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 >第七十二章1967回家
    一路行来,如果不是何雨柱穿着军装,大家可能都要被审查,这时候坐板车都是一种罪。

    街上的大楼从上到下,贴满了大字,姑娘们的大辫子被剪掉,胡同里被人用粉笔写满了语录。

    一路上大舅哥老实许多,一句话不说。

    何雨柱看着大舅哥:“幸亏你八月毕业分配了,不然你想完成学业?下乡支援建设去吧!”

    “笑个屁!”大舅哥抄着手,不满的嘟囔道。

    舅妈伸手就给了舅哥一巴掌,并且说道:“要不是你妹夫给你出主意,让你赶紧毕业分配,依你还要搞什么研究,这时候你应该下乡啃窝头了!”

    莉莉点着脑袋,逗弄怀里的思红,“就是就是!要不是爸爸,大舅就连屎都吃不上热乎的,是不是,红红?”

    恰巧红红咳嗽了一声,莉莉高兴的说道:“你看你看,红红都说是!”

    看着疯狂大笑的妹夫,刘志勇脸色黑得一批。

    众人在四合院门口下了车,何雨柱好奇怎么没看见三大爷站岗。

    于是何雨柱说道:“你们先回去,雨水在家等着呢!我找三大爷唠唠去。”

    莉莉和舅妈抱着孩子,大舅哥拿着大包小包,走进大院。

    何雨柱上去敲敲三大爷家的门。

    三大爷一脸落寞的开门,看到是何雨柱,强颜欢笑道:“柱子回来啦!进屋坐吧!”

    屋里全家都在,只是此时都沉默寡言,三大妈看到何雨柱进屋,站起身来。

    何雨柱赶紧问候:“呦,三大妈在家呐!您身体硬实!”

    “柱子回来了,媳妇儿呢?”

    “和舅丈母娘,抱孩子回屋了。”

    三大爷和三大妈顿时惊讶,三大妈急忙问道:“都有孩子了!几个月了?丫头小子?”

    “四个月了,双胞胎!女儿老大,儿子老二!”何雨柱喜不自禁的说道。

    三大爷也不禁为何雨柱高兴,“恭喜恭喜!这时间过得可真快!一晃儿,柱子都有孩子了!”

    “三大爷,晚上去我那里吃饭,给孩子庆祝一下。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都是我上山自己採的。”

    何雨柱说着话,从黑兜子里掏出一串松伞蘑菇放到桌上。

    三大爷一脸惊喜的感谢!

    “谢谢!没想到柱子还能想到三大爷,这东北的红蘑可是好东西,学名「血红铆钉菇」,自古就走“素肉”之称。”

    “不愧是当老师的,学问真好!”

    何雨柱是真心实意的佩服,一串普通的松伞蘑,三大爷都能说出个一二三四五。

    随后与三大爷,三大妈的闲聊中得知,一大爷和一大妈因为孩子吵了两回架。

    秦淮茹又生了一个丫头,起名“槐花”,如今刚刚学会走路。

    许大茂也结婚了,对象却不是“娄晓娥”,而是一位“王晨晨”的女人,性格泼辣,老丈人是一家电影院的主任。

    郭婶被大儿子郭建国接走享福去了,房子留给家里的老二。

    何雨柱出了三大爷家走向后院,边走边想:许大茂结果对象不是娄晓娥,那就是自己当初挖坑的效果成功了,娄家被吓跑了?跑港岛去了?有时间去娄家小楼看看,是不是真的跑了。

    刚走出后院门洞,就看见许大茂和一个微胖的女人迎面走来。

    何雨柱看着女人的面容顿时一愣。

    “贾灵?”

    “长得真像!”

    许大茂看见何雨柱显呗道:“傻柱,哥们儿也结婚了,我媳妇王晨晨,一看就是好生养,来年我一定抱个大儿子!”

    看着许大茂被媳妇拍得一个趔趄,何雨柱忍不住笑道:“你瞎显呗什么?”

    对大茂媳妇说道:“你好!我是何雨柱,跟大茂都是从小长大的邻居。”

    “何大哥你好!”

    大茂媳妇有些羞涩。

    “叫什么大哥!就叫傻柱!”

    看着离去的许大茂两口子,何雨柱突然喊到:“大蛹!有时间去我那坐坐,你嫂子生了,双胞胎!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许大茂脚步一乱,如果不是身边的媳妇儿扶了一把,当场就得趴下。

    回到屋里,何雨柱看着妹妹雨水围着俩孩子上蹿下跳,顿时来气。

    “你说你都17岁的大姑娘了,在乡下都结婚生娃了,能不能有点正形?”

    雨水是大萝卜脸~不红不白(脸皮厚),伸出手说道:“礼物呢?去年就没给!”

    何雨柱从兜子里掏出去年的小盒子炮递给雨水,“早准备好了,给!拿去!”

    雨水看看手中的盒子炮,气得跳脚。

    “好你个傻柱!两年你就给我准备了这玩意儿!我一个17岁的大姑娘,拿把盒子炮出去玩?这分明就是给你儿子准备的!这是给我的吗?我不要!”

    说完,把盒子炮往炕上一扔,抱着双臂,气哼哼的看着哥哥。

    大舅哥一脸好奇的捡起盒子炮,啧啧称奇的研究,结果被舅妈一个大脖搂子,搂趴炕上。

    “二十多岁了,小孩的玩具你也好奇?过完年,赶紧给我搞对象结婚!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

    自从莉莉有了孩子,舅妈对大舅哥是时时刻刻都在催婚,想起来,无论什么场合就是一顿收拾,以此为要挟他,必须搞对象!

    看着欲哭无泪的大舅哥,何雨柱伸出双手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何雨柱看着空间里海量的物资,真没有适合妹妹的礼物,总不能拿出半扇猪肉给她吧?

    伸进黑兜子里掏出一捆橡皮筋和一根红头绳,外加五块钱递给雨水。

    雨水看着红头绳疑惑道:“这是头绳吗?我怎么看着像半根红腰带?”

    何雨柱绷着脸,“东北那边的头绳都是这样。”

    莉莉拿过雨水手中的红头绳看看,气得立刻扔到了地上,“你哥竟忽悠你!这就是他结婚那天的红腰带!”

    “我出去买点菜!”

    没等姑嫂俩发怒,何雨柱立刻窜出家门。

    大舅哥赶紧喊到:“等我一下,我也去!”

    等大舅哥跑到四合院大门口,只能隐约见到何雨柱骑老爷车的背影。

    何雨柱来到街上,年纪大一些的都是行色匆匆,只有那些“红袖箍”个个气势高昂,路边不时的能见到围聚在一起的青年们朗诵语录。

    何雨柱来到附近的一家供销社,像章二分钱一个,何雨柱买了十个,这个不要票,买多少都不要票。

    走出供销社,何雨柱看着手中的像章,与今天路上见到的一幕,有些扎心,崇拜到这个地步真的是对的吗?

    看着供销社门前写着万岁的红条幅,何雨柱转身上车离去,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只要妹妹,老婆孩子安好,那么!一切安好!

    何雨柱扛着麻袋回到院子,邻居们有的窃视,有的出来问好,其实就是来探听消息,何雨柱大大方方的告诉大家,自己有了儿女,要办酒席,谁来提前说话。

    一本红账本交到大舅哥手中,大舅哥邪笑着在红纸上写出“账房”俩字贴在门口。

    何雨柱伸出大拇指,不愧是这个年代的大学生,脑子转得就是快。

    舅妈,莉莉和雨水翻出麻袋里的东西,舅妈看着眼前的大黄鱼,肘子,猪肉,野鸡,野兔,顿时蒙圈了,出去这一会儿,就划拉这么多物资?京城这么富裕?

    莉莉知道自己的丈夫与众不同,总会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到别人家都没有的吃食,只要他对自己跟孩子好,保证安全,自己才不稀管他,毕竟自己的父亲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也有些非常人手段。

    雨水更是不在乎,自己可是知道哥哥是位“异人”!

    看着舅妈不知所措,何雨柱安慰道:“京城有黑市,规模很大的那种,有钱啥都有!”

    舅妈担心道:“现在这么乱,不会出事儿吧?”

    “能出什么事?我一个二十级的连级干部,每月津贴补助八十元,还要加上各种票据,平常家里,吃的喝的都是我在疗养院买的,一年下来你算算就知道剩多少了!”

    舅妈这才想起,自己的这个外甥女婿还是个二十级干部,而且吃喝都在疗养院,基本没啥花销,一年下来能剩八九百。

    想到这,立马高兴的打水准备处理食材。

    看着舅妈被忽悠走了,何雨柱看向莉莉,谁知莉莉对他不屑置辩,“一个破干部有啥牛逼的?还不是天天回来洗尿介子!”

    何雨柱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说话了,怕过年这几天洗粑粑介子。虽然尿介子比粑粑介子多,可是它好洗呀!而且不恶心!

    进屋看见地上,自己和莉莉的脸盆里分别泡着尿介子和粑粑介子,何雨柱立马转身走人。

    舅妈问道:“你又要干嘛去?”

    “买洗脸盆!”

    不一会儿,何雨柱拎着两个崭新的搪瓷脸盆回来,放到家里,然后何雨柱来到聋老太太家。

    “老太太,我回来了,晚上请您过去吃饭!”

    聋老太太微笑的看着何雨柱,“啥事呀?这么高兴。”

    “我媳妇儿给我生了一儿一女,所以请大伙吃饭,乐呵乐呵!”

    “好!好!我有重孙儿了!到时候奶奶一定去!”

    何雨柱看着满面笑容的聋老太太,不知她是真笑还是假笑。

    随着何雨柱离开,关上房门,聋老太太的笑容逐渐消失。

    我呸!我还以为你是真替我高兴呢!

    何雨柱收回精神力,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