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 >第八十六章焦大爷
    经过审讯,确实如何雨柱猜想,老太太是主谋,小儿子是帮凶,大儿子默认,大儿媳妇至今还不知道刚生下的女儿被卖,这一家子算是完了,叹息归叹息,谁也帮不了他们。

    下班后,接到两小只回家,吃过晚饭,等了半天也不见开大会,于是何雨柱来到三大爷家。

    “三大爷,大茂离婚的事怎么样了?”

    三大爷乐道:“你可别提了,我这刚从一大爷家回来,你猜怎么着?不是王晨晨的毛病,人家直接把体检报告拍到一大爷面前,那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一切正常。许大茂当场脸就绿了,这回是人家王晨晨要离婚了,一大爷撒手不管了!”

    告辞三大爷,回到家里跟莉莉一说,莉莉更加瞧不起许大茂的为人,以前觉得何雨柱说的有些夸张,毕竟哪有那么坏的人,这下真是长了见识,不下蛋不查查是不是自己的原因,上去就说是媳妇的原因,这要是稀里糊涂的离了婚,那不坑了人家女的一辈子吗!

    转眼之间,时间已经来到“大暑”,一家四口推着一辆儿童车开到动物园。

    排队买票的人很多,进入园区后,夫妻俩找到一处阴凉地,何雨柱铺好防水帆布,让两小只在上面玩耍。

    这时一位大爷大妈抱着一个跟两小只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子走到近前,小女孩看到红红和板砖,立刻示意要过去玩耍,经过莉莉同意,大妈把小女孩放到帆布上。

    何雨柱与大爷聊了起来。

    “大爷贵姓?”

    “啊?”大爷大声的问道。

    大妈说道:“老头子耳背,你跟他说话得大点声。”

    于是何雨柱大声的问道:“大爷您贵姓?”

    “喔!姓焦!”大爷点头说道。

    何雨柱愣住了~性交?喔,是姓~焦啊!

    莉莉直接笑喷了,大妈不懂~这有什么好笑的?

    莉莉在何雨柱这个老流氓的教导下,后世的一些词汇全懂,所以才有笑喷的一幕。

    何雨柱接着问道:“焦大爷在哪工作?”

    “卫生部的丽华橡胶厂。”

    何雨柱又愣了~好吗!做套套滴!

    姓焦,还是做套套滴!这个姓加上这个工作,也是没谁了!绝配!

    莉莉还不知道丽华橡胶厂是做什么的,不然还不知道笑成什么样子,她还不知道何雨柱在家吹过的白气球就是丽华产品。

    最终小女孩混了一块小蛋糕走了,小蛋糕还是襄城「老世泰」产品,莉莉吃了以后还说京城做的跟襄城的一个味。

    极致丰盛的午餐,让路过的人群纷纷羡慕。

    小蛋糕、沙琪玛、夹心饼干、菠萝罐头、黄桃罐头、午餐肉、大白熊汽水、这些东西已经让大多数人感到绝望。

    莉莉很好奇,何雨柱的大黑兜子为什么经常的能拿出如此多的美食,自己翻看过几次,里面空空挺干净,啥也没有。

    问他也不说,问急了,就呼上大嘴,经过几次,莉莉也不问了,爱咋咋滴吧!

    饭后,抱着两小只开始四处游历。

    “嗷…”一声虎啸,人群惊叹!

    红红紧紧的抱住爸爸的脖子,板砖兴奋的指着笼子里的老虎说道:“大脑虎!”

    长颈鹿、大象、孔雀、狗熊、都让两小只感到兴奋,还没游历完,两小只已经沉沉睡去,何雨柱抱着红红,莉莉把板砖放进儿童车。

    一下午的游历,何雨柱至少见到五起偷钱包事件,但是都没管,老婆孩子在身边呢,出了事情怎么办?更何况,自己两世也没啥正义感,上辈子缺德事也没少干,这辈子更厉害,连黑市都是连抢带顺的,可坑了一大波人。

    回到四合院,已经傍晚,院里各家已经升起炊烟,飘满饭菜香味。

    刚走到大院门口,从三大爷家出来一群人,当中一位姑娘很漂亮。

    何雨柱一眼就认出~于莉!

    “柱子回来了,带孩子去哪里玩了?”三大爷笑呵呵的问道。

    “去动物园刚回来,你们家这是来客人了?”

    三大爷面露喜色,“这位姑娘是解成相亲对象。”

    何雨柱装作恍然都说道:“噢,解成,恭喜恭喜!你们聊,我得回去了,孩子都睡着了。”

    三大爷赶紧说道:“那赶紧回去吧!别把孩子凉着。”

    何雨柱走后,于莉问道:“这人是谁?”

    阎解成一副引以为荣的样子,“那是我们大院里的邻居,新街口红星派出所的副所长!”

    于莉顿时有些小惊喜,因为你的邻居中如果有一位是当官的,那么你有事求他,就会比别人方便许多。

    何雨柱也没想到,因为自己,更加确保了此次相亲的成功率。

    进了屋子,两小只也醒了,何雨柱带着孩子看电视,莉莉在厨房擀面条,做肉卤的时候,莉莉忘记何雨柱的交待,关好门窗。

    随着爆锅的肉香传出,棒梗带着小当,槐花站在门口,向厨房望去。

    槐花拽着棒梗的手,哀求道:“哥,我想吃肉。”

    小当期翼的看着棒梗,棒梗犹豫的说道:“咱家跟何叔家不熟,而且过年时还因为叫傻叔,惹怒了他,跟他家要肉吃,他家恐怕不会给。”

    槐花已经哭出声,“呜呜…哥我好想吃肉,从过年到现在都没吃过肉了。”

    何雨柱虽然关注门外的情况,并没有理会,可是槐花的哭声,惊动了莉莉,莉莉向门口看去,见兄妹三人,廋廋小小,尤其小当和槐花,头发枯黄破衣烂衫。

    莉莉作为一个母亲,看到这样的情景,如何能忍心。

    莉莉抚摸着槐花的头,心疼的问道:“告诉婶婶,你们怎么了?”

    棒梗羞愧的低下头,小当也哭了,槐花抽泣道:“我想吃肉。”

    莉莉顿时心如刀割,心疼的抱住槐花,“婶婶家有肉,今天在婶婶家吃肉好不好?”

    这时何雨柱走出来,手里拎着半斤肉,走到近前递给棒梗,“拿回去吧!这是你何婶给的,回家让你妈给你们做吧!”

    莉莉看着肉愕然,“家里那点肉都让我做了,你又从哪里拿的?”

    何雨柱催促道:“快拿着,赶紧回家吧!”

    棒梗憋得脸红脖子粗,终于还是说了出来:“谢…谢谢何叔!”

    说完,接过肉,拉着槐花向家走去。

    何雨柱看着小兄妹走进家后,对媳妇说道:“贾家的孩子适当接济一下就好,没必要与她家走得太近,贾张氏和秦淮茹都不是啥好人。”

    莉莉哀叹道:“就是可惜了这仨孩子,真可怜!”

    “没啥可怜的,像这样的多了,想管都管不过来,再说,他们妈自己不要强,怨谁?”

    莉莉疑惑的看着何雨柱。

    看着一脸问号媳妇,于是解释道:“秦淮茹参加工作已经三年多了,至今还拿着一级工的工资,如果不是轧钢厂照顾她,她连18块8的工资都拿不到。不努力工作,工资如何会涨,如果真有困难可以直接向厂里提出换岗,一天天就想着歪门邪道,哪个工厂会照顾这种人?”

    因为一块肉贾家一片沸腾,秦淮茹的惊喜,贾张氏的疑惑,都在何雨柱的感知中。

    夫妻俩正准备回屋,秦淮茹走了出来。

    一副凄凄楚楚的样子来到近前,“柱子,谢谢你们!家里实在困难,让你们笑话了。”

    何雨柱就这样看着她没说话,莉莉微笑道:“贾家嫂子,都是邻居有啥谢不谢的,锅里煮着面呢,我们得回去了。”

    秦淮茹看着离去的夫妻俩,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想把这种滋味吐掉,到了嘴边却变成了苦涩:唉!浩云要是还在该多好啊!

    何雨柱走到门口,转身看着她,神色莫名的说道:“自己不去努力,不去付诸行动,没人帮得了你!”

    何雨柱的本意是想让她努力工作,可谁知秦淮茹想差了,心里同毒蛇般撕咬,你这是在嘲讽我吗?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家,谁愿意与一个糟老头子拉拉扯扯!你们是比我过得好,但凭什么这样瞧不起我!

    何雨柱见秦淮茹露出嫉恨神色,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娘们儿莫不是有病?劝你好话,怎么还跟我来劲儿了?

    莉莉不悦的关上房门,气愤的说道:“这秦寡妇真不东西!你好心劝她她还生气了!真是狗咬吕洞宾!”

    何雨柱刚要说话,屋里传来红红的喊声:“爸爸,粑!”

    两口子赶紧进屋,卧槽!板砖蹲大号了!

    莉莉看着何雨柱拎起板砖,哈哈大笑:“你儿子知道你吃过水面,特意给你炸了点酱!”

    “呕!”

    何雨柱赶紧把儿子递给媳妇,跑到厨房,实在是太特么臭了!

    莉莉看着地上的一坨也是一件嫌弃,快两岁的孩子已经吃五谷杂粮了,所以那个味道可想而知。

    红红捂着自己的小鼻子,嘴里喊着“臭臭!”,紧追爸爸身后。

    “屋里味,散尽没?”何雨柱问道。

    莉莉苦笑道:“把炕桌拿门口吃吧!”

    一家四口坐在门口大口吃着面条,不时的就会有人透过门洞窃视。

    “白面呐!”

    “卧槽!肉卤!”

    “妈妈,我想吃!”

    “就不能回屋吃去,显呗什么!”

    莉莉对邻居们的如此关注,有些后悔。

    何雨柱神情自若,老子不偷不抢,馋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