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我有超级农场系统 >第50章釜底抽薪
    “嗯嗯,还说做得好了就把我推荐到轧钢厂当工人。”

    金玉枝的老公老老实实回答。

    “叶主任还说什么了么?”

    金玉枝听了丈夫的话很开心,要是自己老公也当上工人,自己家里就是双职工家庭,到时候生活条件还用说么。

    “对了,叶主任说不要三位大爷家,还有何雨柱、秦淮茹、许大茂家,对了老太太也不用管。”

    金玉枝一听,问道。

    “三位大爷家我明白,老太太我也理解,但是何雨柱、秦淮茹还有许大茂家也不联系,怎么回事呀?”

    金玉枝的老公闻言,想了想叶卫国跟自己说的话,跟金玉枝说道。

    “叶主任说这个咱们不用管,只要咱们暗中联合在一起,到时候就能看明白他为什么不要这三家。”

    “好吧,这个事情我来搞定,你去做饭吧。”

    金玉枝说完,就向中院走去,一个多小时后,金玉枝一脸笑意的回来了,等叶卫国晚上下班回来,金玉枝带着老公,进了叶卫国的家里。

    “叶主任,你交代的事情,我们可是办好了。”

    金玉枝说道。

    “那太好了了。”

    说实话,发生了昨天的事情之后,叶卫国就开始未雨绸缪了。

    这年代,权利都被关在笼子里,哪怕厂长,都没有权利轻易开除一个在职工人。

    因为国家的性质决定了,厂长和工人都是主人翁,只是分工不同,所以,叶卫国哪怕是食堂主任,顶多也就恶心一下人,并不能做到什么。

    同理,三位大爷的权利,就更加虚了,一碰就碎的那种,三位大爷的本质,就是调解邻里关系的,说真的,其实是一点权力都没有的,顶多邻居吵架,你来劝阻调停一下。

    但是他们依靠这种调解的权利,慢慢掌握了话语权,在长时间的潜移默化之下,让院子里的住户习惯了被他们领导,失去了自己的本意。

    叶卫国决定,戳破这个权利泡沫,其实这事很简单,就是联合院子的住户不参与三位大爷的任何安排就行,直接斩草除根,干掉三位大爷存在的根基。

    叶卫国很想知道,当三位大爷召开全院大会的时候,无人前去,或者大家伙都到了,但是就是不说话不回应,有问题也不参与的时候,三位大爷会是什么表情,更或者,跟他们唱反调的话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明天你让你老公到轧钢厂食堂找我。”

    叶卫国看了一眼金玉枝。

    “谢谢叶主任。”

    金玉枝笑嘻嘻地说道。

    “你跟你们联系的住户说,生活上实在困难的主任,可以找我帮忙。”。

    叶卫国不介意帮助院子里的人,但是自己主动帮和被要求帮那是两回事,知道感恩,和不知道感恩,区别更大。

    实际上,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都是好人,思想道德的水准绝对比后世要高很多,用伟人的话来讲就是,物质方面咱们落后,但是精神文明建设必须领先,所以这个时候,全国上下唯德是举,家家户户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穷也要挺着着脊梁、堂堂正正做人。

    但是总归有个例,这个四合院里就有好几个例外,除了他们之外,剩下的叶卫国都了解过,都是品格端正知道感恩之人。

    当然,叶卫国也不会随意帮忙,只有真正困难的住户他才会伸出援助之手,帮忙度过难关,断不会像何雨柱那般,弄到恩大如仇。

    “晓得,叶主任就是好心。”

    金玉枝说着,就领着老公走了。

    金玉枝走了之后,二大爷刘海中就提着东西过来了,本来他是想坚挺几天的,但是临下班的时候他知道了一个消息。

    他的儿子,被厂里给拒收了,自从厂里扩建,他就开始张罗给自己家里的两个小儿子弄到厂里。

    他毕竟是一个拿着七级技工的老工人,趁着厂里扩建推荐自己儿子进厂,多么名正言顺的事情,哪里想过会被拒绝,可是偏偏就被拒绝了。

    他明白,这又是叶卫国给他下的绊子,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恨不得当面抽叶卫国几个耳光狠狠出出气,但是,现在中的他只能无能狂吠,甚至下班后还得亲自提着礼物去找叶卫国。

    “老子强势了一辈子,就栽到了这个小兔崽子身上。”

    叶卫国对于二大爷的到来,早有所料,根本就不给二大爷开门。

    一个七级工人也敢想着管他这个主任,得让他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权利。

    在院子里怼人几句就是权利么?不是。在院子里,有什么问题需要他调解是权利么?不是。

    与生活影响不大,算什么权利,叶卫国说几句话,就能让二大爷家的两个儿子入职不了轧钢厂,这才是权利,哪怕是阉割版,也不是二大爷能够接受的。

    “叶主任,开一下门,我是刘海中。”

    二大爷提着东西,站在叶卫国的门口一脸通红的敲着门。

    隔壁的金玉枝、施红星、还有彭继军家里纷纷有人伸头观看,但是无人说话,他们都是知道二大爷惹了叶主任,现在看起来是二大爷服软了。

    二大爷能够感受到邻居们异样的眼光,尽管没有直视,但是一道道隐蔽的眼神,像是充满了鄙视,很快,二大爷感觉自己臊的受不住了。

    又等了一会儿见叶卫国不开门,二大爷赶紧转身离去,他怕再待下去自己自己会疯掉。

    到家后,二大爷狠狠的把东西摔到地上,眼睛一瞟就看见刘光福刘光头两个兄弟正在屋子傻坐着,顿时怒火中烧。

    “要不是为了你们两个混蛋,老子哪能受这么大的屈辱?”

    想罢,抡起膀子照着兄弟两人就抽了过去,顿时,屋子里传出一阵阵鬼哭狼嚎。

    “两个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们,你们想进轧钢厂就自己去求叶卫国,老子不管了。”

    “爸,我们求他干什么呀,他又不管这个。”

    “我让你不管,我让你不管。”

    听了儿子的话刘海中是气不打一处来,巴掌再次抡了起来。

    打完,才给两个儿子说道。

    “你们已经被厂里拒收了。”

    刘光天两兄弟一听,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