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知玖云开 >第四十八章 谁中了谁的计4
    

    这方两上领头人物的交锋,算是告一段落了,前方战事却正打得火热,正如秦云开所料,济南王自以为穆大将军阵亡了,又派人绑了他,便会以为这徐州军群龙无首。

    前段时间又传出军心焕散,便以为到了最后一击的好时候,约好已拉拢的徐州军中想‘叛出’的将领,准备里应外合,一举攻在徐州军大营。

    却不知一切都是戏,一切都是计,一切都只是一个影,内应是应了,可应的是徐州军,外合是合了,是穆大将军带着大军,从外合围了,把他们直接包了圆。

    攻不下,退不了,再加上那些暗中的陷井与攻势,被打得错手不及不说,军心也散了,而说散了军心的徐州军,有穆大将军在,想散也散不起来啊。

    全力一击的大多数叛军就这样交待了,同样徐州军内的眼线与细作也被一次性拔了个干净,大获全胜的同时,徐州军当然得趁胜追击。

    特别是打前锋的穆知峰,那跑得叫个欢,别人以为他是憋着劲呢,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小妹,也在那叛军营地里当人质呢。

    哪怕他信那位叫什么的三公子的,护得住她,也信她自己的本事护得住自己,可他就是不放心,不看到,不摸到,不听到,怎样都不放心。

    万分庆幸招回了疾风,那小子比自己还在乎妹妹,只要他在,妹妹就相当于多出了一条命来,他的精气神带动了整个先锋营,如打了鸡血般,直扑叛军阵地前沿。

    这时天色已经快亮了,济南王这边也发现最高统帅被困的事实,投鼠忌器,都有些无计可施,而济南王被那样绑了一夜,难受自是不必说了,又没劝动秦云开,整个人烦躁的同时,也一下老了许多。

    作为主心骨少了气势,受到的影响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秦云开可不管那么多,跟来的人大部分都现了身,护着他,带着人质,直奔叛军大营,按他的计划,是时候结束这场战事了。

    临行前,秦云开才注意到林玖的位置不对,作为他带来的,唯一一个面上的,已同暗中的人站在了一起,恭恭敬敬得等待他的吩咐。

    仿佛这几天的相处,她只是在完成一个下属的任务,做一些份内的事,这个认知让他极为不爽,却又不好发作,莫名就想起了那天关于他身份时的对话。

    “解决完了这边的事,你回归你的身份,我林玖,只会记得秦霖。”

    苦笑了一下,抓了济南王,确实他就不能再单纯得做她的三哥,做那个秦霖了,止住走向她的脚步,收住想靠近她的心,如此聪明的人儿,不是他能哄骗的,来日方长吧。

    他在这边的事,还得一段日子收尾,有机会再好好同她说说,总归不能放下她就是了。却不知,他根本没有再近她身的机会。

    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想到这一天,都无比遗憾,当时就该霸道得把她锁在自己身边,不管不顾得护着她,总比一想到这天就如此后悔不已的好。

    济南王是会享受的,他住的地方,离前线营地还是很有距离,赶时间,又不用偷偷摸摸,便没有秦云开那晚的待遇了。

    被丢在了马背上,由一名暗卫押着,其他的人把他护在中间,想营救,门窗连缝都没有。

    林玖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她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便疾风,疾风是连夜跟过来的,哪怕他根本不想小姐到这破大营里来,也拧不过林玖的性子。

    好在与这帮暗卫交过手,都知对方是什么人,倒也不麻烦,跟着来便是了,各自护好自己的人,此时看小姐拉开了与那三公子的距离,便知戏做完了。

    别看他知道的不多,而直觉告诉他,这位三公子对小姐不怀好意,幸好,都不知小姐是女儿身的身份,倒也没什么大碍。

    疾风想了一大圈,想的什么林玖自然不知道,她只知道,她的人情还完了,等量交换的交易也完成了,很快与哥哥,爹爹就可以见面了。

    若说有多少人悟透了秦云开的布局,不多,一两个而已,林玖便是其中之一,果然,他们到了前沿阵地,便传来了双方的叫阵喧闹声。

    这个点倒来得刚刚好,有人暗中护航,济南王又为人质,一路畅通无阻得上了城墙,一见自家主子落入敌手,再嚣张的气焰都不得不焉下去。

    而打头的徐州人马则是翻了倍得兴奋,不由高呼‘三公子,三公子’。

    穆知峰没有叫,而是急寻那抹不太强壮的身形,终见到了,也看到了她完好无损,才算放了一半的心。

    “济南王,投降吧。”秦云开劝到,只要这人下声令,会减少极大的伤亡,他就算上个从地狱里爬起来的魔鬼,也不愿用大秦人自己打自己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做梦。”济南王知大势已去,仍咬牙不松,他就是要这些人同他陪葬又如何。

    “何苦,他们同你无怨无仇的,都是大秦的好儿郎。”秦云开很少这样心平气和得劝人。

    “老三,别往自己脸上贴金,想拉拢军心,也不是用这个法了了。”济南王冷哧,双手却在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飞快得动着。

    林玖听到了这番对话,若有所思,秦云开说的话,她信,因为她信秦霖,与他交往这些日子中,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有几分认知的。

    这种内乱的确是最讨厌的,也是最令人心痛的,幸好大秦没有强大的外敌,否则真的全民不会安生。

    她是个女人,是个小女人,心眼小得很,装不下家国天下,却装得下亲人朋友,只要不伤及她的父母,兄长,对于她来说都是好人。

    对于这样的好人,她还是愿意帮上一帮的。秦云开本还想再开口劝一劝,若不行,再另行别的法了了,却见到林玖走了出来,本以为她是来寻自己的,刚有几分期待,却见她无视得走了过去,站到了济南王面前。

    “你这样被绑着不难受吗?”她不问还好,一问济南王一下都忍不了了,难受,如何不难受,都是这个小白脸干的好事。

    “估计是不太难受的。”林玖自问自答,从腰间又摸了一根银针出来,那针尖的黑光在晨光中格外醒目。

    “你,想干什么?”对危险的敏感,让济南王收起了那些骂人的话。

    “这毒与你下在箭头上的,异曲同工,就是不知你试过没有。”林玖看向针尖,满目柔和。若不是她的话,让人还以为她看的是什么宝物,也许这对于她来说就是宝物。

    “你,你想干什么?”济南王好像除了这个就不会说别的了。

    “你说呢,穆大将军的毒可是解了,就不知你身边的那位,解不解得开这个,这一报总归是要还一报的,不是吗?”伤了她的爹爹的人,她从未想过轻易放过。

    本想着私人恩怨往后放一放,可巧了,这人上赶着往上撞,可就怨不得她了。

    “等等,那毒是你解的?”这比刚才那个更吓人好不好。

    “我?有说吗?”林玖的话模棱两可,她会医的事,不想太多人知道,她根本就不喜欢救人,特别是不能等量交换的人。

    林玖的反问,又让济南王迟疑了,这位太年轻了,真的不像那么有本事的人。

    “呵,还有空分神,看来你根本就不在乎,还是说就是想试试。”闪着黑光的针尖开始在济南王身上开始比划,似在犹豫从什么地方扎比较好。

    “老三,云开,秦云开。”济南王大急,高呼秦云开的名讳。

    “济南王,请讲。”秦云开不由带上了几分笑意,还是玖儿有办法,想来她今天远离自己,只是避讳吧。

    “管管你的人。”看着离自己额头越来越近的针尖,济南王靠在了城墙上,不知如何是好。

    “唉,她,还是不我的人。”以后她会是的,是他最亲密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