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滨江警事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任重道远(二)
    “李主任,港务局领导既然这么重视消防,为什么不在消防上加大投入?”



    “方方面面的因素太多,不只是涉及到经费。”



    李主任很清楚小伙子接下来的担子有多重,想想又意味深长地说:“事实上努力争取上级支持,也是你今后的工作之一。毕竟港区十公里岸线的消防,不只是我们分局一家的事,需要港务局、港监局、水上分局和港区分局几家一起发力,这几个单位你都熟,你做这个工作比别人有优势。”



    韩渝没有再问,因为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首先是钱,消防装备很贵,水上消防装备更贵,百十万砸下去听不见响。



    其次,水上消防尤其滨江港十公里岸线的消防,说起来港监局、长航分局、港务局、水上分局和港区分局都有权管。



    一旦发生大火,连市局消防支队都要来扑救。



    涉及到的单位一多,在管理上就很混乱。



    再就是真要是发生那样的大火,你现在投入百十万采购装备,到时候一样扑救不下来……



    韩渝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李主任看着刚走进来的梁小余笑问道:“小鱼,喜不喜欢这身警服,想不想做一名公安干警?”



    “喜欢,想!”



    “那回去之后就要准备准备,等过完年去汉武参加培训。”



    “去汉武,那么远!”



    “你的情况跟咸鱼不一样,你想做公安必须参加培训。”



    小鱼才是真正的“看家狠”,在白龙港如鱼得水,出了门就怂了,苦着脸道:“李主任,童科,我没去过汉武,没出过那么远门,我有点怕。”



    童科长笑问道:“你是公安,你怕什么。”



    “我……我就是害怕。”



    “别怕,你现在是我们长航分局的人,到时候我们送你上江汉号客轮,请客轮乘警队的同行把你送到学校。”



    “什么学校,不是培训吗,怎么变成上学了?”



    “去长江航运人民警察学校,培训就是在学校里进行的。到时候一定要好好学,要考试的,不及格就做不了公安。”



    “童科,我都没真正上过学,我上的是电大,我基础不好……”



    “别担心,没那么难。”



    聊到小鱼年后要去汉武培训的事,李主任想起个人,不禁笑道:“如果赶巧的话,你可以跟港务局杨处长家的老三一起去。”



    韩渝好奇地问:“李主任,除了小鱼还有人要去航运警察学校培训?”



    “杨三不是去培训,他从小就想当警察,可学习成绩又不是很好。杨处长想办法帮他争取了个委培的名额,送他去上警校,明年就毕业,等毕业了就要来我们分局做民警。”



    李主任笑了笑,接着道:“你们今天报到,正好赶上过年,就不安排你们春节值班了,但你们也别想休息。不但要看好船,而且要为正月初六的交接仪式做准备。”



    “我们需要做哪些准备。”



    “分局这边我给你列了个清单,港监局那边你打电话问问朱局。”



    “是。”



    “再就是你今后不只是修船开船的民警,要尽快进入角色,要把组建消防队的事放在心上。”



    ahzww.org



    李主任话音刚落,童科长就拍拍韩渝的胳膊:“我老了,跟不上时代,消防科今后就靠你。”



    眼前这位绝对是一个传奇人物。



    他最早是陆军,在部队干到正营转业回东启老家,被安置到位于海边的一个派出所做民警。



    后来公安机构改革,成立边防派出所。



    他所在的派出所变成了边防派出所,他随之变成了公安现役,穿上了武警制服。



    八八年武警部队授衔,他都快五十了却被授予武警上尉警衔。



    四十八岁的上尉实属罕见,可当时的边防派出所是正连级单位,所长和指导员都是正连职,所长、指导员都是上尉,他当时是副所长也只能授上尉。



    可能上级考虑到这么对待老同志不合适,于是争取到一个副营的名额,第二年给他授少校。



    他见个个都比他年轻,感觉格格不入,没等授少校就打报告申请转业。就这么做了一年边防武警,第二次转业到当时的滨江港公安局。



    别人一生当一次兵,他居然入过两次伍。



    在陆军干过,做过地方公安,做过边防武警,现在又是行业公安,他的人生真的很精彩,师父生前别提多羡慕他。



    韩渝也很羡慕,见今后的顶头上司这么说,连忙道:“童科,我太年轻,我要向你学习。”



    “跟我学什么,论摸爬滚打,你师父健在时教过你们,教得肯定比我好。论消防管理和消防技能,你是站在讲台上给我上课的,我要跟你学习。论船舶驾驶,那就更不用说了。”



    “咸鱼,你就不用谦虚了。”



    李主任接过话茬,指着他笑道:“用港务局古书记的话说,你的引水员证和海轮大副适任证,比研究生的文凭都值钱。陵海公安局不认那些证,我们交通港航系统认。”



    童科长深以为然,禁不住笑道:“所以说你早该调回来。”



    顶头上司说得是调回来,而不是调过来,韩渝深受感动。



    李主任笑了笑,接着道:“水上分局是在你们沿江派出所基础上成立的,现在我们分局的消防队也要在你们水警中队基础上成立,等正式任命下来了,你既是消防科副科长,也是我们长航分局第一个专职消防员。”



    不等韩渝开口,小鱼就咧嘴笑道:“我是第二个!”



    “说的对,你是第二个。”



    “那我到底是公安还是消防员?”



    “既是公安干警也是消防员,你属于消防民警。”



    “为什么不是消防武警?”



    “岸上是消防武警,水上是消防民警。”



    ……



    作为分局的消防科副科长,不能对港区的情况不熟悉。



    童科长觉得有必要带两条鱼在港区转转,下午没什么事,韩渝二人欣然前往。



    这两年滨江港堪称一年一个变化,泊位越来越多,码头建得越来越大,一路上遇到好多生面孔。



    童科长为了加深港务局干部对咸鱼的印象,每次介绍时都不忘加上一句“张江昆的小舅子”。



    人家恍然大悟,纷纷感叹原来是自己人。



    当转到三号码头的一座吊机下面时,正好遇上忙着检修吊机的姐夫。



    见小舅子真调过来了,并且一来就是副科长,张江昆很高兴很有面子,拉着工友们介绍起来。



    一个码头工人笑问道:“童科,咸鱼应该是我们港务局最年轻的副科长吧。”



    在他们看来长航分局也属于港务局,甚至连港监局都属于港务局,事实上几年前确实如此,长航分局和港监局确实是在“政企分开”的改革中从港务局独立出来的。



    童科长早习惯了,笑道:“如果论年纪,咸鱼确实是我们滨江港最年轻的副科长。但要是论参加工作的时间,咸鱼从参加工作到做上副科长不是最快的。”



    张江昆想了想,哈哈笑道:“还真是,三儿参加工作都已经六年了,六年做上副科长不算火箭式提拔。以前分过来的那些大学生,哪个不是干一两年就提副科的。”



    这就是单位行政级别高的好处。



    以前港务局是正厅级单位,科级干部在这儿不算领导,在港口的地位甚至不如姐夫这样的技术骨干,工资待遇也不如一线工人。



    之前的滨江港公安局、现在的长航公安滨江分局是正处级单位,虽然在业务上要接受长航公安局和滨江市公安局双重领导,但单位的行政级别跟滨江市局是一样的。



    科长、所长和教导员全是正科,没有正股副股。



    现在几个科加挂支队的牌子,支队下面只设中队不设大队,中队长干得好直接提副支队长,没有大队长或大队教导员那个环节。



    如果留在陵海公安局,表现再好也要按部就班来,能在退休前提个副科就不错了,想在三十岁前提副科那是不可能的。



    可这个副科长没那么好做,做上了不但要担责,甚至要做好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心理准备!



    韩渝想到了学姐,想到老爸老妈和老丈人、丈母娘。回头看看正在傻笑的小鱼,想到玉珍,想到小鱼的父母……



    他看向锚泊在江里的货轮,又转身看向远处的油罐,暗暗提醒自己消防消防,首重防,然后才是消。



    自己和小鱼都很年轻,都有父母,都有女朋友。



    今后一定要做好工作,一定要把辖区内发生火灾的风险降到最低,绝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当儿戏,好死不如赖活,能不光荣坚决不光荣。



    张江昆不知道小舅子如履薄冰,正为小舅子高升而高兴,搂着他肩膀问:“晚上是去你老丈人那儿还是回白龙港?”



    “吃完饭就回白龙港,我和小鱼都出来了,那边没人开船。”



    “明天呢,明天年三十!”



    “明天我值班。”



    “你姐明天也值班,自从你们做上公安,这些年都没过过几个团圆年。”张江昆嘴上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洋溢着骄傲自豪的笑容。



    一家出两个公安,还一个即将嫁进门的港监,码头职工们都很羡慕,调侃就数张江昆这个姐夫最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