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我有超级农场系统 >第4章给贾家捐款
    叶卫国准备从商城里面买一些玉米,用来喂鸡,商城的玉米0.1金币每斤,叶卫国花费了三十枚金币,买了三百斤的玉米,这些玉米只能够养鸡场使用三天时间。

    玉米买好后,就出现在了养鸡场里面,接下来就不用了叶卫国管了,系统会自动喂食的。

    现在叶卫国就剩下二十枚金币了,而且养鸡场每天都要十玫金币的一键养殖费用,二十枚金币只够使用两天时间。

    不过叶卫国也不是很担心,因为他手里还有四百多块钱呢,大不了再兑换一些金币就是了。

    再说了,叶卫国也不需要用这些钱,因为养鸡场有十只母鸡,每天可以收获一百个鸡蛋,外界的鸡蛋价格是五分钱一个,这还是需要用鸡蛋票购买的,而且还不一定能够买到。

    在黑市的话,一个鸡蛋大概需要七分钱左右,当然了,黑市的价格不稳定,有时还可以卖到八分钱。

    不过叶卫国农场出产的鸡蛋要比外界大一些,因为这个年代,人都吃不饱,更不用说养的鸡了,所以外界的鸡蛋都比较小。

    叶卫国估计,农场的鸡蛋要是拿到黑市去卖的话,就是一毛钱一个,都可以卖出去的。

    这样的话,叶卫国每天就是卖鸡蛋,都可以收获十元钱,而且他还可以从商城里面卖鸡蛋,然后拿到外面去买,这样的话,一枚鸡蛋,他就可以挣五分钱。

    这样一来的话,叶卫国还真的是不需要另外给系统充钱了。

    叶卫国把养鸡场的事情处理完后,就从农场空间出来,准备弄点吃的,填一下肚子。

    结果他刚从农场空间出来,就听见屋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声音

    “各位轧钢厂的职工、四合院内的父老乡亲。”

    “现在召开全院大会了。”

    “都把手里的活放一放,到中院集合了……。”

    叶卫国一听就知道这是刘海中在讲话,这老头子文化水平低,偏偏喜欢打官腔,他都觉得这一段话肯定是刘海中在脑子里面来回嚼了四五遍才喊出来的。

    叶卫国本不想出门,奈何居住在这个院子里,想要独善其身都不可能。

    叶卫国抬腿便准备走出房门,结果刚打开房门,一双细长的纤手将叶卫国又推进了屋内。

    “呀…,卫国哥,壹大爷说开全院大会了,让我来喊你!”

    何雨水本想推门而入的,没想到直接推到了叶卫国胸口上,便连忙收回双手,红着一张脸,害羞地看了叶卫国一眼便跑开了。

    “这妮子……。”

    前身叶卫国和何雨水的关系也还不错,毕竟是邻居,而且何雨水除了单纯以外,心眼确实不坏,属于那种“温婉型”美女。

    “这个呢,今天召集大伙开会,是因为咱们院寡……。”

    “嗯,秦淮茹家的大小子棒梗过完年后,就要读高小了。”

    “大伙都知道,这五年级的学费可比三四年级的高了两块钱。”

    “而且秦淮茹一家啊,只有她一个人工作,要养五张嘴,还得供两个孩子上学。”

    “她家困难,我们院里人都看在眼里……。”

    叶卫国拎着一张小板凳出了门,找了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坐下,听着刘海中叨叨地讲废话。

    何雨水看到叶卫国到来后,紧了紧粉拳,故意将视线移开,余光却有意无意地看向叶卫国,她觉得今天的叶卫国似乎有些不一样,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自信,不由得又多看了两眼。

    叶卫国察觉到何雨水的目光后,又亲切的报之一笑,惹得何雨水刚退至脖颈的红霞再一次爬上了俏脸。

    刘海中正讲的起劲,阎阜贵推了推眼镜,摆手打断了他“高深”的言论,说道。

    “行了老刘,你讲这么多废话干什么?”

    “就一句话,棒梗要读五年级了,秦淮茹家困难,拿不出来学费,所以壹大爷号召全院凑一凑。”

    “各家各户呢,能拿一毛的拿一毛,能出一分的出一分。”

    “再穷不能穷教育嘛。”

    刘海中被阎阜贵打断后,心里多少有些不满,奈何自己文化程度实在有限,想反驳两句都不知道说什么。

    刘海中一阵气结之后,伸手就拍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刘光天的脑袋,喊道。

    “臭小子,没听到你叁大爷的话吗?”

    “能出一分的出一分。”

    “你赶紧拿一分出来给你秦姐。”

    刘光天“哎哟”了一声,揉了揉后脑勺,小声嘀咕了一句。

    “我特么哪儿又招你了?”

    阎阜贵也在心里吐槽。

    “我的意思是让你捐一分?”

    “莽夫,果然没啥文化。”

    刘海中见刘光天没掏钱的打算,又是一巴掌抡了过去,说道。

    “赶紧的。”

    刘光天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兜里掏出来一叠零钱,从中抽出来一张一分的递给了秦淮茹。

    秦淮茹接过一分钱后,心里有些懵逼,她觉得刘光天太抠门了,明明手里捏着那么多大票,偏偏给她抽了一张最小的,这要是每个人都只捐一分钱,整个院子拢共四十个人不到,那不是五毛钱都收不到?

    不过她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说道。

    “谢谢光天。”

    阎阜贵见此情景,眼睛一亮,心里已经有了注意,于是义正言辞地说道。

    “既然贰大爷家都做了表率了,我这叁大爷也不能落后。”

    “我们家情况大伙也知道,我就代表我们家捐两分吧。”

    说罢,阎阜贵便伸手在衣兜里摸索一番,片刻后,一只手一摊,刚好是两分。

    秦淮茹接过阎阜贵的两分钱后,心里都快吐血了,刚刚还是以个人为单位捐款,现在直接以家庭为单位捐了,就那么十来户,能捐出来两毛都了不得了。

    秦淮茹将三分钱捏在手里,一脸凄凉地看向何雨柱。

    “行了行了,我说两位大爷,你们一个是厂里的七级钳工,一个月拿八十多,一个是小学老师,各种补贴下来,一个月怎么也能拿三十块吧?你们两家拢共只捐三分?好意思吗?”

    话毕,何雨柱从兜里直接掏了两块钱塞到秦淮茹手中,说道。

    “秦姐,这是我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