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热血警察 >第七十章 上班
    第二天,阳光明媚,云淡风轻,一轮红日挂在天边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照在身上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早上七点,王子喻急匆匆的吃过早饭,迎着朝阳,迈着矫健的步伐,神采飞扬的去上班。

    “卧槽,这不是黄三吗,这家伙制服一穿人模狗样的,你瞅嘚嘚瑟瑟那样,见面也不吱个声,小尾巴翘起来了!”

    “可不是咋的,就这痹样似的也能当警察?他是那块料吗,真他娘的白瞎了那身衣服!”

    “你们小点声,别让这小子听见,小心到时候给你们穿小鞋,把你们几个玩牌的都给抓起来,哈哈。”

    “就他?抓谁啊,不是我瞧不起他,就他这三寸丁似的小身板,我一拳头能搂死他,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啊,麻痹的敢抓我,把他家房子给他扒喽,让他嘚瑟!”

    几个村民站在丁字路口的街道上,围着齐药河的豆腐车,对着大道上的王子喻指指点点,虽然双方距离20多米,但他们的怪话依然落入王子喻耳中,不禁皱了下眉头,瞥了他们一眼,不屑跟他们吵架,全记在心里,王老八,老李二小子,刘振安,你们几个千万别犯在我手里。

    派出所在乡正府大院第一排,甬道右侧,一共七间大瓦房,从左到右依次是所长办公室,副所长办公室,民警办公室,综合办公室,户籍办公室,拘留室,储物室。

    终于到了,这就是我工作的地方,真好!

    王子喻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当一名警察,可以抓小偷,抓坏人,惩恶扬善,为民除害,为人民服务,从今以后自己就是派出所的一员,离梦想又进一步,他站在派出所大门前,心情既兴奋又紧张,更多的是激动。

    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也有今天!

    ……?

    不对!这词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王子喻一边寻思,一边来到值班室,所长李国栋还没起床,因为离家远,周六日才回家,平时都住在派出所。

    王子喻扶了一下大盖帽,又整理一下警服,搓了搓手,然后轻轻的敲门,“李所,李所长在吗。”

    好一会儿,里边才有了动静,“谁啊,谁在外边。”

    “李所长,是我啊,靠山屯的小黄。”

    “哦,小黄啊,你稍等一下啊,我穿下衣服。”

    几分钟后,李国栋所长打着哈欠,开了门,“小黄儿,来,进来坐吧。“

    “你来的挺早啊,这才7点来钟,说明你很重视这份工作,这种积极的态度值得表扬。”

    “必须滴,必须滴,绝不给李所长丢脸。”王子喻进屋后,从怀里掏出两条红塔山放在床头柜上。

    “李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

    这烟是昨天晚上,老爸在供销社买的,自己能当上辅警多亏李所长的帮忙,做人得知道感恩,以此来表示一下谢意。

    嘿!这小子人不大,还知道送礼。

    李国栋微微含笑,但马上板起脸,“小黄,你这是干什么,我让你到派出所上班,可不是为了这个,明白不,赶紧的快收起来。”

    “李所息怒,您别生气,这是我爸妈的一点心意,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谢您对我关照,要是没有您的仗义直言,我在提审时肯定会遭大罪,现在您又帮助我当辅警,真不知道如何感谢您,这都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请您无论如何都要收下,不然这心里不踏实。”王子喻说着说起,眼睛起了一层水雾,他是打心眼里感谢李所长。

    “好吧,下不为例,以后千万别这样了。”李国栋感受到他的真诚,不动声色的把烟放到床头柜里。

    “小黄,你先到综合办坐一会,以后你就在那边办公了,先熟悉熟悉环境,我先刷个牙,洗把脸,待会人来全了,咱们开个会认识一下,好吧。”

    “好的,李所,那您先忙,我过去了。”

    综合办公室是辅警办公室,屋里有四张办公桌,依墙而立,南北各两张,八张椅子,门口还有一张大沙发。

    西墙上挂着《派出所辖区一览表》,是一幅靠山乡的地图,上面标注着各村的地理位置和人口情况,以及重点关注的村子,靠山屯村是重中之重。

    东墙上挂着两张表,一张是《派出所一览表》,一张是《派出所职责表》,王子喻闲来无事,站在那儿,抱着膀子,认真的看着这两张表格。

    《派出所一览表》,实际上是派出所人员名单:

    所长:李国栋,男,35岁,黑山镇。

    副所长:王佳诚,男36岁,岗子村。

    民警:张成涛,男,26岁,大毛村。

    民警:宋涛,户籍,男,45岁,大毛村。

    辅警:王广军,男,30岁,靠山屯村。

    辅警:闫俊国,男,28岁,山西屯村。

    辅警:张敬东,男,31岁,后黑村。

    辅警:杨春光,男,21岁,杏山村。

    辅警:黄子喻,男,20岁,靠山屯村。

    上边还贴着照片,让人一目了然,在最底下竟然还有自己的新名字,这让王子喻惊喜万分,有一种归属感和荣誉感,甚至还有一种自豪感。

    他怀着兴奋的心情,又看起了《派出所职责表》:

    1、收集、掌握、报告影响社会政治稳定和治安稳定的情报信息;

    2、管理辖区内的实有人口;

    3、管理辖区内的重点行业、公共娱乐场所和枪支、弹药、爆炸、剧毒等危险物品;

    4、指导、监督辖区内的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的内部治安保卫工作;宣传、发动、组织、指导群众开展安全防范工作;

    5、办理辖区内发生的因果关系明显、案情简单、一般无需专业侦查手段和跨县、市进行侦查的刑事案件,并协助侦查部门侦破其他案件;

    6、办理治安案件,调解治安纠纷;参与火灾、交通、爆炸、中毒等治安灾害事故的预防工作;

    7、接受群众报警、求助,为群众提供服务。

    当王子喻全部浏览完毕后,有人推门而入,不是别人,正是同村的王广军。

    “哟,黄三,来的挺早啊。”王广军看见王子喻后稍微一愣神,但马上笑呵呵的打招呼,还亲热的拍了下他肩膀。

    “诶,三叔早,我也是刚来,这不是头一天上班吗,得好好表现表现,呵呵。”王子喻辈份低,得管王广军叫三叔。

    “三叔,以后咱们就是同事了,您是前辈又是我三叔,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啊,我要是哪块做的不好,一定要多多提醒我啊,三叔。”王子喻笑嘻嘻的掏出石林烟,给他点上。

    黄三这孩子还真挺会来事的,挺机灵。

    王广军惬意的吸着烟,透过缥缈的烟雾打量着王子喻,感觉这孩子不错,有心点拔一下,“小黄啊,你刚来,一定要多听多看,少说话,多学习,千万要记住喽,少说话多做事,就对了。”在王子喻殷切的目光下,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哦,这样,好的,谢谢王叔,我记住了,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呵呵。”王子喻嬉皮笑脸的套着近乎。

    “闫哥好,张哥好,我是新来的小黄,请多多关照。”

    俩人聊着聊着就到了八点,闫俊国和张敬东相继走入办公室,王子喻跟他俩不熟依然笑呵呵的打招呼,闫俊国表情冷漠的坐到自己位置,眼皮都没抬一下。

    我去,咋个意思啊,这是给我下马威吗?王子喻怔怔的看着闫俊国,心里很不舒服。

    闫俊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跟原所长赖长山关系好,赖长山下课,不单单是靠山没了,关键是之前想转正,给赖长山上了一万块钱,现在打了水漂,所以怨恨王子喻坏他好事,心里特别烦他,不想搭理他。

    “哎哟,这不是咱们的黄大英雄吗,失敬失敬,怎么样,那几千块钱奖金不好拿吧,是不是感觉有点烫手啊。”张敬东倒是跟王子喻说话了,但是阴阳怪气的,话里尽是嘲讽之意。

    他是啥意思?我哪儿得罪他了?王子喻不明所以。

    张敬东也是赖长山的人,为了转正,也给赖所长上了1万块钱,同样打了水漂,所以对王子喻充满怨气,只是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这才刚上班就有人对自己不满,唉!

    王子喻着实有些沮丧,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俩为啥这样。

    这时,李国栋所长,王佳诚副所长,民警张成涛,户籍警宋涛,相继走进办公室,王子喻几人连忙站起来,以示尊重。

    “今天呐,咱们有新来的同事,所以开个小会,大家互相熟悉熟悉,然后呢,分配一下近期的工作任务。”

    李国栋背着手站在屋子中央,笑呵呵的宣布开会,言行举止很有所长派头,说完后,举目四顾。

    王子喻顺着李国栋的视线落在椅子上,赶紧把自己坐的椅子搬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李所长,您请坐。”

    李国栋微一点头,含笑而坐,挥手示意王子喻回到座位,心里面倒是很满意,这小子不错,有眼力见,对自己也尊重,看来这回没选错人。

    “真他妈的恶心,马屁精!”张敬东很看不惯,小声嘀咕了一句。