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前任无双 >第七零九章 真相
    彻底解毒?晋骁心中泛冷,表面平静道:“你说的我能信吗?”

    白衣女子:“信不信不重要,事要办好,否则下次只有一份解药,你和朱莉谁用,你自己选择。找到了有关这个燕莺的线索,立刻通知我。”说罢伸手,示意晋骁下车,没什么多话。

    晋骁默默下了车,目睹了车启动离去,他很清楚,自己的人马中隐藏有对方人的人,自己有没有尽力办事对方是能知道的。

    收起了手中的匣子,他带着沉重的心情回了视讯办公场所,见到朱莉还在与大家热络,也没有打扰,去了总执事的办公室等着。

    等了许久,朱莉才进了办公室,见他在,随手关了门,朱莉主动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情意绵绵了几句。

    分开后,晋骁佯装不知的问了句,“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

    朱莉唉声叹气,“仙都出大事了,吓死人了,以为是反贼又在攻打仙都,结果是灵山反了。灵山怎么可能反,这话说出去都没人相信,不管仙庭怎么说,大家表面上不吭声,私下都不信。

    我还没搞清怎么回事,突然接到监讯司通知,让我回来,说是秦氏也出事了。监讯司大概的意思是,少了秦氏的助力,担心阙城视讯这边受影响,所以让我这个熟悉的人重新把这摊子给撑住。阙城视讯是我一手拉起来的,我自然是责无旁贷,何况还有你在这里。

    唉!秦氏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也这样了。我刚问了大家情况,说是直接跑了,秦会长一家子和罗康安都跑了,城卫人马抓都没抓住,听说连总务官横涛都跑了。途中我看整个不阙城的气氛都变了,到处是城卫人马巡逻,街上连人都少了好多,突然间风声鹤唳到这个地步,从仙都到不阙城,究竟是怎么了?”

    两人絮絮叨叨的聊着……

    罗康安接到了晋骁的传讯,晋骁告知了被逼迫找燕莺的事。

    罗康安当即传讯联系上了林渊,把情况讲了,林渊一番交代后告知,这事以后跟陆红嫣联系便可。

    罗康安只好按照叮嘱回复晋骁,让其按照白衣女子的吩咐尽管放开了手脚去找,不要搞的自己为难,有了进度向他罗康安通个气便可。

    结束联系后,罗康安在山庄内溜达了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哪,只知是乘坐鲲船来的,电话无法对外联系,也不让出去。

    溜达到一座庭院门口,看着庭院上的对联,看字句含义,再结合看到的山庄外的树木,隐隐感觉身在哪一方人间。

    大门方向有人来了,罗康安回头一看,只见一男一女来了,顿时哟呵乐了,挥手招呼了一声,“辰叔,你也来了?”快步走去。

    大门外进入的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张列辰和酒楼老板关荷娘。

    双方碰面,张列辰与罗康安嘻嘻哈哈一番后便借口去看自己落脚的地方离开了。

    到了山庄深处,白山豹迎了张列辰二人,碰面交谈。

    坐在阁楼上的秦道边、柳君君、秦仪、白玲珑都看到了,秦仪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凭栏处凝视着。

    秦道边的目光忽转向白玲珑,出声道:“玲珑,你爷爷就没跟你说些什么?”

    白玲珑摇头,有点不知该说什么好,都不傻,都从爷爷身上看出了不对,实在是爷爷一系列的安排行动已经超出了秦家能安排的能力,连鲲船都能调动,这岂是儿戏。

    她问过爷爷怎么回事,白山豹只说不该问的别问。

    面对秦家人怀疑的眼光,白玲珑也挺尴尬的。

    与张列辰交谈中的白山豹也注意到了秦家人的注视,说完正事后,苦笑道:“掌柜的,秦家那边,我也不能躲着不照面,问起的话,我怎么说?”

    张列辰:“不该说的不说,随便透露一点也行,到了这个地步,秦家也不是傻子,看不出来才怪。适当点拨一下,让他们安心,让他们老实一点便可,你自己看着解决。”说罢挥手示意。

    白山豹将两人带到了落脚的庭院后,便没有再刻意回避,径直来到了秦家人休闲的楼阁上。

    面对齐刷刷盯着自己的目光,白山豹苦笑着拱手道:“老爷,夫人,小姐。”

    秦道边冷冷一句,“你这称呼,我们怕是当不起吧?”

    白山豹也没了以前毕恭毕敬的态度,微笑道:“不重要,总之对秦家没有恶意。”

    秦仪走到了他跟前,“白爷爷,很明显,我们一家的性命都操持在了你们的手上,这也算是没恶意吗?要杀要剐,起码让我们死个明白,你究竟是什么人?”

    白山豹略默,徐徐道:“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外人对我们有个称呼,前朝余孽!”

    此话一出,在场的皆悚然一惊,秦道边和柳君君皆坐不住了,陆续站起,几人皆怔怔盯着他,难以置信,秦家的心腹大总管竟然是前朝余孽,想想都恐怖。

    白玲珑一张嘴更是哦的合不上。

    秦道边绷着脸颊沉声道:“秦家何德何能,竟劳你们给盯上,竟能让你屈居秦家服侍这么多年,你们为何要和我们秦家过不去?”

    白山豹摇头,“老爷,言重了。其实,不单单是我,秦家也是所谓的前朝余孽。前朝中有一位大员,名叫秦忌,正是老爷您的先祖。此并非无名之辈,而是鼎鼎大名,将来若有心你们是能查到的。受秦忌托付,我们为了找到您,花了很大的心血,秦忌为我们大家牺牲了性命,照顾他的后人是我的职责所在,谈不上委屈。”

    闻听此言,秦家人可谓震撼,那神情明显在问,真的假的,我们也是前朝余孽?

    “也没有和秦家过不去,因为犯不着。老爷,难道您真的认为秦家崛起的根基,那座灵石矿,是您无意中发现的?难道您真的以为在没有靠山的情况下,您能赤手空拳的发家撑起这么个秦氏?都是我们给的,是我们在背后默默扶持起来的。我受命进入秦家没别的意思,是为了随时掌握秦家的情况,便于保护秦家,秦家的护卫当中有不少我们的人。”

    这个信息令几人无语中面面相觑,秦道边略懵,原一直以为秦氏是凭自己的本事撑起来的,闹了这么久,竟有可能是别人给的,竟是前朝余孽一手扶持起来的。

    神情凝重了一阵,秦仪问:“林渊也是你们的人?”

    白山豹微微颔首,“小姐,说来,你应该感谢我才对。你问问老爷,老爷当年可是想打死林渊的,是我拦下了,老爷才只打断了他一条腿。你再问问夫人,夫人之后可是亲自带了人出手,差点在城外杀了林渊,也是我通风报信及时做出了安排,才有人及时从夫人手下救了林渊一命。”

    秦仪猛回头看向秦道边和柳君君,被人捅破了暗下杀手的事,两人顿显尴尬。

    秦仪看懂了两人神色反应,显然是真的,目中略有悲愤,今日方知,当年放任了林渊离去,竟差点害了林渊性命,是自己太天真了。

    “小姐不用担心,暗下杀手的事,我们瞒了林渊,林渊至今不知情。就算知道了也没关系,他是做大事的人,这种事他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计较的。”

    秦仪咬了咬唇,又问:“辰叔也是你们的人?”

    白山豹摇头否认了,“不是,他对我们的事毫不知情,你们也没必要让他知道。之所以把他也给带来这里安顿,是因为他和林渊在一流馆相处多年的关系,怕不阙城那边为难他,不想连累他而已。诸位,我能告诉你们的就这些,其它的不需要再问,我也不会再说。安心在此落脚,待到外面的风波处理妥当了,会给大家合适的自由。”拱了拱手便告退了。

    楼阁内一阵寂静,落针可闻,皆陷入在某种冲击情绪中难以自拔。

    想到自己当年招揽白山豹这个不阙城地头蛇头子的情形,秦道边忽露出呵呵自嘲的笑声,觉得是天大的讽刺……

    夜雨在下,杨真站在神狱大牢的山顶沉浸在黑暗中,忽目光一动,看到了下面出现的,分布往各角落参与值守的金甲人员,不由眉头一皱。

    稍候,李如烟上来了,招呼了一声,“二爷。”

    杨真立问:“仙宫的护卫人马怎么来了?”

    李如烟叹道:“外面出事了,颜大统领被人给杀了……”把刚刚询问打探的情况说了下,没办法,他们两个连一张对外联系的传讯符都没有,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仙宫想让他们知道多少,才能知道多少。

    灵山上下叛逃都不足以让杨真震惊,而是仙宫遇袭的事,难以置信道:“车墨?他怎么可能有实力靠近仙宫,怎么可能是颜别的对手?”

    李如烟摇头:“具体的不清楚,人家就大致说了这些,回头我再想办法打探一下。”

    杨真默了默,又问:“这里一个囚犯都没有,要说囚犯的话,只有我们兄弟几个,突然加派这些个人手是什么意思,而且还是仙宫的护卫人马,在防着我们吗?”

    李如烟犹豫了一下,试着回道:“我也有此疑惑,问了带队的卫统领。卫统领说,外面突然有谣言说,二爷要和冥界、妖界、灵山联手谋逆。这个时候出此谣言,摆明了居心叵测,恐有人对二爷不利,是特意派来保护二爷的。”

    杨真一听便忍不住冷哼了声,“恐怕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派来防着我们的吧,陛下…”话音戛然而止,甚至是神色剧烈一震,突紧急闪身而去。

    “二爷…”李如烟招呼无用,立刻闪身跟去,一直跟到了地下的传送阵。

    只见杨真不管不顾,一把推开了守卫,强行闯入了阵内,施法急搜之后,又强行取出了阵内的传送坐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