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有够李谱的穿越,从三国开始 >第四百一十八章 鏖战
    左千户见这怪物竟然如此难缠,即便是把手臂斩断,也没有办法。



    “哼!”



    左千户冷哼一声,手中长刀连连挥动,每一次攻击都能把几条手臂从怪物身上斩下。



    怪物见手臂不能攻击到左千户,口中发出一声尖叫,巨大的身躯向着左千户滚了过去。



    这巨大的怪物,怕是有几百人在其中,粗一估计也有上万斤重,这要是把左千户压在身下,李谱或许能在这怪物的众多头颅中看见左千户的了。



    左千户连连后退,巨大的怪物滚过街道,发出轰鸣声,惹的宁采臣也从院中探出了半个头观察情况。



    见那巨大的怪物后,赶忙蹦到李谱身边,想让李谱给他解开绳索。



    但李谱一把就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放在墙头上并排坐着。



    看着不远处的怪物,宁采臣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想要从墙头跳下去逃跑,但见这两米的墙头,又不敢跳只能趴在墙头上。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巨大的怪物向着左千户碾压过去,左千户根本不敢回头与怪物硬打。



    随手拔出插在身后的一把雁翎刀,向着怪物便丢了出去。



    雁翎刀嗖的一声便射进了怪物的体内,这怪物用人所构成的躯体,对于钢刀来说还是太过脆弱了。



    左千户见钢刀刺入怪物,心中还没来得及放松,怪物便又继续滚动了起来。



    钢刀虽然刺中怪物,但怪物根本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杀死。



    左千户见状,赶忙又丢出一柄雁翎刀,这柄刀和上一次一样,虽然刺进了怪物的身体,但却对怪物造成的伤害十分有限。



    不仅如此,左千户还看见了,在怪物身上的两条手臂,竟然挥舞着刚才他丢出的雁翎刀。



    左千户只得不断的在村庄中的房屋来回腾挪,这些房屋大部分是用泥巴湖的墙,只有寥寥无几的几间房屋是用砖头砌的。



    左千户刚跑进一间屋子中,巨大的怪物用身躯碾碎屋子,向他扑来。



    这泥巴湖成的房屋,对怪物来说太过脆弱。



    左千户见状赶忙跑进一间用砖头砌成的房屋,但这房屋依旧被怪物轻易碾碎。



    见这房屋根本没有办法拦住怪物,跑也根本跑不脱,这怪物滚动时的速度比他全力奔跑还要快。



    左千户一咬牙,连续几步踏上一棵高大的树,然后在树顶端借助大树的枝条高高跃起。



    下一刻,怪物便向着大树撞了过来,大树被轻易撞断,而左千户因为跃起,所以并未受伤。



    待落下时,左千户牢牢抓紧长刀,借助下落的力道,把这怪物从顶端划出了一道接近两米的巨大的伤口。



    但即便这样,也对这怪物无济于事,怪物仅仅片刻之后,尖叫一声,便扑向了左千户。



    “啊!



    !”



    这声音更加的凄厉了,就像是有人在用指甲划玻璃一般,宁采臣差点从墙头掉了下去。



    左千户没想到这样巨大的伤口,竟然依旧无法击败这怪物。



    却见自己刚才斩开的伤口,又开始逐渐合拢。



    左千户一把抓住披风,向着怪物的巨大伤口勐的甩出。



    却见这斗篷中飞出无数暗器,射进了怪物的伤口之中。



    但这根本没有什么用处,这个怪物是一个圆形,直径二十多米,那两米的伤口不过是皮肉伤罢了。



    即便是这么多的暗器射出,依然无法真正击败这怪物。



    左千户见状转头就跑,下一刻左千户原本所在的地方被怪物碾过,左千户丢在地上的斗篷,被无数条胳膊抓住,然后撕烂。



    左千户彻底没有办法了,他几乎所有的手段都用出来了,但依然无法奈何这怪物。



    左千户心中一阵悲怆,一辈子不曾见鬼,没想到第一次见就来了这么一个大的。



    此刻他心中已经明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了,他刚才噼开怪物,分明看见了怪物身体中的无数肢体。



    以及即便是被噼成两截依旧在蠕动的身体,还有腐烂的身体中,那已经烂成一团的内脏。



    这根本不是什么装神弄鬼可以搞出来的玩意,这玩意就是真正的怪物。



    难道今天必定要命丧于此了吗?



    “你行不行啊,千户大人。”



    就在左千户悲怆的时候,却听见了李谱那略带戏谑的声音。



    抬头一看,却见李谱和宁采臣两人正在墙头看着自己被怪物追,见了怪物居然也不跑。



    至于一脸慌张的宁采臣,则是被左千户完全无视了。



    “你们快逃吧,我拖不住这怪物多长时间了。”



    虽然李谱和宁采臣可能是杀害宁国府知府的凶手,但左千户可没有忘记在林府地下所见到的场景。



    虽然被焚之一炬,但左千户的眼力何其精准。



    那宁国府知府居然被人假冒二十多年,再加上地下那无数的尸骸,和那只被烧成黑炭的巨虎。



    这事件真是疑点重重,再加上也没有找到林芩的尸首,说不定真的会是宁国府中传闻那样,是鬼怪作祟,若真是鬼怪作祟那么面前这俩人说不一定是个好人。



    他不愿两个好人或是不相干的人卷进这怪物的身体之中,成为怪物的一部分。



    若是在见这怪物之前的话,左千户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世上有鬼这种屁话的,但现在这怪物就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哦,你不抓我们了?”



    见李谱这么说,左千户一边跑一边苦笑。



    “我只望两位逃脱以后,去应天府把林芩的桉子交代清楚。”



    “去了那应天府我可就说不清了,说不定各种罪名你都能在我身上发现。”



    李谱笑了笑,宁采臣在后来莫名其妙进了牢中,又莫名其妙就被人拉出去顶罪了,这山野之间妖魔横行,难道朝堂之上魍魉不在吗?



    “我决不会抓无辜之人去顶罪,只要你无罪我保你无事。”



    “罢了罢了,你把怪物引过来吧。”



    说罢李谱便从墙头跳了下来,站在地面后开始转动手中的灯笼。



    见李谱如此,左千户咬了咬牙,便朝着李谱奔了过去。



    巨大的怪物跟着左千户向李谱扑来,却见李谱手中的灯笼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在那怪物即将碾到李谱时,李谱勐地抡出了手中的灯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