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从亮剑开始的不合理 >第二十章机场建设
    

    “他们是想要北上与386旅汇合,威胁正太线?还是要南下去冀中危险津浦路?”在筱冢义男眼里,八路军也就会干这事了,他们游走在深山老林里,趁着一个不注意就能给你一家伙狠的。

    “要不要通知山本君取消行动?并派遣侦察机去侦查。”参谋长这样询问也是有原因的。

    毕竟山本一木是筱冢义男的爱将,八路军总部附近原来只有一个团,现在谁知道新十旅是不是和总部待在一起,特种部队的精髓是斩首行动,直击要害,并不是和敌人打阵地战。

    八路军就是再穷,一个旅还是拿的出五六十挺机枪的,到时候恐怕山本一木很难沾到什么便宜。

    “通知侦察机明天出动,至于山本君,帝国(防和谐)军人不应该有贪生畏死的想法,电令山本君,告诉他,我很期待他能够击毙敌酋,报效天蝗。”筱冢义男觉得一个旅虽然很多,但是依旧心怀傲慢之心,何况,山本一木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自己往枪口上撞。

    ……

    实际上,不仅仅是日军反应过度,连阎锡山,也有些反应过度,毕竟一个旅的部队调动,那是藏都藏不住的,阎锡山深知如果不去组织老百姓,那么就会拱手让给CPC的道理。

    所以,在晋东他也组了不少的地方武装,八路军一个旅突然集结,并且前往了八路军总部,这就不得不让他怀疑,是不是3月八路军觉得吃了亏,想要找回场子。

    在晋豫地区,今年3月8日,虽然击溃了朱怀冰部,但是为了维护抗日民主统一战线,争取顽固派继续抗日,CPC中央指示八路军各部停止对朱怀冰残部的追击,并派代表前往二战区与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商议。

    3月中旬,双方以屯留—长治—平顺—磁县划分防区,该线以北为八路军防区,以南为国民(防和谐)党(防和谐)军防区,八路军坚决拥护抗日民主统一战线自动退出太南、晋豫地区的陵川、林县、长治、壶关、高平、晋城、阳城及豫北的大片地区。

    在晋西南晋西北的划分上,八路军为了争取阎锡山继续抗日,将军渡—离石—汾阳一线划分,以南划分为了晋西南,以北划分为了晋西北,八路军以汾河为界退出晋西南地区,而中央军和日军也非常默契的将晋西南一隅的山区留给了阎锡山。

    为了维持统一战线,八路军将吃到嘴里的地盘拱手让人,当时很多人都不敢相信,但是他们做了,所以吃亏是肯定的。

    吉县克难坡的三层小楼里

    “爱源啊,你说八路军是个甚子路数啊,老汉额咋看不懂了?”阎锡山紧了紧身上的大衣,看向自己的智囊。

    以前他的智囊是赵戴文,赵戴文是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文人,政治上崇尚儒学,还当过山西省省主(防和谐)席,在抗日方面也不失民族气节,他曾说:“我自识阎以后,便有了君臣之分。”

    他曾与阎一同执政山西,也曾与阎在大连避难,抗战爆发后,赵主张坚决抗日,而阎认为与日军虚以为蛇不过是权宜之计,于是赵担心阎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当汉奸,于是苦苦劝谏,已经被软禁在了一处地方,并且有专人看管。

    1943年赵病死,又害怕阎投降后自己落个汉奸的骂名,特地吩咐人在自己墓碑上刻上:“国民(防和谐)党党员赵戴文之墓”

    1948年,梁化之想要杀害他的独子赵宗复,因为他是CPC,阎锡山的堂妹阎惠卿,也就是他的情人却说:“老汉(阎锡山)在(太原)的时候你怎不说,老先生(赵戴文)就这么个苗苗,你怎么能杀了他,老先生怎样待你来。”

    如此,赵宗复的事情便搁置下来,得以幸免。

    “我觉得,八路军应该要么想要侧击平汉路或者津浦线,要么就是破袭同蒲路、正太线,应该是属于正常的调动。”杨爱源做出了正常的军事判断后,又补了一句:“但是,也不得不防。”

    信任两个字,在这个年代,太奢侈了,前有冯玉祥一生三叛,后有常凯申背叛革命发动412,最近也有傅作义自立门户,这两个字他怎么说出口。

    “这山沟沟里,是肯定养不起一个旅,他们究竟是想干甚了?”阎锡山也是久历军阵的人物,武乡黎城两个县只是山区而已,养不起太多的军队,现在都有上万人在那了,哪有那么多粮食?

    ……

    这一番变动,所引起的波澜才刚刚开始,但是,孔捷部却刚刚在这个时候移防至杨家垴,不偏不倚的和山本一木撞了个满怀。

    可是,这一次独立团就没有那么倒霉了,得益于王立的出现,4月独立团得到了上级调拨的6挺轻机枪,12门飞雷炮,火力比起原来强得多了。

    并且,在上一次王立前往总部的时候也向总部提到过挺身队这个东西,负责保卫总部的部队当然都得到了通知,孔捷部也不例外。

    山本一木所使用的mp38冲锋枪的有效射程是在飞雷炮的射程之内的,布置在断崖边的两门飞雷炮仅仅是两轮炮击就消灭了近一个分队(13人)的特工队。

    “那是什么?八路军居然还在这里布置有大型反步兵地雷吗?”山本隔得远,只是看见巨大的火团,大晚上的加上飞雷炮炮弹飞行的声音又不算太大想当然的就以为是地雷了,毕竟挖坑埋地雷、三枪土八路才是日军军官对于八路军的固有印象。

    “长官,那是一种由汽油桶制成的简易爆炸物抛射装置,射程在300米左右,爆炸威力相当于10厘的重炮,我们是否继续攻击?”副官背着步话机询问道。

    “纳尼?”一向傲慢的山本一木不敢相信。

    自己麾下精锐的特种部队居然折戟在了几个汽油桶制成的简易装置手里,这简直是耻辱,如果说输给苏军的钢铁洪流是虽败犹荣,但是输在这么一些土造武器手里真的是心有不甘。

    可这会独立团已经被打出火来了,老子们是在一月份吃了大亏,虽然武器装备差了点,可是好歹也是一个团啊,在发现敌人只有不到一个连的时候,这火蹭的就冒起来了。

    把飞雷炮搬出来抵近射击,在山本一木犹豫的时候已经将前村的2、3分队重创了,山本一木就是再傲慢也不得不看清形势选择低头,抛下二十几具尸体含恨而去。

    ……

    战士们看着难得的吃一顿馒头,真是喜欢啊,难得管饱吃一顿,结果周围几个村的孩子们闻见香味也围了过来,那还能不让吃?

    于是索性就把民兵啊、村里的孤寡老人啊、军属啊都叫了过来,出不了门的就送过去,结果这么一吃,那胃口真的把王立给惊呆了,蒸笼蒸馒头都赶不上人吃的速度,毕竟连属炊事班的才四个笼屉。

    王立赶紧让人找了几十个飞雷炮报废下来的汽油桶,洗干净之后,桶下面扣个眼,点上火,把上面桶边上擦点油,做起了烤馒头。

    “王院长啊,你说你这该叫什么名字好啊?”范旅长啃着一个烤馒头说道。

    “你说叫烤馒头怎么样?”王立提议道。

    “不妥,这是汽油桶烤出来的,汽油桶是钢铁的,不如叫钢炉烧饼怎么样?”范旅长提议道。

    “???”这下可是轮到王立自己懵逼了,原来钢炉烧饼是自己发明的啊,可是明明自己穿越之前吃过钢炉烧饼啊。

    又联想到了,之前的钢炉烧饼是在寿阳、井陉、武乡一带最为著名,不由得陷入了一种怪圈中,难道……

    “诶,王院长你怎么浪费粮食啊。”范旅长看着王立楞在当场,手里还没动的馒头也掉在了地上,拍了拍上面的土,就吃了起来,白面馒头真好吃啊。

    ……

    “什么主力团,我看是发面团,刚刚给了他装备补给,就被一支小部队打趴下了,这种团长只配喂牲口!”老总气的将武装带狠狠摔在桌子上骂道。

    “去!把他给老子撤喽!”

    “团长撤了你打算怎么办?一个主力团不能这么垮了。”师长的脾气很温和,129师的人不怎么怕他,就怕老总。

    “是啊,得想办法把独立团重建起来。”老总也知道,打败仗不是士兵的问题。

    “欲治兵者,需先选其将,你打算把谁派过去当团长呢?”师长长于战略,所以考虑事情总以大局考虑,他曾有句名言叫:“五行不定,输个干干净净。”

    “李云龙在哪?”老总这会功夫已经忘了李云龙这茬了。

    “李云龙还在医院当警卫连长,总部对他的处罚还没有撤销。”一个参谋回答道。

    “去,告诉他别给我在哪装蒜,种地什么时候都能种,现在赶紧给我滚去独立团报道。”老总一声令下,李云龙就得挪窝了。

    医院

    一大早的吃了早饭,王立就带着人开始了忙碌,今天早饭就不是白面大米了,而是小米稀饭和玉米了。

    真吃不起了,一斤大米值3斤玉米,一斤白面也是玉米面高粱面的两倍,吃白面又吃的多,要是吃包子饺子那更是吃了好面白搭肉。

    李云龙和几个战士拉着石碾子平整着地面,这时候就有一个骑兵通讯兵跑步过来说道:“李云龙同志,我奉命通知你前往独立团报道。”

    “我不去,我不去,是该给老子昭雪平反了,不去不去”李云龙赌气般的说道,拉着石碾子跟头倔驴一样往前走去。

    “这个是老总本人的命令啊。”通讯员也没少见这种人,于是补上了这句话。

    “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讲理啊,不就是没从俞家岭突围吗?从哪突围不是突围啊,凭什么把老子团长给撤了呀。”李云龙一肚子的怨气没出发,拉着石碾子越走越快。

    “呦呵,你狗曰的这是在这当倔驴呢?”旅长骑着马过来就看见李云龙拉着石碾子还不愿意听从命令,于是骂道。

    “旅长,旅长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李云龙当下就没了嚣张跋扈的气势,跟个狗腿子一样当起了舔狗。

    “不用你扶,老子下的来。”李云龙直到老旅长腿脚不好特地扶了一下,结果拍马屁排到马蹄子上了:“怎么,还想我用八抬大轿抬我去上任啊?战场抗命还有理了你。”

    主要是刚刚旅长先去见了王立,结果王立气啊,气他把自己喝骨灰的事情抖的全世界都知道了,连老总都拿这事跟他开玩笑。

    于是趁着这回,王立就当着他的面唱了一手《隐形的翅膀》,可把旅长气坏了,这才有了李云龙拍马屁拍在马蹄子上的事情。

    “旅长,咱不是想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嘛。”李云龙还是想回新一团,那是他带了一年多的老部队,装备好使起来也顺手。

    “独立团虽然打了败仗,可也是咱八路军的队伍,你少在这给老子肥啊瘦啊的挑挑捡捡,你要是干不好,就回来给老子种一辈地吧。”旅长拿着马鞭拍了拍李云龙的胸口。

    “那我有个要求。”李云龙嬉皮笑脸的提出了自己要求。

    “你可真会找时候深受,你说吧什么要求。”旅长叉着腰说道。

    “你别给我派政委了,团长政委我一个干了。”李云龙狮子大张口说道。

    “这个要求我不能接受,团长政委要是让你一个人干了,你在独立团还不翻了天了。”旅长太明白这个老部下的性格了,给三分颜色就开染坊的倔驴,不在头上栓个笼头管得住吗?

    “那把新一团的营长张大彪给我调来,这营长我使着顺手,这要求不过分吧。”李云龙这次可没回去,跟丁伟都没见面,自然就不存在两个人已经商量好这件事,骑兵营自然也就没戏了。

    “这条件嘛还能答应,可李云龙我告你说,不准你给我拉山头。”旅长经历过长征的事情,可不想在有这种事情了。

    “是。”李云龙赶紧立正道。

    “你去了,可给我多惹点事啊。”旅长拍了拍李云龙的脸,然后翻身上马气呼呼的走了。

    “旅长,你慢走啊,旅长。”李云龙原因的喊道。

    在旅长走了之后,李云龙的心思也起来了,赶紧就往王立那跑去,王立正在和范旅长他们抬着一个巨大的石锁子砸地呢。

    “王院长,你能不能给我支援点装备啊。”李云龙舔着个碧莲说。

    “行,你带一个警卫排去吧,路上也安全一点,2号库里的东西,你能拿多少拿多少。”王立回答的时候手里的活也没停下。

    毕竟八路军流行干部带头,不论是干什么。打仗也好,干活也罢,1941年359旅开发南泥湾也是干部带头。

    “王院长,我谢谢你啊,谢谢你。”李云龙一听高兴的点头哈腰的。

    他鬼精鬼精的,这些天到处打听事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特务呢,他可是知道,2号库里还有十几挺没有发出去的机枪,两门82迫击炮,不拿那就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