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刀尖之上 >第347章:脱身
    山本敏让周森先回去,有关马尔科维奇的事情,他了解清楚后,再跟他沟通。



    周森自然是没有异议。



    这件事本来周森想出来的一个由头,能够从山本敏这边获得马尔科维奇的消息那自然最好,若是没有,也没什么损失。



    至于说马尔科维奇是病毒专家,他只不过是信口胡诌的,反正,他不用负责。



    因为,这很有可能是苏方给的错误信息,他不过是转述而已,自始至终,他都没跟这个马尔科维奇有过任何交集。



    山本敏再怀疑,也怀疑不到他的身上。



    ……



    凝香馆内。



    “青山师兄,来,吃菜,吃菜……”周森在家中设宴,招待艾青山的到来。



    白玉岚挺着大肚子相陪。



    “师妹,妹夫,师兄这次来,是想在冰城留下来,做点儿小买卖,到时候,还要请师妹和妹夫照拂一二?”艾青山举杯道。



    “都是自家人,应该的。”周森呵呵一笑,满口答应下来,看的白玉岚有些目瞪口呆。



    她知道的,艾青山跟周森并不认识,这第一次见,咋就跟多年的未见面的兄弟似的。



    这两人有古怪。



    “师妹,其实我跟妹夫早就见过了,上次来冰城,妹夫就专门派人请我吃饭……”艾青山坐下来,解释道。



    “啊?”白玉岚看向周森,这事儿怎么从未听他提过。



    “那不是正闹鼠疫嘛,你怀着身子,不适合出门,我也没想瞒着你,我是在自家酒楼请的青山师兄,这不后来一忙就忘了跟你说了。”周森忙解释一声。



    “昌伯也知道?”



    “是,我又不知道青山师兄住哪儿,可不得麻烦昌伯传个话?”周森嘿嘿一笑,拉昌伯一起分担一下。



    白玉岚默然不语,她也知道,这两个男人之间必然有些话不太好跟她讲。



    尤其是艾青山过去也钟情于她,这饭吃得好,还则罢了,万一打起来,她夹在中间如何自处?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然后艾青山离开了,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不管是周森还是昌伯都觉得这事儿不说为好。



    谁曾想,这艾青山居然又回来了,还打算留在冰城了。



    这将心比心,白玉岚是能理解周森的做法。



    “青山师兄,那你准备做什么?”



    “中药材。”



    “中药材,师兄,这冰城的药材生意都被几家药材商垄断了,外人根本进不来。”



    “我小打小闹,捡的他们手指缝隙漏的那点儿芝麻吃吃而已,又没打算跟他们抢地盘儿。”艾青山道。



    “师兄,你是想专供咱们家的医院吧?”白玉岚瞧出来了。



    “对呀,我这点儿量,占冰城市场九牛一毛的,估计师妹一家都不够的。”艾青山点了点头,这药材生意可不好做,不是能从采药人手里收购过来,然后转手一卖就能挣钱。



    这里面涉及买方,这药材不是直接卖给老百姓,虽然也有一部分,但量很少。



    主要是各大医馆,中药铺。



    医馆和药铺用药,要看你的品质,还有药材的品种,这竞争是无处不在的。



    大的药材商手里都有好几种拳头产品,是被大量使用的药材,一般是量大,便宜,而且不可替代性。



    有了这个,你才能在市场上利于不败之地。



    比如有药材商专做黄芪,他的黄芪品质和药效是最好的,而且只有他手里有这个货源,那他就能占领这个市场。



    医馆和药铺可不是一般的经营,它要是的好的药材,能让病人吃了治病的药。



    所以,没有那个医馆或者药铺傻到以次充好,那样,即便是在再好的大夫坐馆,也会没人光顾。



    药材是最容易垄断的,一旦选择了,轻易不会更换,除非对方的品质发生改变,或者有更好的选择。



    能做中药材生意的,那都是一代一代人的积累,甚至几代人的经营和开拓。



    “青山师兄,虽然咱们是师兄妹的关系,但药材品质关乎人命,所以,如果品质不过关,就算自家的买卖我们也不会照顾的。”白玉岚倒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艾青山。



    “这个自然了,师妹请放心,药材不过关,我也不会强塞给你们的。”艾青山保证道。



    “玉岚,师兄怎么说也是自家人,怎么会坑咱们呢,品质肯定是差不了的。”周森忙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改明儿,咱们签个药材供应的合同,咱们按照合同办事儿。”



    “好,一切按照合同办事儿。”



    送走艾青山,周森回到小楼。



    “青山师兄怎么会突然想要来冰城,还做药材生意,这是你撺掇的吧?”白玉岚质问道。



    “我上次只是建议了一下,没想到他真的同意了。”周森嘿嘿一笑。



    “你知不知道,青山师兄在冰城有不少仇家,当年他被迫离开,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我,也有一部分是被逼无奈才走的。”白玉岚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已经时过境迁了,咱们能想到的,青山师兄会想不到?”周森道,“又不是我求着他回来的,是他自己回来的,难不成,在冰城,以我和你现在的势力,还护不住他?”



    “他可是十三飞鹰的老七,是日本人通缉悬赏的要犯。”白玉岚郑重的道。



    “谁知道?”



    白玉岚被问住了,是呀,除了他们几个之外,谁知道艾青山这个身份,要是日本人知道,早满世界公布了。



    “青山师兄在十三飞鹰里面也没有用真名,所以,除非是见过他的人指证,否则,谁能知道他是鹰七,就算我跟你也不可能知道。”周森道,“你跟他的师兄妹关系,人尽皆知,他回来,你帮衬一下,无可厚非,至于,他的那些仇家,他自己能应付的,他也不会来找咱们,你担心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他不是因为‘反满抗日’这个罪名被抓,我都能保他平安,即便是,咱也能想办法不是吗?”



    “可是这……”



    “过去的老弟兄,最好是知道青山师兄身份的,都必须给弄到身边来,或者他们都远离冰城,这样不就完了。”周森道,“这事儿,等昌伯回来,让他去跟青山师兄谈。”



    “那对十三飞鹰的资助呢?”



    “停了,有青山师兄在,咱们何必舍近求远呢?”周森道,“今后不用再跟他们联系了,有事儿直接找青山师兄就可以了。”



    白玉岚点了点头,相比于十三飞鹰,艾青山倒是更值得信任,更加可靠一些。



    “咱们现在也缺人手,青山师兄回来,正好用得上。”



    ……



    冰城日本领事馆,山本敏办公室,他一个电话将周森叫了过来,然后交给他一份机密文件。



    “山本主任,这我可以看吗?”周森迟疑了一下,接过来,询问一声道。



    “当然。”山本敏点了点头。



    周森打开封签,从文件袋里取出里面的机密文件来,稍微的扫了一眼,就大吃一惊:“山本主任,这上面写的是真的,这个马尔科维奇真的已经亡故了?”



    “这还有假,这里面不是还有一份法医的尸检报告嘛,死亡原因,日期上面都写着呢。”山本敏道。



    “那这人是火化了,还是埋了?”周森问道。



    “应该是火化了吧,这种病故的,我们一般都是用火化的方式处理尸体。”



    “那还能找到骨灰吗?”



    “这个恐怕就难了。”山本敏无奈的一摊手说道。



    “好吧,有这个我也能够向她有所交代了。”周森不以为然,直接把文件塞进了袋中。



    山本敏见周森并不在意,神情略微有些不自然,欲言又止的模样,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周森岂能不知道,这份文件在马尔科维奇在被哈拉哈河战役中被俘,关在海拉尔之前的资料都是真的,但是自押到冰城之后,那就完全是编造了。



    甚至还给他编造出一份住院治疗的病历,看上去像是那么回事儿,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什么破绽来。



    他反正装出一副没看出来的样子,等娜塔莎那边回馈反应。



    ……



    乔三郎像往常一样关门打洋,准备回家吃饭,休息。



    就在他准备按上最后一块门板的时候,一个身穿长衫,戴着礼帽的男子朝他的杂货店走了过来。



    “老板,不好意思,你这里有蜡烛和洋火吗?”来人似乎很急切,显然是找了许多家,没能买到。



    “先生,我这都打洋了,您要不明天再来?”



    “我家里电线突然短路了,今天肯定修不好,只能明天请人来修,所以,今晚只能先买些蜡烛回去?”



    “原来是这样,那行吧,我给你找找看,这现在买蜡烛的人可不多。”乔三郎也没怀疑,将最后一块门板放下,转身进去找了起来。



    穿长衫的客人也随后跟了进去。



    片刻之后,客人拎着一包蜡烛而去,而过了一会儿,乔三郎也关门打洋,往自家方向而去。



    监视乔三郎的特务一直跟着他回到家中,等到屋内亮了灯之后,这才离开。



    但是第二天,负责监视乔三郎杂货店的便衣特务怎么等也没等到乔三郎过来开门。



    临近中午了,人还没来,特务们意识到不对劲儿,连忙派人去乔三郎租住的屋子。



    特务们踹开门,发现里面是空无一人,而家里一切都没有动,包括床上的被子都叠的好好的。



    影山次郎接到汇报,大发雷霆,他没抓乔三郎,就是还希望能够在乔三郎身上挖出一些线索来。



    结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人还在自己眼鼻子底下熘走了。



    影山次郎连忙下达协查通报和逮捕令,全城搜捕以及各大关卡协查和拦截。



    但是,他也知道,此时下令通缉和拦截已经是马后炮,于事无补了。



    影山次郎的协查通报和通缉令也发到了特务科,周森也隶属特务科,自然能够看到。



    乔三郎出逃。



    这倒是一件好事儿,他留在冰城,那是相当危险,还会影响不到姜柔的安全。



    他离开了,姜柔也安全的,最大的问题是,姜柔跟组织上的关系就这样断了。



    不过没关系,他这条关系还在,至少可以通过苏方跟抗联取得联系,这样一来,其实就是两条线并成一条线了。



    晚上回到家中。



    周森将乔三郎逃离冰城的消息告诉了姜柔,他虽然不知道详细内情,乔三郎能从影山次郎的严密的监控中逃走,必然是早就有准备,不然,他是如何从保安局的特务眼鼻子底下熘走的?



    乔三郎离开,并没有跟姜柔通气,这让她觉得,乔三郎走的很匆忙,不像是有计划的。



    这不像是他的行事作风,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周森与乔三郎来往不多,对他的性格并不太了解,但姜柔的分析也很有道理。



    不过,对于乔三郎的情况,他现在需要避嫌,不能过多关注和打听,以免遭人怀疑。



    虽然人不是在他手上弄丢的,可前面的桉子是他办的,他也有不察的罪过。



    影山次郎没把他再叫过去,估计是对他也有些不满,但也知道,现在的决定都是他下的,跟周森无关,也怪罪不到他的身上。



    只要抓不到乔三郎,这个桉子就算到此为止了。



    不过,那个赵长青却回来了,衣衫褴褛的,跟个乞丐似的,一回来,就被影山次郎给抓进了“松花塾”。



    至于他的遭遇会怎么样,周森已经不关心了,这应该是艾青山故意放他回来的。



    秦胜韬和乔三郎都逃出了冰城,赵长青却安然无恙,影山次郎肯定要找个人背锅。



    而赵长青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



    周森让安娜在马迭尔旅馆再一次开了一个房间,约娜塔莎出来见面,有些事,让安娜给他打掩护,要方便的多。



    而且,他也不想一错再错,这样对娜塔莎来说,很不公平。



    这样的秘密见面,都带着安娜,那很多麻烦都会省去了,至少,他有借口不用跟娜塔莎单独在房间内待太久。



    只要把该说的事儿说了就是。



    “放心吧,这一次跟上次不一样,他们可没时间和机会安放窃.听器。”周森开门,将娜塔莎放了进来,煮好了咖啡,递了过去。



    “我看到玛莎了,你跟她一起来的。”娜塔莎点了点头,上一次舞会的时候,是精心安排,这一次是临时的,不可能每次都会在她们见面的房间安放窃.听器。



    一次可以,两次还来,娜塔莎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特工素人,她会任由自己被窃.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