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第五七八章 怜影
    那位眼珠子动了动,借着光亮看了看那些堆在一起的同伙,又看看身边还在剧烈抽搐的同伙,再看向陆红嫣。

    动手前从上面获知的信息是,这女人的修为并不怎样。

    明明被制住了,还能悄无声息的把他们一群人给放倒,这也叫修为不怎么样?

    还说是千金大小姐,这哪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分明是个女魔头。

    两人的目光对上了,陆红嫣又抬手抚摸唇,笑容妩媚,舌尖舔过那带血的手指。

    明明很妩媚的一个女人,却令那人又是一阵恶寒,喉结下意识耸动了一下……

    当洞内一片血腥时,陆红嫣才闪身向洞外而去。

    然即将出洞时,她又连忙侧身靠在了洞壁。

    洞外有三人闪落,为首者沉声道:“守卫去哪了?怎么回事?”

    左右两人立刻闪身而入,冲入了洞内查看情况。

    轰!刚进去的人影倒飞出一个,洞外人一把抓住,发现被打出之人的咽喉部位给撕没了。

    紧接着又是第二人飞出撞来,洞外人又一掌推挡住,却瞬间目光急闪。

    歘!后飞出的人四分五裂,一道藏身在后的人影洞破尸体,一爪抓来。

    幸好那蒙面人反应快,骤然一个闪身避开了。

    现身的陆红嫣站在了洞口,笑吟吟抬头望。

    浮空而停的蒙面人惊疑不定地盯着她,看到了陆红嫣衣衫褴褛春光外泄的样子,又迅速看了看四周,没看到有任何帮手的迹象,沉声道:“你怎么脱身的?”

    陆红嫣咯咯一笑,撩了撩胸前差点扯开的烂衣裳,“你是男人,这还看不明白吗?你们这些人,胆子还真不小,这个当口还想占老娘便宜,若不是他们解开了我禁制,我还真没办法。”

    蒙面人顿时火冒三丈,不是因为陆红嫣,而是因为手下一伙人,这个当口居然还想着干那种事,简直是一群混账!

    陆红嫣又撩动裙裳,露出了一条大腿,笑问:“我好看吗?”

    好看个屁!怒火中烧的蒙面人一个闪身而出,同时隔空一爪抓去。

    陆红嫣站身的洞口顿时崩塌席卷,似乎要将其给挤爆活埋一般,挥袖扫动的曼妙身形被崩塌之势卷入。

    爪化掌,一掌轰在了瞬间聚起的土石球上,动作迅捷,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

    然一掌轰爆土石球的刹那,爆开的土石骤然龙卷风般倒卷向他,当中若隐若现的裙裳魅影顺着旋转之势袭来,两人同时处在了爆开的土石中。

    蒙面人略惊,挥袖连击,法力狂放轰击,在乱爆的土石中打出一道道爆开的尘柱,如巨大烟柱轰出的攻击力宛若天崩地裂之势,峰塌山崩。

    一座座山峰崩飞,一座座山不断被瓦解扫平。

    然那道魅影始终如跗骨之蛆,唰唰穿梭在狂暴的攻击中,缠在他身边不放,屡屡抓向他的要害。

    蒙面人旋身急闪,双掌狂轰向四面八方。

    一方法力狂暴,似乎能摧毁一切。

    一方身姿曼妙如魅,法力阴柔,法与身合一,动作快到法眼之下也只能是看到影子,始终能在狂暴法力中见缝插针。

    山中土石乱飞,连根拔起的大树宛若枯草般,要么瞬间化作齑粉,要么被罡飞吹走。

    蒙面人越打越心惊,对方这实力哪是什么天仙境界的修士,上面的情报有误!

    两人稍作纠缠,陆红嫣找准了机会,突然全力冲出一击。

    来的正好,蒙面人见对方身法实在是惊人,遂故意卖了个破绽而已,骤然返身便是拼尽修为的全力一击。

    两人双掌碰撞的瞬间,陆红嫣身影一晃,又消失了。

    蒙面人大惊,感觉到有什么顺着自己的胳膊到了自己身后,自己出手太猛,过犹不及,一时间难以及时后防。

    遂拼尽全部修为从身后狂暴释放轰击,同时挥臂向后横扫。

    衣袂猎猎的陆红嫣横眉冷眼,耳垂的两条耳链一同飞扬,一抓迎着狂暴一击硬干了出去。

    强行碰撞之下,烟尘如冲击波般四处荡涤而去,搅动尘土的浑浊气流中瞬间清明。

    两道连在了一起的人影浮空,背对的蒙面人身子颤动着,似乎想施法挣扎,却难以再动弹,因被钳制住了要害,后背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陆红嫣就在他身后,半只玉臂暴露,五爪镶入了对方的后背,带血的五爪死死锁住了对方的脊椎。

    蒙面人悲声道:“你是神仙境修为!”

    一交手便明白了,自己压根不是对方的对手,对方什么修为还用说吗?

    殊不知陆红嫣是因为之前受了伤,为了佯装被抓不得已之下被打成了内伤,否则哪需要和对方这样纠缠。

    话又说回来,跟了林渊这么多年,若是连这点能耐和应对能力都没有,林渊又岂能让她干这种危险的且需要独立完成的事。

    陆红嫣冷眼观察着四周,“现在说这个不觉得晚么?”

    没错,她的确是神仙境的修为,如同林渊一样,能隐藏自己的修为。老一辈的前朝余孽的骨干隐退前基本上都学会了这手法门,是领头人传的,为了大家隐退后用来藏身不被发现,当然也是可靠之人才有得以传授的可能。

    这基本上也是林渊和陆红嫣之间确定彼此是老一辈传人的重要根据。

    林渊知道她的修为,她也知道林渊的修为,只不过林渊修为受损后瞒了她而已。

    蒙面人忽又惊疑不定道:“你是霸王身边的怜影?”

    陆红嫣:“天荒为了保你们,还在神狱受罪,底下的人却改投门面做了别人的狗,就凭你们也配与我们相提并论?简直可笑!”

    这话无异于承认了身份,蒙面人似乎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样子,吃惊道:“你是怜影,难道林渊是…”

    咔!陆红嫣一爪捏碎了他的脊椎,“你话太多了!”

    蒙面人发出一声痛苦闷哼,但脑海中依然震惊未散,自己居然知道了霸王的身份。

    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面露惨笑,临死前能知道那个神秘霸王的身份,似乎也值了!

    “瞎了你的狗眼,我的腿也是你能看的?”陆红嫣又一把将人给拉近身前,挥手就是两指插进了对方的两只眼窝

    继而双爪一阵乱撕,当场将蒙面人给肢解了,血雾中抓了只胳膊,摘下了对方的储物戒,顺手扔了胳膊。

    对方若不识破她的身份,若不提到霸王和林渊,她可能还要考虑将人给带走,也许还有用处。既然识破了,她就不能留活口了,万一途中出现什么意外被人给劫走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霸王这一路人马中,身份保密是放在首位的,尤其是林渊的身份,那是决不能有失的,不能承担任何风险。

    这也是她之前为什么放倒了里里外外的守卫还不放心,还要把自己给弄个春光外泄故意倒在洞外的原因,她要确认一下外面还有没有人。

    从守卫中拿到口供确认没问题了,她才要撤离。

    她也不想和眼前的人交手,然而没办法,走晚了,遇上了。

    冷目环顾四周,陆红嫣突然冲向地面,一掌轰去,轰隆震响声中,烟尘爆起。

    待到烟尘散去,已不见了陆红嫣的身影,不知去往了何方……

    月神宫,彭希和剑仙车墨正在下棋。

    青琢步履匆匆而来,顾不上什么,直接禀报道:“公子,事情有些不妙,唐风那边联系不上了。”

    正捻子思索的彭希愕然抬头,沉声道:“怎么会联系不上?”

    青琢:“按理说,不太可能联系不上,怕是出事了。”

    彭希骤然站起,“不是说确定了没有耳目,已经确定了安全吗?凭唐风的实力,难道还看不住一个制住了的女人吗?”

    青琢:“暂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已经派了就近的人第一时间赶过去暗查,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

    他话刚落,忽然闭目凝神。

    车墨也站了起来,与彭希一起凝神盯着青琢。

    稍一会儿后,青琢睁眼,已经变了脸色,“就近的人赶过去后,发现现场有过激烈打斗,看场景,应该是有过神仙境修为的人交过手。地方明显已经暴露了,我们的人也不敢靠近了详查,生怕有陷阱等着。”

    彭希怒了,“怎么回事?不是确定了不会被盯住吗?怎么还会暴露了地点?还说什么精心策划的,连藏个人都藏不住,都是干什么吃的?”

    青琢低头不吭声了。

    彭希失了稳重,快速来回走动,好一会儿才冷静了下来,忽停步仰天一叹,“龙师的势力,看来果然是非同一般,才刚动手就被打消了。是我疏忽了,是我小看了他们,看来是真的碰上了硬茬。”

    回头盯向青琢,厉声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人到底怎么了,有没有人落在对方的手中,一旦让对方知道了是什么人干的,立马会怀疑咱们和妖界那边有勾结,否则我们没道理动那女人。那女人若还活着,还有可能回仙都,立刻发动我们在仙都的人手,把眼睛都给睁大了!”

    ……

    青园,来到的梅青崖匆匆上了楼阁。

    这次的白贵人正在焦虑等待,见他来了,她还未开口,梅青崖已经怒斥道:“一群蠢货,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失手!”

    白贵人:“四爷那边在仙都的人手已经动起来了,我们在仙都有限的人手都撒出去了,希望能网住吧。”

    梅青崖冷哼道:“我已经另外安排人手在各城门口和城内各枢纽布网了,现在不知道那女人究竟知道了多少,找到她才能清楚。她若是知道了什么,四爷那边和妖界的勾结怕是瞒不住了。总之必须要找到那女人,不能留下人证,死也要让她死出个和四爷那边无关的证据来,才能口说无凭,否则天武那边为了自证清白就要对四爷的势力动手了,天知道天武掌握了四爷多少情况,搞不好要把咱们辛辛苦苦攒下的人马给打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