看一点都不像啊?炊事班居然煮上大米发上白面了。”38团团长跟几个老战友聚在一起聊天。

    “你忘了?咱们这是帮王财神修机场来了,刚到给吃顿好的接接风也正常。”25团团长搓了搓手里抽了一半的烟说道:“你看看,东洋烟,一人发了一包,就他奈奈的俩字,阔气。”

    “那可不,人家可不是咱们这种穷棒子,我刚刚出去看了,人家的警卫部队清一色的自动火器,崭新的军装,那子弹带的重量可不是咱这拿高粱杆填起来的重量,咋看都不像是八路。”38团政委也感叹道。

    “人比人,气死人啊,可谁让咱们没钱呢?人家的武器装备可都是人家自筹的,你羡慕也不好使。”25团团长吐出一个烟圈说道:“我们团有3挺机枪就是人家支援的,我能说什么。”

    八路军时期穷啊,一人只能分到十发子弹,怎么办呢?就拿细细的高粱杆裁断,装进子弹带里假装里面子弹可多了,来吓唬人,实际上没几发是真子弹。

    战士们挖着战壕,闻着久违的大米白面的味道,手里的动作都快了几分,八路军怎么了?那也是人啊。

    要不是没得选,谁愿意一天三顿啃窝窝头,吃野菜,那不是穷嘛,吃不起嘛。

    等挖好宿营地,安置好警卫工作,乱七八糟的事情都处理完毕,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主要是为了等白面发好,就这还是兑了点王立给的酵母粉,要不然早开饭了。

    战士们兴奋的拿着碗等着开饭,高兴的跟过年一样,不是战士们容易满足,而是因为这年头当八路军的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白面,也就是打打仗之前能吃点,而且还不管饱,那像是这啊管饱吃。

    王立走出防空洞,看着远处的几十堆散布的行军造,闻着空气中的味道,想起了南宋诗人辛弃疾的那首:“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太原筱冢义男司令部里灯火通明,4月因为围剿战役失利,他被大本营训斥了一顿,心情一直不是很好。

    “司令官阁下,据情报显示,八路军129师下属的决死一纵队最近秘密集结,两天前离开了驻地,前往了这里,前顶山,目前意图不明。”一个参谋在地图上绘制出决死一纵队的大概行军路线。

    “难道,八路军发现了山本君的意图?可是如果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会把部队摆在这个地方呢?”筱冢义男很是奇怪。

    两天前山本一木率领部队出发,巧合的是决死一纵队出发的时间也与这个时间相差无几,这实在很让人不去联想两者之间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这帮警察马鹿真是废物,这点事都办不了。”筱冢义男气愤的说。

    日本内部的矛盾可不只是海陆矛盾,特务机关特高课,也就是特别高等警察课和陆军也不对付,所以不仅仅有海军马鹿、陆军马鹿还有警察马鹿。

    这事还要追溯到当年寺内寿一捣毁大阪警察署说起,当年,寺内寿一刚刚接任第四师团师团长,1933年,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当地警察发生冲突,为了凝聚军心,他率领着“无伤”的“英勇”的第四师团士兵强闯警察局。

    并且高呼:“为了大日本蝗军的尊严”,捣毁了警察署,炮制了大名鼎鼎的“大阪Go-Stop事件”,虽然得到了士兵的拥戴,让他后来官职陆军大臣,但是也让陆军和警察机关结下了梁子。

    “他们真是和海军马鹿一样废物,空耗军费却做不出什么有用的事情。”参谋长也跟着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