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我有超级农场系统 >第68章许大茂被看瓜
    被何雨柱称作陈姨的女职工算是易中海的首席大弟子,在一班组也是有“德高望重”的话语权,只见她恶狠狠地说道。

    “把他看瓜了。”

    众女职工也表示同意,她们这个班组可从来没有被别的男职工占过便宜,心里当然是嫉恶如仇。

    “何师傅,你说的那人是许大茂吧?”

    “这小子中午打饭的时候我就见她鬼鬼祟祟跟在秦淮茹后面。”

    “果然没憋什么好屁。”

    “必须得好好整治整治他。”

    何雨柱朝着陈姨竖了竖大拇指说道。

    “陈姨,我说的就是他许大茂。”

    一众女职工立马“揭竿而起”,端着饭盒便准备出车间寻找许大茂。

    何雨柱也连忙跟在身后,准备到时候顺走许大茂的裤衩,看他回家怎么跟娄晓娥交待。

    许大茂现在正躲在放映室内可怜兮兮地啃着馒头,这轧钢厂食堂的饭票每个人每个月都是限量供应,对外却是无效的,饭票如果花完了,只能拿自己家里的粮票去食堂主任那里才能兑换到厂里的饭票,要不然上班的时候只能饿肚子。

    他今天饭票花了,馒头却没吃着,还挨了一顿打,这事放谁身上也不好受啊。

    “这叫什么事啊,眼看着事就要成了,被傻柱那王八蛋给搅合了。”

    “傻柱,我许大茂这辈子跟你死磕到底。”

    许大茂正咬着馒头,放着狠话,没想到一帮女职工突然就冲了进来,二话不说,上来就把他衣服。

    许大茂刚挨了何雨柱的一顿打,现在浑身都还疼,哪里有半点反抗的能力,不到片刻功夫就被一众女职工给看了瓜。

    躲在门后的何雨柱是终于解气了,朝着里面喊道。

    “陈姨,把许大茂的裤衩给我,我看他回家怎么交差。”

    许大茂听到何雨柱的声音后,立马大声的嘶吼道。

    “傻柱?又特么是你?”

    “咱俩这仇算是结死了。”

    “你给我等着。”

    何雨柱拿木棍挑起许大茂的裤衩,站在门口大喊道。

    “许大茂,你先想想回家怎么和娄晓娥交待吧。”

    叶卫国是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等工厂广播响后,他便马不停蹄地朝着四合院里面赶,回到中院后见何雨水的房门依旧紧闭着,心里是更加疑惑,于是从窗户朝着屋内瞅去,这一看,又见着何雨水侧躺在床上,表情痛苦地捂着肚子。

    “雨水妹子,你怎么了?”

    何雨水艰难地走下床,给叶卫国打开房门后,又晃晃悠悠地躺回床上。

    叶卫国这才明白,何雨水这月事是还没得到缓解,一股信息突然出现在他脑海中:女子,二七而天葵至,任脉通,太冲脉则盛,通过这些信息流,叶卫国大体是知道了怎么回事。

    叶卫国可是有宗师级医术的,只不过他从来没有没给人看过病,因此一时没有想起来,只见他对何雨水问道。

    “雨水,你家有酒精没?酒也行。”

    何雨水艰难地抬起胳膊,指了指壁橱。

    叶卫国连忙起身,结果在壁橱里面找到了半瓶“红星二锅头”,顿时有些苦笑不得。

    何雨水见叶卫国神色有些不对,慢吞吞地解释道。

    “那是...

    叶卫国拿出红星二锅头,又从何雨水盖着地棉被里面小心翼翼地扯了一小撮的棉花,将酒倒了一些在棉花上后,便把这一小撮含着酒精的棉花放进何雨水耳朵里面。

    “可能会有一些凉,不过效果应该很好。”

    何雨水知道叶卫国肯定不会伤害自己,于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呀,卫国哥,真有点凉啊。”

    叶卫国笑着解释道。

    “你这是肾阳不足导致的宫寒。”

    “肾开窍于耳,而“酒”性温味辛,能化寒凝,助化肾气,行经络,通血脉。”

    “所谓通则不痛,肾气得振,经络得通,所以一会你就不会疼了。”

    何雨水扑闪着大眼睛完全听不懂叶卫国说的是什么,不过却是知道这应该是中医的知识。

    “卫国哥,你还懂医术啊?”

    叶卫国点了点头,谦虚的说道。

    “懂一些。”

    ……

    棒梗终于是吃上了惦记已久的白面馒头,细粮就是细粮,嚼碎白面馒头再喝一口稀粥,满嘴都是馒头的香甜味。

    秦淮茹看着三孩子吃得津津有味,哪怕自己手里现在啃得是窝头,心里也满足。

    贾张氏此时却又开始耍起了嘴皮。

    “淮茹,这五个大白馒头哪儿来的?”

    “不会又是你从那个野男人手里拿什么东西换来的吧?”

    “我就知道你这样的女人是不会安分守己地过日子。”

    “要是东旭还在,你敢这么做吗?”

    秦淮茹一听贾张氏提到了她死去的丈夫,又想到了今天在工厂里面发生的那些事,她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贾家的这三个孩子?

    贾张氏不但不理解,更是当着三个孩子的面这么糟践她,于是眼泪又不争气地往下掉。

    贾张氏见秦淮茹这幅可怜样却并不心软,言语中依旧透着讽刺,继续说道。

    “你甭觉得委屈,我问一句不行啊?”

    “你做没做亏心事你自己心里知道,反正这馒头不是好来的。”

    棒梗到底是读过几年书的人,贾张氏话里话外的意思小当槐花听不出来,但他还是能听出来,不过他依然是选择站在自己妈这边,毕竟他妈妈能弄来好吃的,只见他对贾张氏说道。

    “奶奶,我妈辛辛苦苦弄回来的馒头,你不吃拉倒,说我妈干什么啊?”

    秦淮茹听到棒梗的话后,不知道是委屈还是欣慰,眼泪更加止不住,转身就跑出客厅,躲到自家厨房里面哭。

    槐花到底还是小孩,心思单纯,哪能理解大人的一些想法,听到棒梗说贾张氏连这么香甜的白面馒头都不想吃后,疑惑地问道。

    “奶奶,这么好吃的白面馒头你都不吃吗?”

    “平时咱们家可吃不上啊。”

    贾张氏瞅着桌上的馒头,不由地咽了咽口水,到底是不争气地伸手抓起一个馒头塞进嘴里嚼。

    “谁说我不吃了?这么好的东西,我能不吃,我又不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