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 >第十章意外
    偷偷用空间把内衣兜里的钱挪移到裤兜。

    精神随时关注着男子,当手快要伸进裤兜,抱着雨水上前一步放下妹妹。

    没等夹着钱的手缩回去。

    何雨柱握住男子的手腕,迅猛转身一拳呼在男子脸上,男子还没反应过来。

    左手薅住头发按下抬起右膝相撞。

    “砰”的一声万紫千红,男子晕倒在地。

    这身体!年轻真好!

    周围人群顿时四散,纷纷躲避。

    “内保员!内保员同志在不在?”何雨柱喊到。

    周围人群顿时议论纷纷。“这是抓住小偷了”

    “呸,年纪轻轻干点什么不好”

    “穿得人模狗样,竟干下贱的事儿”

    “这种人就得抓住游街,判刑!”

    几名热血青年上前帮忙摁住小偷,售货员也去呼叫内保人员。

    内保与在此执勤的民警跑来,把小偷背过双手拷了起来,询问事件缘由。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告之当情。

    “同志谢谢你!帮我们抓住了小偷,您是哪个单位的?我们会通报你们厂里”

    内保员握住何雨柱的双手感谢道。

    “不用谢,打击犯罪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义务,我是第三轧钢厂的厨师,我叫何雨柱。”

    “这同志说的真好!”

    “觉悟真高!”

    “看看人家的思想境界多高尚啊!”

    周围的人们纷纷夸奖着。

    民警登记好信息向何雨柱敬礼,随后押着小偷离去,周围众人纷纷以鼓掌的方式以示敬意。

    雨水冒着崇拜的目光看着哥哥,倍儿感光荣,见到妹妹的目光自己心中也是得意洋洋。

    拉着雨水走向柜台,售货员面带微笑的迎接兄妹。

    “同志,领子袖口带白边的那件红色衣服给我看看!”

    “这件套装是上海产的,春秋冬三季都能穿,布料也厚实售价八元。”

    真不便宜,买布料做顶多三块钱,撇撇嘴没敢讲价。

    摸摸布料看看做工询问妹妹,雨水的小脑袋都点出了残影。

    “同志您给找一套冬季的号码,同款蓝色的也要一套。”

    拿着衣服在妹妹身上比划比划,衣服稍大冬天套着棉袄穿正合适。

    开票付款,看着夹着钱票的夹子顺着铁丝滑向收款处。

    这个也是一景儿,在过几年就看不到了。

    雨水看着打包好的衣服非要自己拿着。拿吧!看这情况晚上都得楼着睡。

    寻摸一圈没看到有卖连衣裙的,上前一问原来过季下架了。

    说明了一下情况售货员拉着个脸去库房给找了一件,白色印小红花的布拉吉,比划大小付款上楼。

    来到三楼童鞋柜台,也别选了直接问吧!

    “同志我想要一双小女孩穿的冬季皮棉鞋?”

    把妹妹拉到柜台前,对售货员说道。

    黑色圆头小皮鞋十分精致,雨水扶着哥哥脱掉鞋子试了试~

    嗯!这味道!都说女人的脚比男人的脚还臭,不是没有道理的。

    “同志您在给拿一双同码的回力运动鞋”

    售货员指向侧方说道:“运动鞋的柜台在那边”

    皮棉鞋十元,回力鞋两元。

    tui~真贵!

    这下雨水拿不下了,何雨柱左手鞋盒右手网兜。

    嘴里亨着~“左手握大地右手握着天”

    带着妹妹来到四楼逛了起来。

    看看自行车,嚯!一百八十元

    看看收音机,嚯!一百二十元

    还有电视?“咦”!九寸。这屏幕也太小了吧!

    看看标签,电视收音机一体,还挺先进。

    嚯!好家伙四百多块!

    he~tui

    我有钱就是不买。

    看来得弄点钱了,家底还是太薄。

    回去的路上看雨水护崽崽的样子,下馆子是不用去了。

    找到国营饭店买了十个大馒头,路过八珍熟食店,进店来块酱牛肉,俩猪耳朵,在来俩猪蹄儿,我得挠挠。

    到菜市场买了一堆青菜萝卜,还有一块豆腐。

    这小市场还有三年的生命力,大洪流到来之前就消灭了小农自主经济,没有工作的就失去了收入来源,生活陷入困境。

    回到四合院何雨柱还纳闷呢,这一路上雨水怎么肃静了。

    看着妹妹绷着小脸抿着嘴跑向自己的房间,原来是准备臭美!

    女人在爱美这方面是不分年龄大小的。

    回到家放好青菜,吃了一块夹心饼干,好吃!奶香十足。在这个没有香精年代,食品就是让人放心。

    收好其余物品,躺到床上抻抻懒腰,这大包小包的也够累人。

    闭眼想着今天的花费可不小,怎样用异能找补找补。

    雨水噔噔噔的跑进来,穿着红色新衣张开双臂,在何雨柱眼前转了一圈。

    “哥,我漂亮吗?”

    “哥滴大宝贝儿最漂亮了!”

    何雨柱起身笑着说道,小姑娘害羞了小脸蛋红扑扑的。

    “烦人”~打了一下哥哥跑了出去。

    看着跑开的小姑娘,何雨柱乐得“咯咯”的。

    看来女人购物都是需要降智的,品味兄妹之间的情意,又有种带着孙女的感觉,竟让人十分留恋。

    左手端着切好的熟食,右手端着豆腐汤,身后的雨水拎着大馒头。

    兄妹来到聋老太太屋儿,一大爷老两口正陪着老太太吃饭。

    “奶奶我给你送好吃的来了!”

    一大妈接过食材摆到桌上。

    “我去拿酒”一大爷起身而去。

    “大孙子快坐到奶奶身边”。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

    雨水在二人眼前晃着,生怕别人看不见她的新衣。

    老太太逗她,问道:“这是谁家漂亮的小姑娘啊!”

    雨水扑到哥哥的怀中,焖声说道,“你们笑我。不理你们了。”

    一大妈搂过雨水,问道:“这新衣服是你哥给你买的吗?”

    “我自己在百货大楼挑的!”

    “咱们雨水眼光就是好,这衣服真漂亮!”老太太对雨水夸赞道。

    一大爷拿着一瓶散白放到桌上,看看雨水说道,“这衣服好看”

    “回屋把衣服收了别弄脏了,这套红色的留过年穿,皮棉鞋也过年穿,明天上学穿蓝衣服和运动鞋。

    老太太说道,“过年穿这身喜庆,听你哥的话别弄脏喽!”

    雨水遗憾的点头,回屋换衣服。

    何雨柱跟老太太讲着购物的惊险消费感。

    一大妈接话道:“傻柱你这胆子是真大,你就不怕小偷带着刀子”

    一大爷说:“没胆子当什么兵?当兵就得不怕死,今后不能莽撞,要胆大心细,记住雨水在家等你那!”

    一大妈白了老伴一眼,给老太太夹了块酱牛肉,让雨水赶紧吃。

    何雨柱喝了口酒问道,“你没出去找人啊!”

    “我们车间有个新来的技术员徽省人,明天上班我问问”。

    “得抓紧了,农村冬天的日子不好过啊!”

    “我明白!”一大爷说完,端起酒杯一口干。

    饭后兄妹二人回到家中,询问雨水下午的行动方案,雨水决定取消行动,理由是太累了,但电影晚上一定要看。

    让妹妹下午睡一觉,不然晚上看电影没了精神,自己决定出去转转。

    在胡同里转着,看着古旧街道市井气十足的人们,大妈聚在院门前扯着瞎扒,大爷们下棋的,拉二胡的,唱样板戏的,呵斥小孩胡闹的。

    “嘿!又爬姆们家屋顶,下切!告儿你妈切!”

    何雨柱看着眼前一幕幕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景,万般感触涌上心头,泪水模糊。

    想起前世的纠缠,想到最后无奈离开的娄晓娥,与自己想诉父子之情而总被呵斥儿子,爱恨纠缠的秦寡妇,那终日忙碌从没为自己考虑过的一生。

    “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一看就是家里招了难了”

    “给大妈说说”

    “孩子,生活虽不尽人意但人要学会坚强”

    众大爷大妈围了上来劝导,何雨柱赶紧鞠躬感谢。

    “谢大爷大妈了,没事!就是想起我们家就我们兄妹俩了,有点难心。”

    “这孩子刚长大就没了爹妈,也够可怜的!”

    “还有个妹妹,也没个人依靠,这日子是够难的!”

    何雨柱拱手致谢赶紧离开。

    出了胡同看见前方围着一群人,没心没肺的准备上去看热闹。

    上前一打听,好家伙!抓住个走后门的,正批斗呢。

    周围邻居们纷纷给大家解惑。

    这老头走后门把国营低价商品拿到黑市高价出售谋取暴利。

    结果老婆孩子提前跑了,老头刚要出门被堵个正着。

    何雨柱一乐,寿星老吃砒霜~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屋内院里被翻拆的乱糟糟。

    ~完了!看这架势是要结束战斗了!

    赶紧从头到尾用精神力走一遍,连地下都没放过,别说还真有发现,厢房炕内有个半尺长的木匣,屋外烟筒砖墙有一空处,藏着一巴掌大的小包,收起走人。

    装作看无可看若无其事的样子,离开人群。

    心跳如鼓,手有点发抖,你说这破腿还发软。

    恨两辈子加一起的自己,竟如此的不堪,想想看过的电影里各种异能者叉叉战警,一人斗一群。

    在看看自己?你说谁也看不见谁也不知道,你激动个啥?

    随着渐行渐远钻入胡同找到公厕,放开紧张已久的括约肌,热气腾腾飞流直下三千尺,酣畅淋漓。

    腹中如鼓鸣,难道随着精神的剧烈消耗,食物也随之消耗?

    不对呀!好像中午就没吃饱,光顾着给雨水夹肉了,猪蹄就吃了一块,耳朵啥味来着?

    别看老太太八十了,那是真能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