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之雨柱的重生 >第九十章大茂结婚
    (今明两天,一天一章)

    到点下班了,抻抻懒腰,拿着办理好的两本车证,还有数字钢戳来到育红班接两小只。

    透过窗户看到板砖正跟一个同样大的女娃在一起玩耍,令何雨柱感到惊奇,因为儿子平时就跟姐姐玩,别人根本就不搭理。

    当何雨柱拉着板砖向外走去时,小丫头还依依不舍的跟着,“思专,玩。”

    板砖挣脱爸爸的手,跑过去抱抱小丫头,重重的点头,“嗯!早来!”

    何雨柱不禁莞尔一笑,这是搞对象了?

    何雨柱骑着车问横梁上的女儿:“红红,跟板砖一起玩的小丫头是谁?”

    “新来的,弟弟,保护她。”

    红红扭头看着爸爸说道。

    何雨柱心里想到:呦!儿子挺有正义感的吗!

    回到四合院,刚进门被三大爷叫住,“柱子,晚饭后开会。”

    “怎么又开会,咱们这大院是不是事太多了!”何雨柱不满意的埋怨。

    三大爷赶紧解释:“是好事!许大茂结婚,要办酒!”

    “那确实该办。”何雨柱推车进院随口说道。

    路过中院看到摆放好的方桌:办酒席你也是个不下蛋儿的货!

    做好了饭,媳妇也下班到家了,饭桌上,何雨柱提起板砖交朋友的事情,莉莉高兴的问板砖:“儿子,那是你的小对象吗?”

    谁知板砖竟害羞了起来,可把夫妻俩乐得够呛。

    小人儿啊!这个年龄正是招人喜欢的的时候,等到他跳跃如飞,也就剩下了讨厌。

    听到锣声,何雨柱领着老婆孩子,拿着长凳,瓜子,来到中院。

    一大爷看他一家像看大戏似的,顿时心里不舒服:这是全院大会!能不能尊重一下!

    何雨柱看看摆脸子的一大爷,没稀搭理他,挑选一个最佳位置,放下长凳,然后一家四口坐下等着看戏。

    院里邻居有喜感低的,纷纷偷笑,二大爷尴尬的看看何雨柱,最终转过头,装作没看见。

    三大爷暗暗伸出大拇指比划,何雨柱立刻上前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来三大爷,闲着没事嗑着玩儿!”

    这时院里终于响起了笑声。

    一大爷腮帮紧绷,牙齿咬得“咯咯”直响,许大茂气得眼冒金星,秦京茹好奇的打量这一家:这何所长真逗!他媳妇长得真好看!眼睛真大!他媳妇和孩子怎么穿得那么好?

    二大爷站起身,”下面开会啦!都肃静一下,听一大爷讲话。”

    一大爷就这样坐着说道:“今天开会就是通知一下大家,这个星期天,许大茂和秦淮茹的妹妹,秦京茹,举行婚礼,到时候大家有时间的就过来帮帮忙,毕竟这也算是咱们大院的喜事。”

    院里的大部分邻居都是脸色不悦,不少邻居都拿脚暗中戳地:什么叫过来帮帮忙,还不是为了礼钱,谁家的日子过得不是紧巴巴的,傻柱结婚生孩子,咱都一分没花,凭什么给许大茂花,仗着一大爷的身份就会绑架别人!

    许大茂走到院中说道:“我也是这大院里从小长大的,感谢大家参加我的婚礼!我先谢谢各位大爷大妈大哥大嫂!”

    说完还给大伙鞠一躬。

    看他为了礼钱连脸都不要了,邻居们顿时议论纷纷。

    “看着这架势不去不行吧!”

    “一肚子坏水,他能憋出什么好屁来!”

    “为了这事开大会有些过分了!”

    “一大爷以前管事也不这样啊?现在怎么成了帮凶?”

    何雨柱暗暗笑道:看样子俩人成了连襟,大院里最坏的俩人终于搅合一块了。也不知道一大爷看到许大茂趴在秦淮茹的身上是什么感觉?

    一大爷见场面有些乱,赶紧站起来说话。

    何雨柱早就注意他了,见一大爷要说话,站起来看着大家,“我看呐!以后再有这种事就别开大会了,大家伙说是不是啊?想让谁去你就直接通知一下就完了,全院大会是解决邻里纠纷矛盾的,什么时候成了收礼大会?”

    看看面青如铁的一大爷,对媳妇说道:“走!回家!”路过许大茂时,对他说道:“你放心大茂,这个面子我肯定给你,毕竟咱俩一起长大的。”

    许大茂看着何雨柱一家离去,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虽说何雨柱搅了自己的婚礼通知大会,但答应来捧场,这个面子给的确实不小,毕竟已经今非昔比,如今人家可是派出所的所长,堂堂的二十级干部,再也不是当初自己瞧不起的臭厨子了!

    一大爷面色铁青的背手就走,二大爷一脸喜悦的喊到:“散会!”

    三大爷看着离去的一大爷,不屑一顾,许大茂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帮他?至于吗?这下好了,让何雨柱折了面子,丢人吧!

    何雨柱回到家里,莉莉埋怨道:“这是什么破一大爷,哪有帮着要礼钱的!那些家里人口多生活困难的,你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

    看着气愤不平的媳妇,何雨柱说道:“时间长了,你慢慢的就体会到了,这院里就没几个好东西!”

    “唉”,莉莉叹口气,“这要是能搬走多好啊!”

    何雨柱感叹道:“要是搬到独门独院那赶情!要是搬到别的大杂院还不如在这呢!哎!在等十年吧!”

    莉莉愣然:”为什么在等十年?”

    何雨柱莫名微笑,“十年后就可以买自己的房子了!”

    “竟瞎说!”莉莉以为他胡说八道,根本不信。

    板砖:“爸爸?粑!”

    何雨柱一脸嫌弃:“找你妈去!”

    莉莉打了一下何雨柱,“你嫌埋汰!板砖不是你儿子啊!”

    何雨柱看媳妇抱着板砖出去,自己是真忍受不了儿子的便便。

    转眼到了星期天。

    后院靠墙处连夜搭起了土灶,两口大锅落坐其上。

    何雨柱出门一看,轧钢厂厨房的李师傅,刘岚,咦…马华!三人正在案台处忙碌。

    李师傅偶然发现,站在院里的人竟是熟人。

    “傻柱!”李师傅喊道。

    刘岚回头一看,神色苦涩,眼中滢滢。

    何雨柱打着招呼:“刘姐,好久不见!李师傅,你也挺好的?”

    李师傅兴奋的问道:“我听说你当官啦?还是派出所所长?”

    何雨柱矜持的点点头,李师傅见何雨柱没有想象中的热情,顿时心中一凉,看来关系是攀不上了。

    何雨柱对那一声“傻柱”特反感,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当所长了,还情有可原,明知道自己不似从前,还大大咧咧的叫傻柱,这只能说明你没脑子,这种人还是离远点,说不上什么时候就会有事麻烦你,到时候你是给办还是不给办?

    何雨柱微笑的看着刘岚,最终忍住没说话,一个是怕与上辈子牵扯,另一个是,以后真有事找自己怕媳妇误会,还是各自安好吧!

    朝俩人点点头,转身回屋。

    李师傅愤忿不平,“这特么的傻柱,当上官就不理人了,枉我以前对他那么好了!”

    刘岚不屑的问道:“那你说说,你怎么对他好的?”

    “我…”

    气的李师傅转身回去切菜去了,马华好奇的问道:“刘姐,他就是原来食堂的那位主厨?”

    刘岚点头,看他好奇的还想问,赶紧说道:“还不切菜去,瞎打听什么!”

    马华梗着脖子刚要说话,李师傅喊到:“还不赶紧过来!不想学艺了是吧?”

    马华溜溜过去帮忙,刘岚擦擦眼角,回去洗菜。

    婚礼极其简单,一大爷是主持人,二大爷,三大爷是证婚人,许父许母一脸的不情愿,虽说自己的儿子是二婚,但儿子是轧钢厂唯一的电影放映员,找个农村媳妇,让二老感到丢人。

    一拜父母,二夫妻相拜,三向伟人像鞠躬行礼,然后开席。

    何雨柱看看饭菜,直接咧嘴。

    唯一的肉菜就是芸豆炖土豆,里面星星点点几块肉丁,剩下的全是素的,什么土豆丝,萝卜丝炒粉条,溜豆腐,唯一的一条鱼,看着连一斤都没有,鸡蛋做成了鸡蛋糕。

    何雨柱来到账桌,三大爷记账,看看账单,卧槽!贾家礼金一毛钱!你特么穷成什么样了!

    悄悄问三大爷:“礼金什么情况?”

    三大爷看看无人,连忙说道:“五毛以上的上桌吃饭,一家只准一人,五毛以下的给几块糖。”

    何雨柱指指账单上的贾家,“我看贾家五口都上桌了?”

    三大爷表示自己不知情,何雨柱看看其他人的礼金,一大爷最多,一块钱!其他人大多都是三毛钱,何雨柱撇嘴鄙视,这帮抠逼,你们都赶不上三大爷,三大爷还花五毛钱呢!

    “行啊三大爷,花五毛呢!”

    三大爷一听此话立马生气道:“我要是早知道这破饭菜,我都不稀吃!花两毛钱意思意思就得了!亏喽!”

    何雨柱忍不住笑道:“你要是觉得亏了,一会上我那找平去,中午咱俩喝点,我不在这吃。”

    三大爷高兴的频繁点头,何雨柱扔下两块钱走了。

    三大爷看着桌上的两块钱,不禁为何雨柱的大手笔感到震惊,后来想想何雨柱两口子的收入又释然,俩人一个月的收入加在一起,一百一十多块,堪称全院之冠,两块钱确实不多。

    记录完何雨柱的礼金,许大茂走过来,“三大爷上桌吃饭!”

    三大爷起身把钱和账本递给许大茂,“你数数!我就不吃了,昨晚闹肚子,油水大了不行。”

    “那行!”许大茂光顾着钱了,三大爷说啥他压根就没注意听,点过钱数在跟账本对照,立刻惊呼:“傻柱花两块钱!”

    三大爷赶紧推他一下,“让柱子听见能把你婚礼砸了!”

    许大茂吓得捂住嘴,示意三大爷保密,三大爷点头同意,然后离开,回到家中就破口大骂。

    “许大茂!活该你断子绝孙!三大爷的钱你都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