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堡宗别闹 >第一百六十六章 朱琼炟:这他妈是把老子当肥猪杀啊!
    上元节后,八姓大族把金银送过来赎走他们的族长,朱见济也准备返京,福建这边的烂摊子,留给吴安和新赴任的承宣布政使司。



    朱允炆留下的不仅有房契和田契,还有船契。



    都是宝船,共三艘。



    建文余孽手中应该有十二艘,其余九艘被魏南风查抄充公了。



    朱见济让张鹏挑选个近来走得较近的文臣暂时留在福建,操持三艘宝船购买货物下西洋事宜,这人叫孙丛文,六科给事中,负责纠劾兵部,此次随军出征,也是张鹏举荐。



    他还有个身份,张鹏的老乡。



    朱见济在朱永率领团营五个大营的拱卫下返京。



    宁王和他一起。



    直到进入湖广境内,朱见济才把宁王放回去。



    过湖广后是河南。



    途径南阳。



    大明的太子殿下班师回朝,南阳的藩王朱琼炟哪敢怠慢,早早的就和南阳地方官吏在边境边上等着,迎接朱见济去唐王府。



    朱见济那个乐啊。



    哟嚯,本来就想杀猪来着,结果猪自己送上门来了。



    不狠宰一刀都对不起自己!



    让朱永看好辎重——一百八十万两白银,不看好怎么行。



    到唐王府海吃海喝了,斜躺在椅子上喝着茶,翘着二郎腿对一旁的朱琼炟说道:“唐王殿下为了我大明的江山社稷真是呕心沥血了啊。”



    朱琼炟愣了下,什么意思?



    太子殿下这话中有话啊。



    笑着说道:“微臣是大明的臣子,自当为大明尽一份力,可惜微臣护卫不多,要不然福建平叛,微臣必定率护卫支援太子殿下。”



    朱见济笑意温和,“殿下有心了,你之功绩,我大明君臣百姓皆看在眼里,以前在京畿的时候,老有人弹劾殿下,说唐王荒淫贪横,现在看来,都是子虚乌有。”



    朱琼炟吓了一跳,有人弹劾老子?



    怎么老子不知道。



    心思一转,急忙做出一脸委屈状,“所以微臣冤枉啊,太子殿下回京之后,还请多多在陛下面前为微臣解释一二。”



    xiashuba.com



    朱见济嗯嗯点头,“唐王殿下对大明的忠诚,孤和父皇都看在眼里,就比如上一次方瑛动乱,殿下为了麻痹方瑛,还主动提供物资给他,才有后来的大胜!”



    朱琼炟这下确定了。



    太子在拿捏他!



    但太子殿下拿捏他的意图是什么?



    朱琼炟有点茫然。



    急忙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当时方瑛大兵围困唐王府,微臣想着要留着有用之身为大明尽一点薄力,更不能让太祖太宗在泉下知道他的后人竟然被叛将砍了脑袋,所以不得已,给了方瑛些许物资,但随后微臣就给了朱永的湖广锦衣卫大量物资,让他们去追剿方瑛叛部!”



    朱琼炟暗暗侥幸。



    幸亏他当时选择了两边投资,要不然现在被算总账,这个唐王必然得丢了。



    朱见济笑了笑,没吱声。



    朱琼炟什么想法,便宜老爹心里明镜着呐。



    以后少不了要收拾他。



    不过现在还不能动手,得先从文官集团手上彻底把兵权拿回来。



    朱琼炟又道:“好在陛下和殿下英明,方瑛等人不过是自作孽罢了。”



    朱见济嗯了声,“不过唐王殿下,你还是要注意着些民间的形象,以前太宗陛下护着你们这一脉,现在如果再有朝臣弹劾,孤和父皇都不好偏袒啊。”



    朱琼炟急忙道:“是是是,殿下说的是。”



    朱见济笑着句那就好好表现。



    然后不再言语,闭目假寐。



    朱琼炟心里就开始犯滴咕了,太子殿下这时候闭目假寐,是想休憩所以赶人?



    但感觉哪里不对。



    好好表现?



    怎么表现才算好?



    勐然间灵犀突来,明白了。



    太子殿下这是在等他表现呢!



    一念及此,朱琼炟立即道:“殿下,微臣有一事启奏!”



    朱见济没吱声。



    朱琼炟心里却笑了,知道太子殿下在等他继续说,笑道:“殿下率军南征,微臣虽然护卫兵力不足,但也要聊表忠君事国之心,大军南下作战,厮杀惨烈血流千里,牺牲的将士者众,微臣愿意拿出三十万两白银,为国家抚恤牺牲的将士!”



    朱见济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澹然的道:“唐王殿下的一片拳拳忠心,孤甚为感动,只是三十万两是不是太多了些,会不会影响唐王殿下以后的富贵生活?”



    脸上不动声色,但朱见济心里的小人儿已经跳起了热情的印度歌舞。



    卧槽。



    唐王大手笔,一来就是三十万两。



    果然富得流油!



    朱琼炟急忙道:“不多不多,微臣可以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朱见济不急不缓的道:“那真是委屈唐王殿下了,不过殿下放心,孤回到京畿后,一定对父皇上禀明殿下对我大明的赤诚之心,不过这个钱嘛,就不要了。”



    朱琼炟心里有些震惊。



    这小兔崽子……



    这么精?



    明明内心狂喜对这三十万两想要的很,却一直拿捏自己,感觉自己还要上杆子求着他收钱。



    服气。



    这尼玛送钱还要跪求别人收,老子作为封疆藩王,第一次这个待遇。



    但没办法。



    谁叫别人是太子殿下呢,谁叫别人随时可以用自己给方瑛物资的事情来问罪呢。



    朱琼炟脸上涌起灿烂的笑意,“太子殿下,请你一定要收下这三十万,不然微臣会因为未能为国家献上一点微薄之力而寝卧难安。”



    朱见济呵呵乐了。



    他猜得到朱琼炟怎么看待他的,不就以为在拿捏他么。



    没有的事。



    根本不是为了拿捏朱琼炟,而是为了狠狠的宰。



    三十万两,是你说的。



    我都还没讨价还价呐!



    一脸为难的道:“唐王殿下啊,不是孤不愿意帮你这个忙,实在有些事不好说啊,比如阵亡士卒的抚恤金,国家其实早就备好了,所以这个钱真不需要你出,你的忠心孤心领了,如果没什么事就下去吧,孤趁这个时间好好思忖下东宫幼军的扩充事宜,这才是孤关心的事啊,说来也愁,你是不知道,户部尚书陈循——哎,不说这个了,唐王殿下且退下罢。”



    好了,言尽于此。



    会不会做人就看你朱琼炟的了。



    朱琼炟只得告退。



    出了房门后,走到朱见济看不见的角落,这位大明藩王立即捂着胸口蹲在地上,神情万分痛苦,滴咕了一句。



    要命了啊!



    太子殿下虽然态度坚决不要,但他真能不给?



    三十万得给!



    而且还不止三十万,因为太子殿下提到了幼军。



    扩充幼军又是一笔大钱。



    他还是得给!



    给少了还不好意思。



    怎么着也得拿个二十万吧?



    到时候殿下离开的时候,就得悄悄的不被世人知晓的送到太子殿下的辎重队伍中。



    这他妈是把老子当肥猪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